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四三小说 > 都市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悲催的秦英

医流狂兵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悲催的秦英

作者:染墨点苍生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3 03:48:23

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营地的一角,秦英正和几个兵士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忽然,一队带着全副武装的甲士径直走了过来,停在了几个人的面前。

那几名士兵一脸的茫然,吓得有点不淡定的,秦英却挑了挑眉头。

为首的一名甲士,从腰间摸出一块黑铁的令牌,往秦英面前晃了一下,也不等人看清楚令牌上的字。

为首的甲士道:“秦英,宣传国主的口谕,现在要将你拘押起来。”

说着,几个甲士便直接拥了上去,直接将秦英逮捕了起来。

秦英注视着为首的那个甲士,沉声问道:“这位兄弟,国主为何突然要逮捕我?”

那个甲士面色阴沉,厉声道:“我们只是传话办事的,你有什么话,亲自跟国主解释吧。”

秦英深深的吸了口气,抬头道:“国主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要亲自面见国主。”

那个甲士露出了一个不耐烦的神色,说:“我们都说,我们只是传话办事的。”

“国主的命令,现在要将你拘押,打入军营大牢。你想要见国主?只能等!”

“等国主什么时候想到你了,主动去见你。现在,肯定不行。”

说完了这句话,为首的甲士摆了摆手,众人押着秦英走远了。

这名甲士,等秦英走远了以后,四处张望了一圈,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一支队伍,押着一个人,穿行在林林总总的军营大帐中间。

走了没有多远,突然远处跑来一个人影,高声呼唤着这名甲士的名字。

这个甲士停住了脚步,皱了皱眉毛,回头就看见了来者。

甲士上前两步,拱了拱手,笑道:“原来是张先生,有什么事么?”

张天秀笑了笑,面容十分的和气,说:“张兄弟,你也姓张,说来我们还是本家。”

“今天,你们是不是奉了国主的命令,逮捕了一个名叫秦英的人?”

张姓甲士面露一丝迟疑之色,不过张天秀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也不好胡诌什么。

他笑了笑,说:“的确,张先生,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张天秀露出了一副恍然的表情,忽然看了看左右,见四下里无人,低声道:

“张兄弟,这个东西你拿着。”

说话间,张天秀递给对方一个沉甸甸的布包,足足有两个拳头那么大小。

那个张姓甲士狐疑的忘了张天秀一眼,从他的手里接过了布包,打开一角看了一眼。

瞬间,这个张姓甲士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露出了一脸吃惊的表情。

那个布包打开的一角,里面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竟然全部都是沉甸甸的金条!

在真实世界,普通的通行货币都是铜币和刀币,其中金刀币已经算是超大额的通行货币了。

而眼下,这里竟然全部都是金条。

不用说这一个小包裹里的东西,就是随便抽出来一根,也足够他富裕的生活一辈子了。

而眼前的这些,却足够了他在一个不大的城邦当一个富甲一方的人。

张姓甲士看了一眼张天秀,心脏砰砰直跳,道:“张先生,这是……”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多多少少

能够猜想到,张天秀要跟他说的是什么事了。

果然,张天秀淡淡的笑了笑,道:“张兄弟,你是个聪明人。”

“有些话,其实不用我多说你也能明白的。”

“这个秦英,想来你应该也是认得的,几年前他是我们羌国的大将军。”

“但是现在,他突然回到我们军营中,向国主献策。”

“这件事肯定是有蹊跷的,秦英很有可能已经被其他国家收买了,这次突然出现,也是对我们羌国不利的。”

“所以,我不希望这个秦英能有机会再见到国主,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张姓的甲士并不是个傻子,有的话张天秀虽然没有说透,他却同样心里明镜似的。

不希望秦英有机会再见到国主,那意思不就是,让秦英“人间蒸发”么?

张姓甲士低头沉吟了良久,忽然咬了咬牙,把那一包裹的黄金推了回去。

张天秀一愣,道:“张兄弟,你这是……”

这名甲士缓缓的摇了摇头,苦着脸道:“张先生,秦英是国主要逮捕的人。”

“而我们,是负责拘押秦英的人,若是秦英有个三长两短,国主都要唯我们是问,我们逃不了责任的。”

“而且,若是秦英真的被那个了。”他说着,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道:“那肯定是我们几个兄弟的责任。”

“所以,这些东西,虽然有点可惜,但我不能收。”

“就算我收了,恐怕也是有命拿,没命花啊!”这名甲士苦着脸说道,眼中不时的闪烁着惋惜的表情。

这么大一笔财富,放在眼前却不敢拿,任是谁都要感觉到后悔啊。

张天秀怔了一下,忽然翘起了嘴角,笑了出来:“原来张兄弟是在担心这件事。”

“张兄弟放心吧,我们绝对不是让你们把秦英怎么样的。”

“你们只需要好生看管着他,让他没有机会和国主见面,其他的都不需要你们费心。”

“只要办好了这一件事,这笔钱就归你所有了。”

张姓甲士再次低头劈瞥了一眼那袋金条,咽了咽口水。

但是,他仍然有所迟疑,一只手刚刚朝着那袋金条伸了过去,却又忽然缩了回来。

张姓甲士迟疑道:“就算是这么说,张先生,但国主要见这个人,我们有什么办法?”

张天秀微微一笑,摆手道:“不碍事的,如果国主坚持要见这个人,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只是国主问起来的时候,你注意一下说辞就行。”

这名甲士蹙了蹙眉头,道:“张先生,你刚刚说注意一下说辞,我要怎么说?”

张天秀淡淡的道:“张兄弟,你是个聪明人,我详细你可以随机应变的。”

“其实这件事也没有什么难办的,比如,国主问起秦英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啦。”

“你就说,看见他和几个陌生人低声说着什么,还交给了那些人什么东西。就是这么简单。”

这句话并不难理解。

这就等于是往秦英的身上泼脏水,说他和敌人私通,把这件事坐实而已。

本来么,在张姓甲士的这个位置,是没有勇气说谎的。

俗话说的好,当利益达到百分之五十的时候,人内心的贪婪就会蠢蠢欲动。

当利益达到百分之一百的时候,人就敢践踏一切人间的法律。

当利益达到百分之三百的时候,这些人就是上绞刑架也在所不惜。

眼下,张姓甲士的利益已经不是百分之三百的事了,这些财富已经足够让他冒着巨大的危险了。

更何况,按照张天秀所说的东西,他并不会承担多么大的风险。

只是在领主问的时候,随便做一个假的口供,反正到时候也找不到人对质,他最多只是承担一个办事不利的罪责,罪不至死。

看到张姓甲士动摇了,张天秀便发动了进一步的攻势。

他拍了拍张姓甲士的肩膀,和和气气的笑道:“张兄弟,这件事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出了事情有我担着呢。”

“更何况,这不是什么坏事,是为了我们羌国的长远利益和万千子民考虑的。”

“这个秦英的确是跟敌国勾结了的,我虽然想要对付他,却找不到证据。”

“所以,我就只好采用这种办法了。”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我们是为了正义的目的,手段虽然见不得光,却无伤大雅。”

听到最后一句话,张姓甲士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最后一点芥蒂,跨过了内心的最后一道门槛。

张姓甲士点了点头,同时伸手接住了那袋金条,藏在了自己的怀里。

他冲着张天秀点了点头,道:“张先生,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

张天秀一脸笑吟吟的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负着手悠悠的走远了。

……

同一时间,在羌国联军行营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