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四三小说 > 都市 > 农门悍女养娃攻略 > 第366章

农门悍女养娃攻略 第366章

作者:金佳氏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3 00:29:01

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因此如今窝在宋焕出怀抱中,眼皮子跟脑袋全都有些沉重。可是她还是趔趄挣扎着伸出冻的已有些麻木的小嫩手,狠狠的扯住宋焕出的黑色斗篷,吃力的道:“不行,寒占乾一旦回朝,寒氏就完了,我们……我们必得立马赶往北楚,把他截下来……。”

宋焕出把芸青放下来,那店小二起初没留意,自认为宋焕出是背着一个狐裘包袱,如今竟见那包袱里还是有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女孩,不禁一愣,随即赶忙又倒了一杯茶,随即笑说:“小的原本也是想走的,只是没料到迟了两日竟忽然下起大雪来,这秦岭一旦给大雪封住,因此笑的只可以耽搁下来,待到明年融雪以后再走了。”

宋焕出抱着芸青,感觉没啥问题后才喂上芸青略带干涩的唇上,轻道:“娆儿,吃点水。”

芸青此时浑身如若火烧一般燎烫,她知道自个是真真的生病了,亦是不逞强,便依从宋焕出吃了几口开水。她张开轻轻干涩痛疼的双眼,有些迟疑的瞧了一眼茶棚周边,随就要视线落到了那满身青布蓝衣的小二哥身上,咳嗽了几下,鼻音有些浓重的道:“问他帝都里是否发生了啥事儿。”

宋焕出视线一凝,随后看向一直奇怪瞧着芸青的小二哥,神色有些不悦。而那小二哥亦是一个明白的看眼光的人,赶忙收回视线,呵呵的笑说:“客官相貌不凡,器宇轩昂,这一位姑娘更为贵人相貌?”

这汴梁城呀,最近也是没啥事儿,只是前一些日子小的反倒是听闻紫禁城中的宫苑遭遇刺客纵火,把整个交泰殿烧的什么全都不剩,得亏皇宸妃主子吉人天相,没出事儿。诶呀,如今这世道呀,虽说是太平四海天下,可是圣上到底年幼,不若当初先帝在时,四海皆臣服,我们这儿,也好多年全都没遇上山贼什么的了,没料到两位一到这儿,竟然遇上了……。”

芸青朝宋焕出瞧了一眼,而宋焕出则是尴尬的一笑。运镖呢仅是信口胡讲的,却没料到居然给小皇上面上抹了黑。只是从这店小二口中的话足以证明,崚夜轩还是一个有为的皇上,起码。

不晓得过了多长时间,才芸青再一回张开双眼时,一阵刺眼的阳光从明晃晃的从发顶上照在瞳孔深处,她几近是反射性的抬起手遮蔽在自个的脑门前,眼由于不可以适应这样的光线而酸痛刺疼。

芸青困惑的瞧着这面目慈祥,轻功出神入化的如若传闻中的‘仙影萍踪’的老者,才要张口,却发觉自个的嗓子已痛的讲不出话来。可老者却好像已知道了芸青想问什么,便笑着道:“你在找焕出那小子吧,他和狼群搏斗时受了点轻伤,可是由于太累了,因此倒在雪地下睡着了。那孩儿太寒清了,连睡梦中全都叫着你的名儿,你,叫娆儿,是吧?。”

芸青黜起了柳眉,有些惊异老者居然称呼宋焕出为‘焕出那小子’,并且还那般熟稔,她费力的张口,却只可以发出非常暗哑的声响:“你老是……。”

芸青讲道这儿,嗓子已干哑到不可以讲话了。

老者见芸青这样:“小姑娘,我不晓得你有啥急事儿,可是以你如今的身子,只怕休养一年半载也不一定能够康复,我瞧,你还是把事儿缓一缓,先把自个的身子养好再说吧,你年龄尚小,倘若因而掉下病根,可是要一生给病疼缠绕,永远全都不可以好了。”

芸青吃力的摇了下头,可是整个人还是逐渐迷糊了,随即脸前一黑,跌跌下……

可是由于有心事儿,因此芸青即使是晕迷了,却一直梦呢。而这样的状况不知撑了多长时间,倥偬间,随即,小嫩手给一只强壮有力的大手攥住,只听见一个暗哑的声响坚决的道:“娆儿,出大哥如今就快马前去北楚朱元帅,肯定把消息送至,你安心。”

