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乐苏沐月全集小说无广告;绝顶仙医在线阅读

《绝顶仙医》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小乐 苏沐月 瑶瑶的小说叫《绝顶仙医》,是作者花刺1913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快乐是什么?快乐就是娶最美的女人,打最恶的人,过最开心的生活……”江小乐语。 一手妙手仙针,一身绝世功法,且看江小乐如何玩转都市,舞弄风云。

《绝顶仙医》 第5章 上门敲诈 免费试读

漆黑的巷子里边,江小乐刚走进来,就看到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孩身影在角落里站着。

她们年龄不一,有的三十多岁,有的才十几岁,不过,穿着却都是暴露性感,露出雪白的大长腿,还有那胸口白花花的一大团!

丝袜,高跟鞋,还有那满脸的浓妆艳抹,此刻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望着路人,眼神娇滴滴的。

咦,怎么这里边这么多美女?

刚刚从大山里边出来的江小乐自然不会明白,这片区域可是城西最有名的红灯区,什么样的女人都有。

小弟弟,玩么?

走了两步,突然角落里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冲着江小乐勾手抛媚眼道

烫着头发,穿着一件超短裙,露出性感渔网袜,夸张的胸部快要将衣服给撑破。

江小乐一看,当下脸庞一红,心想:我的妈啊!大城市的女人都这么开放么?就算我长得帅,也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勾引我吧?

冲着女人尴尬笑了笑,江小乐赶紧向前走。

23号!

终于找到了!

这是一间老旧居民房,青砖铁门,四合院落,铁门的上方还挂着一个褪了色的木匾,上面写着:妙春堂!

咦,还是个开医馆的?老头子难道让我找的就是这里?江小乐嘀咕道。

想了想,他将行李放在门口,然后开始敲门。

咣咣咣!

谁啊?

里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吱呀

铁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灰布褂子,看起来有50多岁的黝黑老头出现在门口。

小伙子,看病啊,那不舒服啊?老头询问道。

江小乐摇头道:我不是看病的,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啊?老头转过头疑惑打量着江小乐。

我师傅是吴天赐,他让我来这找一个叫董老六的人。江小乐道。

听到吴天赐这个名字,董正良顿时一脸震惊。

他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江小乐:你,你,你师傅是吴前辈?吴神医?

江小乐点了点头:是啊。

董正亮惊呼一声,随后激动地说道: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了你快十年了。

快请进,快请进!董正亮忙拉着江小乐走进院子。

四合院不大,但却显得很安静舒适,院子里种着一棵老梧桐树,枝繁叶茂。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董正良给江小乐倒了一杯热茶,笑着问道。

我姓江,叫江小乐。

吴前辈呢?他老人家也来宁州了吗?董正良一脸期冀地问道。

我师父已经去世了。江小乐淡淡道。

什么?董正良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满脸的不敢相信。

怎么会这样?吴前辈吴前辈怎么会死了?董正良震惊地问道。

喝酒喝死的江小乐于是就将师父三年前喝酒死去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江小乐讲述了整件事情之后,董正良一脸感伤,坐在那里叹气不已。

看到董正良如此感伤,江小乐疑惑地问道:董叔,你跟我师父很熟吗?

董正良重重地点了点头:你师父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原来,十几年前董正良得了一种肺痨病,当时差点咳死了,最后是托熟人请到了吴天赐才治好了病!

唉,没想到匆匆一别十几年光阴,现如今吴老竟然仙逝了董正亮说着说着眼圈就泛红起来。

江小乐想起了以前师父还在的时候,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瞅着空荡荡的房间,江小乐问道:董叔,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啊?

董正良轻轻叹口气道:不错!现在就我一个人。

你没有家人么?江小乐好奇地问道。

有过只不过我跟老婆很多年前就离婚了,离婚后,我女儿跟了她妈,然后这空屋子就剩我一个人了。董正良提起自己以前的事情,神情有些哀伤。

哦,原来如此啊!

小乐,你是第一次来宁州吧?董正良突然问。

是啊!

那以后你就住我这里吧,反正我这房间多。董正良道。

江小乐一听,感觉有些惊喜。

被苏家赶出来后,他现在也需要找个地方落脚。

那谢谢董叔了!

不用客气,到了我这啊,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突然,想起了师父去世前的吩咐,他开口问道。

我师父去世前,说让我来这拿一样东西,这件事你知道吗?

董正良连忙点头,正要回答。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砰砰砰的巨响。

院子的铁门被粗暴地敲打着。

江小乐看向董正良,董正良的脸色也有些疑惑。

你先在这坐着,我过去看看。

他刚打开门锁,铁门就被一脚猛地踹了开来。

哎哟。董正良猝不及防,踉跄了几步,摔倒在地。

只见几个穿着另类,流里流气的三个混混站在门口。

你们看到这几个混混,董正良愣了一下。

草!姓董的,你昨天给我们狗哥包的什么破药?他吗的,狗哥昨天晚上吃了你的药就开始肚子疼,一直疼到现在,你说咋办吧?

一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进门之后,直接对着地上的董正良吼道。

旁边,有个混混穿着黑衣服,耳朵上打着耳钉,此时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嘴里还一个劲地叫着:哎呀,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正是黄毛嘴中的狗哥。

董正良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可能吧?我昨天就给他开了点失眠药,怎么会影响到肚子?

少他吗废话!谁知道你给狗哥开的什么药?黄毛混混一脸嚣张道。

董正良害怕道:那要不我再帮他看看?

看个屁!你个庸医!狗哥都被你害成这样,还敢让你看吗?黄毛叫道。

那你们想怎么办?董正良一脸苦涩。

赔偿!

对,必须赔偿!

几个混混起哄道,眼里满是贪婪。

啊?

一听赔偿俩字,董正良当下心里一凉!

他开的只是个小医馆,一个月也就两三千的收入,赔偿费他怎么负担得起?

妈的,狗哥被你开的药折磨了这么长时间,不赔个十万八万的,老子把你店给砸了!

听到这话,董正良气得浑身发抖。

敲诈!这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