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四三小说https://www.43xiaoshuo.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暖融融的光线,照射在青黄交杂的草地上,微风夹杂的植物清香带着些安宁的味道。

    两千余匹骏马张大鼻孔,沉闷地粗喘着,脖颈间汗湿的鬃毛粘结在了一起。

    越来越慢的速度,表明它们已经精疲力尽。

    将马儿视为生命的胡人,这次却没有在意它们的身体状况。

    漫天烟尘中嘶吼声越来越大,鞭声越来越急。

    胡人们夺回圣狼的心情,反而比之前更加强烈。

    附近三大部落,出动了他们最精锐的部队。

    防守魏国防守西部边陲的十万大军中,也只剩下了五千骑兵。

    并且他们鲜少出塞作战,仅仅用来巡防关隘。

    距离魏国边陲数千里外的草原上,此刻竟然出现了一支气势上足堪与魏国骑兵主力一战的胡人军队!

    更加令陈子凌心惊的是对方的集结时间。

    一切都在表明,胡人正在重新崛起,他们已经具备了和魏国一战的实力。

    陈子凌停止逃跑后,图泽部落首领亲自带着四名巫师,率先朝他靠了过去。

    追在最后方的铁泽部落中窜出三名巫师。

    图泽部落首领,则派出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陈子凌听到声音停止后,抬头扫视了一眼几人的神情,迎着他们夹杂着仇恨、警惕和渴求的复杂目光,举了举手里的小狼,说道:“你们是在找它吗?”

    身穿黑色锁子甲的男子,很奇怪黑衣少年会为何突然停下和他们交谈。

    注意到少年淡定的神态后,他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逃跑是为了献给魏国皇帝获取更大利益,少年发现自己逃不掉后,只好退一步向他们榨取财物。

    “你很聪明,主意似乎打的也不错。”

    男子笑了笑,刀片一样的嘴唇上下动了动,眼神中透着股浓浓的厌恶,冷声道:

    “不过,我劝你乖乖将夺走的圣狼交出来,说不定我还可以替你求个人情,让你活着回去。”

    胡人们私下交流一番,指着少年鄙夷地仰天大笑。

    陈子凌收了笑脸,将小狼重新放进怀中,认真道:“我只是让你们看看,并没有卖给你们的意思,别误会。”

    男子听到对方竟敢对他如此不敬,握了握腰间的弯刀。

    可男子并没有直接出手,其他人也没有动手的意思。

    陈子凌对此人的隐忍微感吃惊,不过很快他就从众人相互警惕的举动中,看出了些别的东西。

    远处不断靠近的三支军队,明显以男子身后的队伍气势最盛,军容最为严整。

    看着犹豫不决的众人,陈子凌提议道:“你们三方比试一下,谁胜了,我就将怀里的小狼送给谁,怎么样?”

    图泽部落那名能听懂魏国话的贵族,有些忌惮地看了看两边的势力,扭头对少年嘲笑道:“如此低劣的挑拨手段,你当我们会上当吗?”

    陈子凌估算了一下自己需要争取的时间,神情显得有些无奈。

    “你们说我该将小狼送给谁?商议好了告诉我一声,我立即给他,决不食言!”

    铁泽部落的人一直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急的抓耳挠腮,生怕狡猾的图泽部落与强势的狼泽部落,联手弄出什么阴谋。

    待他问清了刚才的谈话内容,看了看另外两个部落的军队,用胡语对他们高声道:“圣狼出现在我铁泽部落的领地,理应归我铁泽部落!”

    图泽部落的人阴恻恻嘲笑道:“圣狼是我部落的人首先发现的,这是上天的旨意。”

    狼泽部落首领看了看相互争执的二人,有些苦涩地笑了起来。

    当初若不是图泽部落中有人对纳石家动了手,他派出的手下还发现不了圣狼的秘密。

    “自从单于殒没于战场,回归了上天的怀抱,这些年你们双方还没闹够吗?

    草原上没了王,就像狼群没了首领、天空没了太阳、神箭手失去了锐利的眼睛,胡琴断掉了悦耳的铁弦!”

    男子说着眼睛微有些湿润,声音停顿了一下,从腰间抽出了金色弯刀,怒吼道:“我木雷以我母亲的名义发誓,将来一定带领你们攻进大兴,活捉魏国皇帝!”

    狼卫听到这样的豪言壮语士气更胜,刀身相会碰撞的响声,渐渐感染了图泽和铁泽部落的热血汉子。

    “木雷,你不要忘了,若是依照规矩,王应该轮到火泽部落首领来做,即便火泽部没了人选,也应该轮到雨泽部落的首领来做。”

    图泽部落首领立即反驳起来。

    铁泽部落的将领也止住了手下们的呼声,应和起了图泽部落首领的言论。

    “我和雨泽部首领正是亲家,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

    铁泽部落的一位贵族开了口。

    ……

    陈子凌默默地看着众人争执,他巴不得对方长时间争吵下去,如果能吵到天色渐暗,日落星出更好。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终究落了空,不到一炷香时间,三大部落暂时放下争执,重新将矛头指向了他。

    陈子凌活动了一下手腕,提议道:“不如你们派人和我打?谁赢了我就将小狼送给谁,如何?”

    说起来陈子凌十几年来真正和人交手的机会很少,总觉的自己的战斗技巧和经验有些不足,如此一来真好一举两得。

    胡人虽重视协同作战,对于个人武力的痴迷程度,却丝毫不弱于希望通过武举一飞冲天的魏人。

    因此听到少年的提议,胡人们立即来了兴致。

    不过接下来他们却傻眼了。

    “三大部落派出去的巫师和勇士都失败了……”

    “这怎能可能!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都输了三头羊了,真是邪门!”