为照料芸青,华老夫子亦是想尽了法子,乃至去山下才买了两名药童来侍奉她。宋焕出已走了大半年,整个人好像蒸发了一般,而当芸青问起昆仑国当朝大元帅寒占乾是否回朝时。

小皇上没蓄意设局要铲除寒氏一族?芸青忽然非常不解,宋焕出仍然没半分消息……。

朱舍人仓促的走至楠木雕花的窗前,接过宫女递来的火折子把灯烛缓慢点上,刹那间,殿宇内又是一片亮堂。

宫女慢慢的退下,朱舍人快步走至御案前,可见皇上一下墨色长袍,纹丝不动的坐在案前。

“圣上,外边起风了。”朱舍人当心的走至皇上身边,抬掌执起砚台,缓慢的磨着。可在见皇上没丝毫反应时,不禁的抬眼瞧瞧的瞥了一眼,随即愣住了。

可见皇上寒清的瞧着面前的折子,神色虽然平静无波,可是下颚却绷的极紧,幽邃的眼色崚厉阴沉。趣÷阁尖上,一嘀偌大的墨汁嗙的一下落到了金黄色的折子上,缓慢的晕开成一堆墨花,可是他却仍然无所觉的僵直着身子。

朱舍人见皇上这样子,由于那一份折子,当中,用红色朱砂圈儿定的字迹写的是‘秦岭脚底下’。

实际上,在小皇宸妃失踪的当日,皇上就见全部的黑衣探卫所有派出,开始大肆搜寻,乃至存心以匈奴猖獗为由,延迟了寒占乾回朝的光景,可谁亦是不晓得,这全部的举措,实际上全都是为能够追寻道小皇宸妃的踪迹。

皇上不语,一对深幽而寒清的眼睛睇向庞炎,庞炎只觉身上一凉,不禁有些惶恐的低垂下头。朱舍人见状,忙道:“你上呈的折子圣上已阅过,快把事儿前因后果禀告上来。”

庞炎听罢,随后禀告道:“属下禀告圣上,属下已探查过了整座秦岭,也曾如行宫参见皇太后主子。”

皇上瞳孔深处一沉,俊荣给寒雾笼盖,他微启薄唇,威严而低醇的道:“说。”

庞炎把听见的事儿一一禀告,随即顿了一下。

朱舍人听了庞炎讲了这样说,这不明摆着说小皇宸妃已前往过秦岭了么?而且在秦岭脚底下还是有人看着过一个相似于小皇宸妃的女孩,那样……

皇上的面色越发的阴沉,瞳孔深处已蓄积爆风雨的怒触。

“那男人身高八尺有余,满身青黑色衣装,身子强壮,当时把其抬出来时,还用了六名侍卫。原本那参领是要把此刻禀告朝堂的,可是皇太后主子却说仅是一个行窃的小毛贼罢了,不用惊动圣上,因此这一件事儿便隐瞒下来,只是还不足以致命,可其背后的背脊骨处却给戳断,瞧骨脑袋上的印迹,应当是用手指发力所致。”庞炎缓慢的讲道。

而,这一些话虽然没明摆着讲出推测出这男人和皇宸妃有啥关系,可却挑明了这男人的死确和皇宸妃有关。

皇上面色沉凝,可是瞳孔深处已窜出了怒火,随后,他一把把桌案上的折子扯起。

“圣上息怒。”庞炎看着从自己发顶上飞下来的折子,浓黑的眉目拧起。

“圣上息怒,圣上息怒……。”朱舍人也吓一大跳,赶紧跪拜在地,缓慢的把那一些纸张捡起来。

“为什么?。”皇上忽然张口,却是令跪拜在地下的二人一惊,有些不明因此的对视了一眼。而皇上则是咬紧牙齿,骤然一拳击在案几上,随后合上了隐含着怒妒,几近要喷出火焰的双眼,低醇而压抑的道:“为什么到如今还没找到?你们居然只找到这样一点线索。”

讲着,皇上忽然起身,揭翻了金黄御案,那一些高高叠起的奏章刹那间如若山塌一般的轰然坠地,吓的朱舍人面色苍白。

那原本威严寒峻的面颜跟庄肃隐忍表面,如若仅是一个假象一般,刹那间给撕裂。因此,圣上狂怒,乃至大有恨不的把他们这帮人全都宰了的气魄。

庞炎瞳孔深处沉了沉,忽然又道:“圣上,小皇宸妃已失踪了,可不管她是生还是死,和昆仑国的江山跟黎民平头百姓全都没啥关系。圣上,出现于秦岭的那名窃贼身份可疑,皇太后主子的态度也非常诡异,此刻关乎国体跟皇室威严,还请圣上暂且放下皇宸妃主子的事儿,暂时以大局为重。”

