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四三小说 > 都市 > 王爷娇宠小医妃 > 第643章

王爷娇宠小医妃 第643章

作者:空谷绿兰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2 22:16:01

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可,白江愁那日瞧着了她,认出了她,她想他必定不会便此退去,白江愁兴许对她没多少情分,可却是不可容许自个儿要的女人嫁与旁人,无关情义,事儿关彦面尊严罢了。

因而,彦捻焯认定白江愁必定会从中破坏。

以白江愁的性情,径直捋劫了人是最为有可能的。

西川是北宫辰的地盘,届时只会守卫更是严密,白江愁倘若是有些脑子都会选择在东邻出手。

乱中取胜亦是良策,在跟亲道上捋劫的确成功几率大,可彼时讲不的北宫辰会在她身侧儿,白江愁没十足的胜算,应当不会出手,而未嫁先前,她不可跟北宫辰见面,并且为她的婚礼扶摇王府亦是最为混乱时,白江愁应当会选择这契机。

“无论他来不来,都要打起精神应对。”

孟壹使劲儿点了一些头。

彦捻焯见她神态慌张,不禁的笑了,“即使是劫人亦是劫我,你这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干嘛?”

孟壹见她还有意说笑,心头一松,可依然苦着脸,“我多么盼着是来劫我呀!”

听着她的感叹,彦捻焯笑意更是大。

彦捻焯禁不住大笑出音,“瞧你平常一副凉凉清清的模样,原先亦会说笑话。”

孟壹笑着挠了下头,“主儿说倘若是属下再板着脸对着小姐,便把属下调到漠北去开山。”

“你乐意跟随着我?”彦捻焯有些许新奇,她觉的孟壹不喜欢在她身侧的,究竟空有满身武艺而无用武之地,是有些许怀才不遇的。

孟壹使劲儿点头,“自然乐意跟随着小姐,小姐讲话有意思,并且对人亦好。”

“那我管你主儿要了你怎样?往后你便可以日日听我讲话啦!”

孟壹眼一亮,“真真的?”

彦捻焯面色一崩,眼回至书上,沉着声响道,“假的!”

孟壹倏然黑了脸,小姐可真真是的,白要人开心。

彦捻焯一笑,眼却是未走人书本。

孟壹瞧着她藏在嘴角的曲度,心头亦开心起来,突然听着有步伐声由远处传出,眉角轻轻一动,“小姐,是否是应当换人啦?”

彦捻焯搁下了掌中的书,看向孟壹,点了一些头。

同时,扶摇王作为主家迎接着来恭贺的客人,视线无非是随意一转,便知道缺了谁,不禁的沉了沉眉角,给身侧的西门朔递了个目光,西门朔了然的颔首,扬声道,“许伯,父王累了,我抚父王回后宅歇息一下,你代替迎客。”

这一位许伯是扶摇王身侧的近身之人,东邻朝堂没有人不知,自然亦是有二分彦面的,此刻替了扶摇王爷没有人置喙。

西门朔抚着扶摇王径直去了后宅,却是并没有进内阁,而是进了书厅。

西门燕一进书厅面色便转好,一把推开西门朔,“王府邸中的守卫可部署安排好啦?”

西门朔点了下头,“水泄不通,北宫辰身侧的高手亦几近都调到了妹妹身侧儿,万无一失。”

西门燕摇了下头,总觉的心神不宁,“你细想一想,可还有纰漏之处?”

西门朔当真垂头思虑一通,终究摇了一下头,“爹爹可是觉的有啥地儿不对劲儿?”

“也是否是,只是觉的仿佛有啥地儿有些许怪,”西门燕搓了搓眉角,“方才瞧着白江愁进来啦?”

西门朔点头,“嗯,他带的人不多,无非是个好手,可便他们几人要从王府带走人,并不容易。”

