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夙洛深承做主角的小说 小说主角名叫白夙洛深承

《彼岸花灼灼》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彼岸花灼灼》是桃花妖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夙洛深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呼啸的妖风从耳畔刮过,最后一道惊雷打在颤抖的白夙身上,她身子重重痉挛,却是连痛呼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整整四十九天,日复一日的折磨,可因为白夙心底对洛深承的眷恋,她咬牙苦苦支撑决不放弃,洛深承却从未在净…

《彼岸花灼灼》 第4章 叛变 免费试读

呼啸的妖风从耳畔刮过,最后一道惊雷打在颤抖的白夙身上,她身子重重痉挛,却是连痛呼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整整四十九天,日复一日的折磨,可因为白夙心底对洛深承的眷恋,她咬牙苦苦支撑决不放弃,洛深承却从未在净妖塔中出现,像是压根不再记得这个人一般。

有脚步声传来,剧痛中的白夙心神一震,她期待抬眼,在看到那个蹁跹而来的身影时,眼底的期待碎成片片流光。

锦卿颜顺着石阶而上,看到白夙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样子,嘴角勾起笑意,那笑容像是罂粟般剧毒而诱惑,丝丝仙气在她身旁结成透明结界,她居高临下不可一世俯视着白夙。

“你怎么还没死?”开口第一句话就冰冷恶毒,白夙难以置信看着这个她曾经暗自崇拜而羡慕的高贵公主,与记忆中的她判若两人。

“卿颜公主……不是我!”白夙想要开口,锦卿颜一挥衣袖,纤长的指甲在她脸上留下血印,她冷漠道:“我说,你怎么不去死?”

“都已经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你觉得你的师父还会来救你吗?”锦卿颜上前,纤长的指甲直指她胸口,冷笑道:“别做梦了!只要我想,你就会在这暗无天日的净妖塔中消失。”

“为什么……”白夙内心因为恐惧而颤抖,她被锦卿颜身上毫不掩饰的仙力震慑得心魂不稳,她体内妖气乱窜,脸色青白,阵阵黑气在脸上波动,说不出的诡谲。

“呵,为什么?”看到白夙那即便妖气入侵仍旧天真清澈的眼神,锦卿颜心中怒火升腾,想到一向清冷的洛深承替她反抗天帝的模样……锦卿颜一巴掌狠狠甩到白夙脸上!

“你还敢问为什么?你不过是一株仙力微薄的桃仙,还敢染指本公主的未婚夫!”甩开手,白夙飞身出去,撞在墙上!

“你与妖君勾结,陷害天界!”锦卿颜手中仙气狠狠打入白夙体内,幻化出独角仙兽,仙兽闻到妖气立刻发狂,对着白夙一阵撕咬。

白夙在痛苦中惨叫,她眼中流出绝望的泪水,被从自己体内飘出的妖气刺激的仙兽狰狞的面容在她眼前晃动,她恐惧得想要摆脱,手中铁索将她手磨得鲜血淋漓。

难道我真的入妖了吗……

不,不会的……

白夙哭喊着,她痛苦得咬碎了银牙,破碎的声音在塔中回响,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师父一世英名,她心中就无法承受!

“你毫不知廉耻,慕恋师父,还妄想勾yin师父此为其二!”

自己藏得小心翼翼的爱慕,突然间被旁人说了出来,她心中没有一丝解脱与欢喜,是深深的恐惧,她爱慕师父从来是她自己的事情!

无论如何不能让别人知道此事,师父是六界战神,高高在上的上古神,不能,不能因为自己的不伦爱慕,让师父被人诟病!

“是我错了!是我误入妖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我和师傅除了师徒之情没有半点关系!”

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毁了师父仙基与威名!

绝对不能!

“好,你不承认也罢,如今我就以深承哥哥未婚妻之名替他清理门户,不能让你这颗毒瘤,玷污深承哥哥的清誉!”锦卿颜默念口诀想要毁了白夙的仙根,她苦苦抵抗终是不敌,力气一丝丝耗尽。

她不想死!至少不能带着悔恨和遗憾就这样死去!她不服!

锦卿颜的仙力被白夙体内一股蛮横的仙力阻挡回来,她惊得后退一步,是深承哥哥!

她暗自发狠,都这种时候了,他还在护着她!

锦卿颜收回仙兽,用复原水珠替白夙治疗好皮肉伤,冷笑着逼她吃下黑色药丸,重重一掌击向自己!

“公主!你——”白夙气息不稳,一时情急使得体内妖气突然不受控制大增,她仰天尖叫,妖气透身而出,与塔内气息相撞发出轰鸣之声,噼里啪啦的电闪雷鸣之声不绝于耳,白夙整个人笼罩在电光之中,她痛得眼角流出血泪!

重伤的锦卿颜被震飞出去,正好摔入匆匆而来的洛深承怀中。

洛深承挥手斩断拉着白夙的铁索,将她击飞,念出束妖咒定住她的身形,狠狠一击直接重创她的心魂!

锦卿颜手中的妄知镜掉在洛深承脚边发出清脆声响,他闻声低头,瞳孔微缩,面色瞬间大变,放开锦卿颜上前掐住白夙脖子,声音冷如刀刃,“孽徒!”

白夙愣愣看着镜中她与妖君应止尘在桃树下亲吻缠绵的画面,有口难辩!

应止尘她认识,但是事情绝不是这样的!

白夙发狂挣扎,漫天妖气扑出,她心中恐慌又无力,害怕师父对自己误解,急切解释道:“不!师父不是的!是她——”

“住口!”洛深承手中用力,只听到骨头碎裂之声响起,他伸手掏出白夙心间灵丹,将她像破布一样甩在地上,鲜血从她心口汩汩流出,流入无尽的洪荒黑暗之中。

“净妖塔也没办法你体内的妖气,实在令为师失望至极。”洛深承护着白夙灵丹飞身离去,“为师真是愧对众仙,愧对天下苍生!居然培养出了你这么一个孽徒!”

“师父!我……”白夙饱含依恋和委屈的话语如血啃在喉中。

趴在地上向着洛深承离去的方向伸出手,又恐惧自己会忍不住吐出一直以来对师父小心翼翼的爱意,眼中满是绝望的挣扎和痛苦。

师父……师父!

净妖塔重回寂静,白夙小小的身影伏在地上,血流成河。

小说《彼岸花灼灼》 第4章 叛变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