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四三小说 > 仙侠 > 第1000001次筑基 > 第四十六章 退婚,退婚

第1000001次筑基 第四十六章 退婚,退婚

作者:三口山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0-08-02 11:52:02

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天门论剑一度中止,所有人的话题都切换到刚才那位不速之客上。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很快就有人猜测到来者身份,便开始向那些还在迷糊的后辈稍作解释。

“啊!是周师叔的岳父大人?”

“那、那刚才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难道就是与周师兄定下婚约的姑娘?”

“哈哈哈!原来是喜事!吓我一跳!”

“咳,我还以为是双修道侣呢,原来是父女俩,还牵着手,这也太亲昵了些,嘿嘿……”

“大喜啊!周师兄……诶?周师兄哪去了??”

众人纷纷放下了心,这才发现,理应再一次成为焦点的周自横,竟然不知何时不知去向。

“呃!难道是……周师叔见到没过门的媳妇,有些害、害羞了?”

“滚!你以为是你呢?那么没出息!”

……

并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很快,山间云雾一阵波动,重新现出三个人形。

这次,是宗主栾剑在前,身后则是沈姓修士父女。

“宗门所属!”

栾剑扬声开口,顿时让场面为之一肃,无数双眼睛向上望去,不知宗主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这位沈前辈光降天门山,作为上一届天门论剑的观礼嘉宾……”

栾剑简单说了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关沈姓修士为幼女定下婚约,选定了大有前途的筑基弟子周自横,约定十年后携女来完婚云云。

然后,话锋一转,栾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中不含有苦涩的情绪,平静道:

“今日沈前辈如约前来,却对周自横的修行进境颇为不满。因此,婚约就此取消。”

哗!

短暂的沉默后,顿时一片哗然。

“啥?”

“是来退婚的?”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师兄的进境还不满意?哼!好大的口气啊!”

“这位沈前辈啊!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求你再多看几场论剑好不好?等你看到斗气化马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何等的恐怖如斯了!”

“呵呵,我看他身边那个小女儿,好像也就炼气修为吧?连筑基好像都没成功!就这条件,还对我们周师兄挑三拣四?”

“滚你的吧!”

无数人窃窃私语,虽然迫于那位大修士强大的压力,不敢大声说话,但有人如此侮辱宗门,言辞之间自然是不会客气。

见状,栾剑早有预料,却是深深无奈。

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天门剑宗有些理亏的!

本来是好端端一门亲事,若是能由周自横娶了这位沈小姐,那就跟一位入虚境的强者攀上了极其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对整个天门剑宗的发展和稳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莫大好处。

可是……

偏偏周自横是依仗魔道魔功,才在上次论剑中大放异彩。

而且,这魔道修士已经死了,死在吴进这个刚筑基的小子手里。

说是吴进的幸运所致,不如说是天降神罚,灭杀了有干天和的邪婴魔功修炼者。

刚才去到山巅宗主的住所,栾剑立刻把这两天搜集的证据一一摆了出来,竹筒倒豆子般地把整个事情向沈姓修士分说清楚。

沈昊也是大吃一惊!

说起来,也是十年前他看走了眼,以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竟然也没看破周自横魔道修士的身份!

现在,可就有点尴尬了!

原本喜气洋洋地携女前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打算看完这次天门论剑,然后让周自横与女儿完婚,幼女虽然不能修行,也算是能有完整温暖的人生。

毕竟琴瑟和谐的生活,是他这个老父亲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为女儿营造的。

现在怎么办?

沈昊虽然自知也有责任,但这个面子可不能丢。

好歹也是堂堂虚境修士,岂能公开承认当年看错了人,将女儿错付了,还险些亲手将女儿送到灭绝人性的魔道修士手中。

因此,凭借实力的压制,沈昊立刻提出,要退婚!

而且他要求栾剑继续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那个扮演周自横的筑基弟子继续论剑,不过栾剑不再帮忙,让他很快落败。

这样,好歹也能显示他沈昊目光如炬,退婚退得很有道理。

至于魔道修士之事,不论是沈昊还是栾剑,都不会主动提起,那毕竟是个丢人的事儿,就让秘密永远随着周自横的死去而埋葬起来。

这个方案,对于沈昊来说,只是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于面子上丝毫无损,甚至还可以轻轻地自抬身价。

可是……

对天门剑宗来说,无疑是极大的羞辱!

要知道,现在由吴进扮演的周自横,刚刚成为几乎全民偶像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被当场退婚,那是何等的耻辱难堪?

可是,栾剑没有办法!

如今的天门剑宗,那位闭了死关的真正宗主不算的话,只有他栾剑一个化神期,然后寥寥几位元婴期的长老,其余皆是结丹、筑基。

这样的阵容,面对一位恐怖的虚境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更何况,栾剑看得真切,沈昊今日现身时,是带着女儿一起的!

他女儿仅仅是炼气期的修为!

能够带着一位普通人,一起遁入虚空,这似乎已经不是入虚初期修士可以做到的了!

栾剑无法猜测这十年来,沈昊有过怎样的际遇,修为才能这样一日千里。

可是毫无疑问,人家别说是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哪怕是再过分十倍,栾剑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整个修行界,无非弱肉强食罢了。

说实话,若是今天这位沈昊前辈得知真相之后怒不可遏,当场出手屠戮天门山数万人,那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只是让你丢丢面子,一个筑基期弟子被退婚而已。

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因此,栾剑别无选择,完全按照沈昊所说,向整个宗门宣布此事。

并且,下一场论剑开始,栾剑自然不能再相助吴进获胜。

让这个假冒的“周自横”狼狈落败,进而“证明”沈昊前辈的眼光独到,前两场胜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便是沈昊与栾剑商议的整个计划。

明天,论剑小组赛第三场,吴进的对手是昨天败在徐正风手下的一位筑基中期修士。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