彦捻焯满身大红嫁衣斜倚在木椅上,借着微弱的光百无趣赖的翻瞧着掌中的书,虽然瞧上去表情淡微微的,可攥着书的手掌略略惨白,彰示了她慌张的心情。

彦捻焯听着外边热闹的声响,眉角微蹙,满满是水粉的脸面更是显惨白,头略略一侧,合上眼细听。

她所在的地儿是她闺阁内阁里存心作出来的一处黯室,这儿能听着外边的响动,外边却是听不到瞧不到里边。

彦捻焯在黯室中,外边的新嫁娘自然而然是另有其人,她不怕穿帮,怕是白江愁不来。

听着孟壹说白江愁到了扶摇王府贺喜,不禁的面色松了松,白江愁终究还是咬钩了。

彦捻焯跟北宫辰计划打算的便是,白江愁认出彦捻焯,而此刻彦捻焯已跟北宫辰有了婚约,而且即刻便举行婚礼,连契机都不给白江愁,以白江愁的性情,必然心急。

大夏出使团中一个死了个皇嗣,虽然死在东邻,可武宸琳本便体弱,不适宜远道赶路,即使大夏为难,东邻亦有话说,说到底这罪过终究是要定在白江愁脑袋上。

而白江愁本想借着扶摇王府小郡主脱身,原先么,这一位小郡主在扶摇王府受尽宠溺,自然性情跋扈,而武宸琳晕迷前见的人亦是这一位小郡主,只须把全然开罪过推过去便好。

可是白江愁瞧着彦捻焯是小郡主时,便已乱了,还没有想好应对大夏皇帝开罪责,便又迎来啦彦捻焯跟北宫辰的大婚。

他们俩怎可以大婚呢?

孟壹贴着墙站定,倾耳细听,直至外边的声响越发的小,才讲道,“应当是新娘上花轿了。”

彦捻焯眉角一蹙,只须等新娘子见着了北宫辰,以后便势必会相伴在一块,彼时白江愁便再无胜算可能,白江愁当真会放过这回契机?

孟壹见彦捻焯游神,“小姐也是不必忧心,主儿讲了,白江愁心思深的非常,兴许会剑走偏锋。”

险中取胜?

彦捻焯紧蹙的眉还没有化开,便又蹙起,白江愁会这样冒险?还是说白江愁压根便没寻思过要劫人?究竟白江愁此刻已由于十二皇嗣的事儿焦头烂额,倘若是再招惹了他们,怕是真真的不可浑身而退了。

彦捻焯叹了口气儿,这回倘若是不可拿下白江愁,往后怕是契机更是渺茫了。

究竟现而今西川跟大夏交恶,怕是往后难有谐睦相处的契机。

孟壹见她一直愁眉不展,怕她过于劳心,“小姐,跟主儿约定的时辰快要到了,你要不要……”

彦捻焯霎时惊醒,摇了一下头,拉倒,不想了,她即刻要走人东邻,还有许多话要跟爹爹哥哥说呢。

彦捻焯刚起身,便听着黯格的门上传出一阵敲击音,倏然看向孟壹。

孟壹一把控紧了掌中的剑,“谁?”

“妹妹!”

听着是西门朔的声响,彦捻焯松了口气儿,她还觉的是白江愁看穿了他们布的局,此刻跑至她闺阁来检查了呢。

见彦捻焯点头,孟壹这才打开了黯格的门。

彦捻焯走出来,便瞧着笑容慢慢的西门朔,“哥,今天非常精神。”

西门朔笑着敲她的头,“今天我可是嫁妹妹,自然而然要精神,”讲着一通端详彦捻焯,终究非常不满的讲道,“好生的一个大婚,便给北宫辰给破坏了。”

“哥,我不在意这的!”彦捻焯不在意的讲道,上一生她的大婚在武都可谓惊天动地,十里红妆,百里红缎,整个武都城都浸淫在红海中,可那有啥用?谁说奉天大婚便必定可以有美满的生活?

西门朔摇头,“傻丫头,大婚,女子一生便一回,谁不想声势愈大愈好,唯有你什么都不在意。”

彦捻焯一笑不讲话。

西门朔声响刚落,西门燕已走入,“安宁吧,北宫辰说,到了西川还会再有一回婚礼,必会比这儿更是好,定不会要旁人看轻了囡囡。”

西门朔这才点头,轻轻搁下心头的不快,“这还差不离。”

西门燕走至彦捻焯身侧儿,“吾家有女初长成,我没尽多少爹爹的责任,本觉的接你回来可以弥补一些许,却是没料到又这般把你匆仓促忙嫁掉,待到百年往后,我是没彦面去见你娘亲的。”

彦捻焯听西门燕这般说,只觉的鼻翼一酸,爹爹孤身一人扶养幼儿,这倘若都不可去见九泉之下的娘亲,谁还可以见?

