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嫁三夫猎户》大结局精彩阅读 《穿越嫁三夫猎户》最新章节列表

《穿越嫁三夫猎户》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苏青青江元皓的书名叫《穿越嫁三夫猎户》,它的作者是墨涧空堂创作的穿越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古代不像现代,受伤后能及时去医院看病治伤。若是城镇里面可能还会有一些药铺,走方的郎中之类,像这山里连个赤脚郎中都没有,生病受伤要不用小车推着去市镇找大夫,要不就在家里弄些土方子。苏青青没学过医术,却也…

《穿越嫁三夫猎户》 第3章 绝本 免费试读

古代不像现代,受伤后能及时去医院看病治伤。若是城镇里面可能还会有一些药铺,走方的郎中之类,像这山里连个赤脚郎中都没有,生病受伤要不用小车推着去市镇找大夫,要不就在家里弄些土方子。

苏青青没学过医术,却也懂得一点简单的急救手段,腿摔肿了的话最开始需要冷敷,减弱淤血和皮肤的肿胀程度。**什么的就省了,苏青青实在没心情给那个**服务,况且这时候**搞不好会加重伤势。

把碎布用井水打湿,敷在江元皓腿上之后,苏青青又去附近采了些蒲公英来捣碎,敷了上去。这附近也没有什么能够消肿的草药,只能用蒲公英将就一下了。西头阿牛叔的儿子二牛正好从山里打猎回来,听说江元皓腿摔坏了,不由分说塞给苏青青一只野山鸡,让她拿回去炖了吃,好好补补身子。

“二牛哥,这个我不能要,况且你今天拿回去的猎物少,牛婶又要说你了。”苏青青急忙推辞,一只鸡值不少文钱呢,阿牛叔家里也不富裕。

“没事,俺没事。”二牛憨厚地一笑,使劲把野鸡往苏青青手里塞,“你受伤了,应该吃点好的。”

“不是我受伤了,是元皓的腿摔伤了。”苏青青赶紧解释,“我是出来给他找草药的,不是我受伤。”

“喔。那,那你这么瘦,也得补补身子。”二牛犹豫了一下,赶紧道,“俺看你家里什么都没有,不如改天有空,帮你搭个灶台,也省得总去别人家里借灶。”

“那真是谢谢二牛哥了。”苏青青高兴道,“不过这鸡我真的不能……”

她话音未落,二牛却已经把山野鸡塞进了她手里,一边说着明天过来帮她搭灶,扭头大踏步走掉了,喊他也不回头,是铁了心要把鸡给她的。苏青青有些无奈,若是现在将这鸡送到阿牛叔家也只能给二牛惹麻烦,只好暂时收下,等到以后有机会再还他这个人情了。之前江元皓也弄来一只老母鸡,不过想留着下蛋,也不能随便动的。

去李婶家又借了一次灶,虽然李婶说着不要,苏青青还是坚持给李婶分了半只鸡,自己只取了剩下半只和鸡汤。因为江元皓之前花钱大手大脚的,李婶并没怎么怀疑这鸡的来处,只顾着高兴地给家里人分吃那只鸡了。要知道李婶一家五口人,平日里难得沾个肉腥儿,做菜都舍不得放油的,今天好不容易能开荤,大人小孩儿都兴奋得脸色通红。

他们家没什么劳动力,更不能像二牛那样有着强健的身体可以去山林里打猎,平日的操劳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不过人家虽然穷,起码还有必备的家什,有着几亩可以耕种的土地,苏青青自己却是什么都没有的。江元皓那家伙就是个白面书生,现在腿又摔了,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他们这样下去,早晚会饿死的。

回到家里,江元皓正拖着一条腿坐在床上等着她呢。他自己把自己的腿缠了布,似乎是想包扎,结果缠得不伦不类,苏青青不得不给他拆了重新弄。喝鸡汤的时候本来是两人一人一半的,结果中途江元皓却把大部分鸡肉都丢进了苏青青碗里,说是不爱吃这个,在家里吃腻味了,他现在更喜欢吃腌菜云云。

一闻到腌菜味道就想吐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腌菜?苏青青叹了口气,重新把两人碗里的肉平均分配,并在饭后认真地向江元皓再次提出分道扬镳的问题。她已经打听过了,

江元皓一听就火了,坚决不肯放她离开,并从怀里抽出那张曾经在捡到她时候逼迫她按下手印的婚契,表示只要有这个东西在,苏青青就是他的娘子,想跑都没门。苏青青见状二话不说伸手去抢,想要抢过来撕掉,被江元皓不管不顾地一把塞回怀里,并为此整个人都从椅子上翻了下去,扑通一下摔到了地上,立马疼的脸色泛青,腿上也渗出了血迹。

苏青青无奈了,这家伙到底是看上了她什么?如果他回家去,想要娶到一个温顺美丽的大家闺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做什么要在这里跟着她受苦?而且不离开的话,他们已经没有用来生存的多余银钱了,接下来要怎么办?想要在这大山里生存,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活不下去的。

“你放心,我已经跟村长家说好了,以后每天都教他家折桂读书识字,每月都要收束修的,可以拿来维持生活。”

所以你就敢拿人家的棉被和老母鸡?要是到时候小柱子考不上举人,小心村长媳妇把气全撒到你头上来。苏青青心里生气,却也没有办法真的就这样抛下他就走。被他救了的这些日子以来,虽然江元皓为人处事种种不靠谱,对她却是真的好,对村里其他的女孩子也不假辞色,看起来并没有要纳妾之类的意思。思索了一下,基于某人经常性的不轨想法,苏青青终于道:

“要我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但在我自己愿意之前,你不能碰我的身子。”口说无凭,还要立字据为证。像江元皓这种不给他来点条条框框就难受的家伙,弄契书最管用了。果不其然,纠结了一番之后,江元皓终于还是选择了签订不平等条约,不过在此同时他也弱弱地声明:如果不跟他洞房的话,也绝对不许跟别人先圆房!

