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四三小说 > 仙侠 > 徒弟都是大魔头 > 第223章 大师姐的情感爆发!

徒弟都是大魔头 第223章 大师姐的情感爆发!

作者:奶骑千万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0-08-02 13:52:43

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只见洛雪殇眼神之中,满是悲伤。她又一次败给了心魔。不是她不想战胜,而是她不想以那种方式战胜。纵使九千年过去,她依然保持初心。而当洛雪殇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夜北时,眼中惊光一闪。“时间之塔,你是看我寿元将尽,开始变换方式考验了吗?是在可怜我吗?”她呢喃了一句。这个声音,瞬间就让夜北张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洛雪殇眼神平淡、冷漠、和疲惫。夜北的眼神则是怜惜,心疼。“嗯?!这……”洛雪殇感受到这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后,心弦被猛的一挑。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丫头,对不起,为师来晚了。”夜北眼神复杂,缓缓说道。听到这一句话,洛雪殇整个人都是一震。她感觉心境要被击溃了。只是半秒钟。洛雪殇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眼眸瞪着夜北。“心魔!!你这次是要打感情牌吗?!”“可你能不能用点心,半帝初期!我师尊到死连炼体境都没有突破,你这是……找死!!!”洛雪殇冷哼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出了一章。轰!!夜北直接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气血上涌。他有些发懵。你这死丫头。是想弑师嘛!夜北运起灵力,压制住了气血之力。还好他身怀至尊魔骨,别的不说,抗揍是真的抗揍。哪怕是这毁灭之道的大帝巅峰大丫头,也一时半会杀不死他。不过听到洛雪殇的话,夜北也明白了。这丫头怕是把他当做心魔了。想想也是。任凭谁能够想过,他会出现在域外战场,出现在时间之塔呢。这都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这丫头。就算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绝绝不会相信的。“这一掌就算大帝境界都要重伤,心魔,你太愚蠢了。”洛雪殇丢了一个嘲讽眼神过去。夜北:“……”他有些郁闷了。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夜北右手一挥,就掏出了打神鞭。这可是他的专属武器,这样一来傻丫头总该明白了吧。“打神鞭?!可以!总算弄出了点新花样了。”洛雪殇眼睛闪了闪。夜北:“……”果然是个固执的丫头。太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时候还是挺麻烦的。夜北右手一抖。打神鞭迅速抽了过去。身为大师姐,该打还是要打的!只要被打神鞭抽一顿,他相信这丫头就能明白现实和虚幻了。但是当打神鞭即将抽中洛雪殇时。唰!对方身影再次消失。等她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夜北的面前。轰!!!洛雪殇再次击出一掌。这一掌用出的力量是刚才的一倍。夜北闷哼一声,又一次飞了出去。这…这丫头实力有点强啊!不亏是那些家伙的大师姐。“雪殇,你闹够了没有!!”夜北灵力运转,喊了一句。他可不打算继续坐以待毙。他能感觉到此时的洛雪殇还没有动真格。万一,这丫头全力施展开,真把他当心魔杀了。那估计,他就是全世界死的最离奇的师尊了。打神鞭收回。夜北就打算施展出二十倍界王拳,跟这丫头好好打一架。但就在这时候。洛雪殇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或者神通,她一下再次出现在了夜北面前。没等夜北反抗。轰隆!!!他瞬间被洛雪殇按住双肩,毁灭之力爆发。夜北整个人被这丫头死死抵在了地上。这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不,是不雅。夜北感受着充斥在体内的毁灭之力,暗叹了一句。这种力量对于别人来说,动辄就会被摧毁识海、神魂。但他的至尊魔骨拥有吞噬之力,就算是毁灭之力,也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在夜北无奈要开口解释时。一串串冰凉的水珠…泪珠掉落在了他脸上。嗯!?这傻丫头哭了?夜北都忘记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丫头哭,是什么时候了。貌似还是在他们年龄都很小的时候。反正成年之后,夜北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师尊……是我没有用,九千年了,连这时间之塔都没有全部通过。”“不过在这九千年里,我越来越想你了。”“心魔虽然折磨着我,但却让我回到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你亲自教我做饭的时候,我手笨,还被你说了很多次。”“师尊你教我做棉花糖,教我制作烟花,教我滑冰……”“师尊,雪殇可能再过一些日子就要陪你去了。”“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啊!”“心魔太坏了,它一遍遍让我体验跟师尊你生死离别的时刻,一遍遍,一次次。心魔还让我放弃救你,放弃这段记忆,这样就可以通过时间之塔第九层的考验。”“我不愿!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了师尊,我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洛雪殇情绪瞬间崩溃了。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了夜北脸上。“傻丫头!为师值得你如此吗?”夜北说出了心中的那句话。听到这话。洛雪殇全身一怔。她没有说话。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然后……她直接俯**子,凑了下去。夜北眼睛第一时间瞪了出来。这…这…是…地咚?!他竟然被强行地咚了。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