朱舍人听的庞炎的话,不禁战了一下,有些惶恐的看向他。皇上的身体猛地一震,随后一道冰寒崚厉的眼光扫来。

可是庞炎伴随皇上多年,现而今见皇上居然为一个任性的七岁奶娃这般劳心劳力,实在几乎没法平复心尖的情绪,因而宁肯冒死,也是要把话讲出来,他继续道:“圣上对皇宸妃主子诚心一片,可是皇宸妃主子到底已离开了,而寒氏一族又是齐皇太子拉拢头等祸坏,圣上如果由于一时仁义跟不忍放过铲除寒氏一族的大好契机,只怕往后朝堂动荡之际,几乎没法稳住局势。而且皇太后主子的事儿,可是圣上如果常此放纵,只怕终究一日事儿会败露,而且倘若那名男人当真有可疑之处,又是死在皇宸妃的手上,那样便说明皇宸妃也清楚皇太后的事儿,万一皇宸妃不死,而把此事儿到处宣扬,那样圣上的威严跟皇族的基业可就要毁于一旦了……”

皇上瞳孔深处阴沉的瞠着庞炎。

可是庞炎却视死如归般的道:“圣上,皇宸妃主子逃离紫禁城,并非一人,说明皇宸妃主子对圣上早有二心。寒首辅是否包藏祸心,属下不晓得,可是属下却知道齐皇太子是何等阴险狠毒之辈儿,寒占乾又有三万兵马在手……。”

可是圣上莫非为一个四海天下人叫骂的妖孽错付了真心还不够,还是要拿整个昆仑国做赌注么?。”

“庞侍卫,你不要讲了……”朱舍人给庞炎那大不敬的话语险些吓的昏厥过去,他赶忙冲向前,搀抚住庞炎,不要他再说下去。

可是,他这句满满是斥责的话,却令皇上陡然震住。

……

帝都汴梁,巍巍黯深的紫禁城中,威严寒峻的帝皇一回又一回的撕毁了云山传递来的谍报,由于,上边自始至终全都没丝毫他要的到的消息。如今齐国恰是操练士兵,突厥也愈发猖獗,可以说战事儿已一触即发,没丝毫舒缓的余地。可是,即使在这样的状况下,崚夜轩还是把寻找七年前走失的皇宸妃搁在首要位置。

芸青瞧着运河那侧,慢慢撑船而来的老者,那一片扁舟在邻近大河岸边时轻轻荡漾,高高在上的遥望,简直如若在江上漂浮着一片树叶。

“行船,只是如今河面上起雾了,怕只可以行一个来回,只可以载上几人,至于马匹,后边还是有一根载马载物的小船,你们这样多人,谁今日先过河呀?。”老船夫隔着重重升起的薄雾,狭着一对眼朝岸边张望,好像岸上有很多人一般。

芸青有些困惑,只是也确实听见了背后又细细轻轻的步伐音,她转过头朝背后看去,可见不远处又来了几顶蓝布软轿,每个轿子全都有四名轿夫跟三五个随从。

孰知,那一些人身形未动,便听见最远的一顶软轿那侧传来一个娇柔女人的声响:“骑马的那一位小公子,且住。”

芸青肯定,随即扫视了一圈儿自个的身边,瞧起来那人是唤她的。微挑眉,芸青向前侧眺看去,淡微微的道:“姑娘是在唤我?。”

讲着,狭起双眼看向前侧,可见那顶软轿慢慢的愈过的其它人停落到离芸青不远的地儿,笑说:“小女人冒昧唤住公子。”,随即,那自己转头抬掌朝背后的软轿一指,道:“公子,我和我家公子今日有要紧之事儿要渡河,瞧的小公子唯有一人一马,倘若小公子不嫌弃的话,便和我们一块渡河吧。”

原来是怕她不乐意他们同乘一根船,芸青淡然一笑,可却有些诡异的瞧着其它几顶软轿,问说:“在下反倒是没啥,只是这一些在你们先来的人,不知是否会乐意?。”

“公子安心,这一些全都是生意上的朋友。”那女人娆跟的讲道,随后对前边那四顶软轿的轿夫道:“各位便先送至这儿吧,不用远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