“父亲!”彦捻焯垂头伏在西门燕的胸前,泪水终究坠落,“父亲,我都明白,你的心,我一直都明白。”

西门燕伸掌微微拍了下她的后脑勺,“明白便好,明白便好,父亲没啥能给你的,”讲着取出一个印信,“这是王府的印信,本寻思着给你哥,现而今看起来还是你相当有用,扶摇王府在各处都有人脉,倘若是有须要便去找牌子上有狼头标记的店铺,亮出印信,便可调动人手。”

彦捻焯霎时瞠大了眼,这般说来,这印信应当是扶摇王府的继承人才可以用的,“这是哥哥的。”

西门燕伸掌以食指抹掉她面颊的泪,“傻丫头,哭什么,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应当当开心才是。”

彦捻焯使劲儿点了下头,是应当开心的,“孟壹!”

孟壹赶忙走向前,把掌中的玩意儿递去。

彦捻焯接来,眼睛中带泪,可笑意却是美满幸福甜美,“我接了父亲跟哥哥给的嫁妆,父亲跟哥哥亦应当接了我的一片心意。”

西门朔一愣,是啥?伸掌拿来,简单的几页纸,可他是愈看愈心惊,“你……这……”

西门朔战抖着手把纸递给了西门燕,西门燕眼一扫,视线霎时一窒,然后有些许不信的看向彦捻焯,“你这是啥时候作的?”

彦捻焯擦了一下泪,道,“北宫辰一统西川以后,大夏乘机在边疆调兵示威,西川国内食粮不足,彼时我便寻思着食粮貌似非常普遍,可却是亦是至关要紧,至少兴兵起势便绝少不了粮草,是以大夏的户部在收缴税负之际经常折换成食粮,因而,我到了东邻以后,便着手调查东邻的食粮市场,虽然东邻跟大夏的规制大同小异,可掌控上却是松懈不少,因而我便作了一些胳臂腿。”

西门朔楞楞的听着她的话,没法相信的讲道,“卓儿,你可知道,你收了这样多食粮,便……”视同造反了。

西门燕眼一瞠,西门朔便咽了后半句。

彦捻焯自然而然知道他的意思,“我并没啥过激的计划打算,在未到东邻先前,北宫辰便给分析了东瀛海国内的局势,我笼络的这些许人,并非什么起眼的人,无非是写私粮贩子,可由于人数诸多,集中起他们手头的食粮,亦是可以跟国库匹敌的,况且户部的人贪私,收起了粮,见着粮贩子给的银钱多,便私卖了许多,是以这些许食粮比国库只多不少,”彦捻焯深切的瞧着西门燕,“我只盼望父亲平安康泰,这些许东西,只是想尽我的一点心,盼望可以在危急关头帮父亲跟哥哥一把,具体怎用,还要由父亲跟哥哥斟酌。”

彦捻焯轻轻挑眉,她好像给父王搞了个不大不小的劳烦,“负责跟各处粮库联系的人喊大岭,对我非常是忠贞,我把他留在这儿,对这方面他已驾轻便熟,倘若是有啥须要他作的,便找个不起眼的人拿着信物去寻他,这样庞大数量的食粮不好跟扶摇王府有径直关系,倘若是爹爹跟哥哥觉的这些许食粮没啥用处可以卖掉,亦可以径直开仓放粮接济穷人,又抑或充入军中,只是必定要处置的隐蔽一点,我是女子,心思逼仄,总寻思着万事儿都要留个退路。”

西门朔听了轻轻一叹,这还是逼仄的女人的心思么?多少幕僚都做不到急流勇退,更是想不出在荣耀一时之际留下万全的退路,想起这儿,屈身一揖,“哥哥真真是钦佩了妹妹的心思。”

西门燕眼睛中亦尽是赞许之意。

彦捻焯面上一红,浮出二分女子的羞涩,“没给父亲跟哥哥添劳烦便好。”

西门燕把那纸折了下,又塞进了彦捻焯的掌中,“这你拿着,要是父亲跟哥哥真真的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你亦可以有恃无恐的来救我们。”

彦捻焯面色一变,“父亲,莫非……”

“傻丫头,父亲是说万一。”西门燕见彦捻焯面色惨白下来,不禁的缓了口吻。

彦捻焯可不觉的只是一时感叹,“父亲,倘若是你不收着,女儿怎走的安宁?便像哥哥讲的,东邻西川离的太远,倘若是事儿有变,女儿……”

西门朔见她眼睛中含泪,潸然雨下的模样,赶忙道,“父王,你便收下吧,这些许食粮跟产业都在东邻,妹妹带不走,交给旁人她也是不安宁,不若你便先替妹妹管着,即使是用不到,届时再还给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