    ……

    围观的胡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三位首领看着被军队围在中间的黑衣少年,没有任何表示。

    其实在主力军队将少年围在中间的那一刻,他们已经派人朝东南方向追了过去。

    若是按照时间推算,现在应该捉住了那名女子。

    他们之所以没有动用强大的军队,只是怕误伤到少年怀里的圣狼。

    至于少年心中打的什么鬼主意,他们早已心知肚明。

    他们要用少年不惜冒险也要保护的那名女子,来逼迫他交出圣狼。

    所以这场局真正掌控者其实是他们,至于圣狼究竟会落到谁的手中,关键还在那名女子身上。

    太阳逐渐西沉,派去的追兵终于回来了。

    远远的看不清来人的相貌,无法分辨出究竟是谁的人。

    三名首领双眼灼灼地盯着来人,渐渐发现了些不对劲的地方。

    马背上没有那名女子的身影!

    摇摇欲坠的来人,全是他们派去的追兵。

    他们失手了!

    看着即将昏暗的天色,他们终于沉不住气了。

    三人彼此交流了一下眼神,齐齐点了下头。

    他们要以绝对优势捉住对方。

    哪怕导致圣狼惨死,他们也无法容忍圣狼流落到魏国成为被人圈养的玩物。

    那不止是他们胡人部落的耻辱,更是对上天的不敬。

    围在黑衣少年周围的胡骑,听到命令立即举起了手里的弯刀,形成了一道道泛着银光的铁墙。

    十名巫师从人群中朝着少年走了过去。

    不要说少年还未到达九境,即便是九境高手也未必能从他们手中逃脱。

    “交出圣狼,饶你不死!”

    狼泽部落首领木雷隔着三道人墙,朝着远处衣衫破烂的少年威胁道。

    陈子凌双手拄着青铜剑,低头数了数今天的战果无声一笑,一滴汗水沿着湿漉漉的衣角落在了地上。

    看似精疲力尽的少年,就像是一把在磨刀石上摩擦的即将卷刃的匕首,锋芒毕露锐利无端,体内的战意却已经到达了最高点,

    陈子凌仰头看了看天色,痛快地将一口微凉的空气吸入肺中。

    插在地上的青铜剑,不多一寸,不少一寸恰至少年眉间便停了下来。

    动作停了,却又没停。

    所有的人都能感觉到,少年体内那股锋芒毕露如有实质的气势,依旧在快速上升。

    胡人中的修行者,感受着身周的真气流动,倒抽一口凉气。

    少年竟然在这个时候有了突破的迹象!

    他们不相信少年可以一次跨越两道门槛,不相信一个修行门槛有这么高,更不担心少年会逃脱。

    陈子凌只用了短短七息时间,便将气势提至最高,腰间如有一股漩涡,吸引着天地间的真气朝他的身体疯狂涌去。

    即将枯竭的真气立即得到补充,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了起来。

    少年没有逃窜,一人一剑向着太阳降落的方向杀了过去。

    青黄难辨的剑身,形成了一轮诡异的光盾,以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击开了前方的弯刀,砍断了刺来的长矛。

    没有人能阻止那轮诡异的太阳,便没有人能拦下少年的步伐。

    顾左不顾右,一往无前,则只顾身前三尺之地,更无其他。

    依然是四顾剑法中的第一式——一顾频繁天下计。

    随着黑衣少年的走动,围在他身周的两千余名骑兵和胡人巫师,朝着西北方不停后撤。

    杂乱的马蹄声个和属的撞击声混在了一起,场面如梦似幻显得很不真实。

    “这不可能!他体内怎么还有这么多真气!”

    “这到底是什么剑法,防守如此严密!”

    两名巫师怪声叫了起来。

    巫师们即便在意圣狼安危,出手过于谨慎了些。

    他们就算轮流耗损真气也足以将少年耗死,却不料始终无法阻止对方的步伐。

    木雷听到巫师们的声音,看着朝西北方凸出的阵型,愤怒地命令道:“所有人都不准后退!不准退!”

    无论他如何怒吼,军队依然在止不住随着少年朝后挪移,场面甚至有些可笑起来。

    三大部落首领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似乎是遭受了什么奇耻大辱。

    本不该发生的事,却发生了,这如何解释?

    “是大气运,是圣狼在保护他,或许我们一开始就错了,我们应该遵照桀月单于留下的规矩行事。”

    铁泽部落的首领看了一眼落日余晖下的那座青峰,突然开口道。

    他说的是千年前将胡人分成八个部落,定下规则的那个人。

    木雷反驳道:“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桀月单于的话怎么能应用到异族人身上。”

    本打算辩解的老者,望着空中那道如同神罚般的炽烈光柱,震惊的睁大的双眼,眼皮子颤动了几下。

    所有的胡人都僵在了原地。

    巫师们全部停止了攻击,外围的胡人也没有试探阻拦少年的步伐。

    陈子凌一脸警惕地穿过胡人们让开的道路,亮了亮手里的恐怖武器,然后——逃了。

    ……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异界盛宠:狂妻要逆天 超脑驱动 诸天仙魔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鬼宝儿子毒娘亲 学神传革命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千年 神凰不为徒 野心领主 替嫁庶女:病娇王爷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