苏青青觉得这话说的很怪,想要再细追问,江元皓却又不肯吭声了,只是一个劲儿地表示“如果”“可能的话”,说得苏青青头昏脑胀,也不再理他,抱着被子去给村长家送回去了。

那床被子一看就是江元皓为了跟她圆房特地弄来的,大夏天弄个棉被,也不嫌热。况且拿了村长家的东西是那么容易撇清的吗?村长媳妇可是平时连家里的半根鸡毛都要紧紧掖着的人。

也不知道那呆子究竟跟人家说了什么,苏青青抱着棉被到了村长家里的时候,村长媳妇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如花。知道江元皓腿摔了以后也不生气,表示可以让小柱子……啊不,是张折桂去苏青青家里读书识字。

这个折桂似乎就是江元皓给小柱子起的新名字,说是折桂的寓意是夺冠登科,高中状元。

这名字配上天天滚得浑身是泥,野猴子一样的小柱子实在是不和谐到了极点。可惜村长媳妇并不这么认为。她大概已经从自家儿子满是鼻涕的小脸上望到了他今后的辉煌未来,并连带着对他们这些辉煌未来铺路石的人实施礼遇。虽然收回了棉被,作为补偿送了苏青青两贴狗皮膏药,可以拿回去给江元皓贴腿。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有点儿黑了,白天里满地乱跑的鸡鸭基本都回了笼,只留下几条流浪狗在路边乱嗅,找着有没有被丢弃的骨头。因为苏青青偶尔会扔给他们一些骨头或者剩饭,那几条狗见到她后都摇起了尾巴,跑过来围着她转了一圈,看她这里没有吃的东西,大部分很快一哄而散,只有一条缺了半只耳朵的一直随着她走到家附近,这才掉头跑掉。

奇怪的是,屋内亮着灯,但是他们明明没有买过油灯的啊。看那亮度,好像还点了不止一盏。

难道是因为天黑她走错路了?苏青青有些奇怪,一手拎着村长媳妇给的咸鱼和狗皮膏药,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才要伸手推门,木门却吱呀一声开了,江元皓自门内走出,看到她后露出略微惊奇的模样,接着便勾起嘴角微笑起来。

“咦,你的腿不是……”苏青青的话才一出口就滞住了。虽然与那个人认识的时间并没有多久,但她可以确定,她面前的这个人,不是江元皓!

因为江元皓不会这样笑。

像这种既温柔又亲切还带着一点点高深莫测的集大成之优雅笑容怎么可能是那个二货能笑得出来的!

苏青青瞬间眯起眼睛。“你是谁?”她问道。

那男子瞳孔微缩,脸上笑容渐渐加大,回头对屋内道:“阿皓,有客人来了呢。”

他的声线微低,与江元皓的清亮声音虽然相近,细听也能听出分别。隐约听到里面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伴随着江元皓慌乱的“大哥你快让她进来!”“哎臭小子你别出去!”等等诸如此类的叫喊声,屋内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一个人推开挡在门口的伪江元皓,站了出来,却是个唇红齿白的陌生少年。他皱起好看的眉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苏青青一番,扭头冲屋里道:

“喂,书呆子,这女人是谁?”

书呆子……这是在叫谁?

“阿俊,要叫二哥。”与江元皓长相相同的男子伸手拍了一下那少年的后脖颈,少年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又回头瞟了苏青青一眼,扬起脑袋昂首挺胸地进里面去了。留下最后一个笑容可掬地对苏青青道:“初次见面,我是阿皓的大哥江元睿,那个不听话的小子是阿俊。不知道姑娘你是……?”

“我?”苏青青一怔,却听江元皓在屋里喊道:“她是隔壁卖豆花的,与我没有关系,也与你们绝对没有关系!”

苏青青:“……”

几分钟后,发现自家媳妇发飙要走的某人缴械了,不得不痛苦地向众人承认,苏青青是他的娘子。不晓得是不是她的错觉,苏青青觉得江元皓好像很不想让房内的另外两个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似的,而且也对他们的到来非常之不欢迎。而那两只倒是非常自得地在这房间内安之若怡,并且代替正主向苏青青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这事主要是由始终礼貌微笑着的老大来完成。

那个与江元皓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名叫江元睿,是江元皓的大哥;另外一位年纪略小的名叫江元俊,是他们的三弟,三人是亲兄弟。

其中江元睿与江元皓两个是双胞胎,江元俊则要晚出生三年,算起来比苏青青现在的身体还要小上一岁,长得却是众人里最高的,模样也最俊,只是脾气有点怪。自打苏青青进门,就没被他正眼瞧过,说话也基本都是“哼”一类不屑的语气词,脑袋始终偏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只肯对着屋顶乱瞪。而江元皓基本已经变成了苦瓜脸,只在那里捧着腿唉声叹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书担里的绝本古籍被虫蛀了。

小说《穿越嫁三夫猎户》 第3章 绝本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