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零四:瀛洲的强硬态度(1 / 2)

郑乾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瀛洲男人要不停地瞄我媳妇?

如果你是色眯眯的看,那郑乾虽然会很不爽,但姑且还能接受。

毕竟这也变相在证明我媳妇漂亮。

而且,你敢动我媳妇一下试试?

可问题是,你用看一坨屎一样的眼神看我媳妇是几个意思?

郑乾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猫南北。

奇怪,很漂亮啊,也没露兽形…噢,不对,她现在也没兽形了啊。

再看冈门柳农。

他确实在用很嫌弃的眼神打量猫南北。

这让郑乾一时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在瀛洲人眼里,我媳妇很丑?

“这里不方便说话,先请进吧?”冈门柳农热情的让开道。

郑乾也没多想,谁知道瀛洲人的脑回路是什么构造?也就很是干脆的,跟着冈门柳农进了天守阁。

天守阁内,是极为传统的和式装潢,木质结构,榻榻米和纸移门几乎随处可见。

他们称之为,风格,郑乾称之为:落后。

三十八层的建筑,要换成一个普通人,爬这么高怕不是得爬的菊花都撅不动?

这也让郑乾不由有些敬佩这个肛…冈门柳农。

一个胖成葫芦的老头,居然爬38层楼只是出了一点薄汗。

进入大臣阁。

一股沉香味扑鼻而来,略微缓解了郑乾鼻子里那股魔素味的恶心感。

但猫南北的脸色明显变得更难看了。

倒也不难理解。

她的嗅觉远比郑乾灵敏数倍,恐怕对她而言,现在闻到沉香味,就和闻到一坨喷了古龙香水的大便一样吧?

“来,尝尝我们瀛洲特产的宇治茶。”

只见冈门柳农颇为专业的摆上了茶道工具,烫杯温壶煮水沏茶一气呵成,明显是喝茶的老手。

上茶,茶水微碧,陶杯底部中央,恰好有只有一根茶杆竖立。

郑乾尝了一口,确实,唇齿留香,鼻息清澈,连心都仿佛宁静了下来,不得不说是一杯好茶。

注意到郑乾舒适的表情变化,冈门柳农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比你们川东的茶好不少吧?这才是正宗的茶,在川东,可是喝不到的哦。”

“!!!”

郑乾的手僵了一下。

抬眼看去,冈门柳农一脸得意。

这压根不是在客套,反而更像是在显摆。

“你喝过川东的茶?”

郑乾放下茶杯问道。

冈门柳农靠在椅背上,笑道:“喝过,前几年国际交流的时候,前代王司徒宙拿了几罐过来。

我们的幕府大将军乡党若治不爱喝茶,就给了我,我尝过,不得不说……啧啧。”

说到这里,他有些遗憾的咋舌摇头。

郑乾懒得和他多说什么。

瀛洲的茶,确实是好茶。

但也仅停留在“好茶”这个档次而已,远比不上川东皇室特供的“极品茶”。

司徒宙生前不爱喝茶,只喝白开水,大多都是送给手下人的,所以郑乾在新战王门没事干的时候喝的茶,都是司徒宙给的极品茶。

至于司徒宙国际交流时用作伴手礼的茶,郑乾不认为会是什么好茶。

因为司徒宙对茶道一窍不通,出于排面,往往送茶只看包装。

而茶这种东西,极品一般是不会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包装的。

比如真空包装之类的,看似好看,保证了茶的鲜度,实则一定程度上会略微影响茶的口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