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四三小说 > 玄幻 > 沈如冥王李青夏梦 > 第334章 大结局

沈如冥王李青夏梦 第334章 大结局

作者:浅语一笑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8-02 22:41:12

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 】,!

冥王当时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牛头丢给了沈君华,原来他以为用这个方法,能够把牛头藏在沈君华这里,不会被沈君华发现,没有想到,大和尚的筋骨被沈君华得到了,他用这个牛头做实验,居然发现这就是本尊。

我更加不解,“大和尚的筋骨怎么在你那里?”

“其实找到你们,就是为了得到大和尚的筋骨,你别忘了,吴纯蕴还在那个阵法控制之下,也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想偷什么就能偷到什么。”

沈君华更加得意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给了他一脚,我拽过沈君华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君华急忙冲出去,跟慕容宫打在一起。

而我那两口袋冥王画的黄符,被沈君华当成了天女散花使用。

可是,慕容宫只是做了几个手势,就引爆了沈君华身上的丹药,沈君华像是一颗炸药一样向着半空中飞去。

我惨叫着跟着扑了出去。

一只大手抱住了我,一串手印连续发出,很快的,沈君华身上的爆炸点就消失了,变成了黄鼠狼落在地上。

冥王把我丢给了沈君华,转身和慕容宫大战在一起。

空气就像是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和红光。

整个山洞里山崩地裂,碎石像是飞蝗一样到处乱飞。

那些死去的鬼魂哀嚎着不见了踪影。

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不分彼此。

冥王的宝剑散发着无边罡气,长长袍袖随风飘舞,两道剑眉高高竖起,面具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了,全身上下散发着杀气。

而慕容宫毫不示弱,将满头的银发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将自己包围起来,根根银发闪烁着熠熠,像是闪电一样向四面八方迸发,还带着阵阵雷鸣声。

他就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冥王几次靠近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周边与回。

冥王握着宝剑不停的削着他的银发,四面八方都飞舞着他的银发,像是乱射的荧光,我猜测冥王是想砍下他的,银发叫他没有法力。

但是冥王砍下来多少,他又找出来多少,丝毫没有一点减弱。

而慕容宫又找到了他们之间的破绽,那就是吴纯蕴,他用银发纠缠住吴纯蕴。

吴纯蕴的桃木剑拼命的舞动着,但是面对他的银发,却丝毫没有办法,发出了一片片电闪雷鸣之光,却没有削下他的一点银发。

冥王的额头上都是汗,吴纯蕴明显的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墨染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冲出来冲着慕容宫大叫一声,“你那个鬼胎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慕容宫不相信的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冥王一宝剑刺中了他的胸膛,把他打的烟消灰灭了。

很快的,冥王就收拾了残兵游将,摆平了局势。

而吴纯蕴全身晃悠着坐在地上,爱神之弓不停的哆嗦,脸色苍白。

他之前恢复的并不好,强行上阵,一定是受了重伤。

冥王的宝剑指向了沈君华,“叛徒,拿命来。”

吓得沈君华哆哆嗦嗦,我连忙跪下来,“这件事跟沈君华无关,都是慕容宫干的。”

我跟冥王解释,“从之前在黄校长家用一个鬼胎做了阵法,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今天。他痛打了沈君华,得到了老牛的牛角和大和尚的筋骨,沈君华追随着慕容宫找到了这个地方,企图阻拦他。不然的话,以沈君华的本事,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老牛。”

这就是我不想告诉吴纯蕴,却告诉沈君华的事情。

我想起来,王大山家乡后面那些墓碑上都写着慕容,王家应该是慕容家的守墓人。

这也就解释了,那么和善的一家人,为什么会下死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做一个古怪的阵法。

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

冥王眯着眼睛想了半天,骤然间调转了宝剑对准了吴纯蕴。

我扑过去抱住冥王的宝剑,“不可,他绝无二心,他就是风儿。”

冥王大吃一惊,宝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掉在了地上。

沈君华在旁边不屑的说,“他怕是冲着掌虎符来的。”

吴纯蕴冷笑一声,“我又没有鬼胎,怎么可能?”

“你可以得到小娘娘的鬼胎。”

沈君华看着冥王说,冥王伸手按住了额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们。

他的背不停的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在纠结。

我对冥王说,“如果你想要鬼胎,只管拿去。”

吴纯蕴马上摆手,“我不要。”

冥王转过身来,看着我,向我伸出一只大手来,“守在我身边吧,生生世世。”

我哭着说,“我只是一只小虫子,你为什么选我?”

冥王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选择你,只是为了找到风儿,我不相信天底下没有不背叛的人,我许下鬼胎,希望你跟风儿为了鬼胎而打起来,但是你守了风儿十生十世,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我。”

我理解冥王,人人都背叛他,他希望有一个忠诚的人守着他。

他不惜用他的孩子,千万阴兵来试探我。

我愣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我的眼前飘过了我们村庄的那些人,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冥王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他在纵容这些事情,希望能够调出那一半虎符来。

☆免费小说阅读 [] 更新快无弹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