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强宠太子妃》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邹觅雪邹想容小说阅读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重生之强宠太子妃》由温小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邹觅雪邹想容,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之强宠太子妃温小依本书由逐浪网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版权所有·侵权必究第1章:冷宫一夜大雪,将整个京城覆盖在一片素白之下。皇宫西北角的冷清角落,一座宫殿孤单伫立,牌匾早已掉了漆,其上勉强还能…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第1章 冷宫 免费试读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温小依

本书由逐浪网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1章:冷宫

一夜大雪,将整个京城覆盖在一片素白之下。

皇宫西北角的冷清角落,一座宫殿孤单伫立,牌匾早已掉了漆,其上勉强还能看出“雅清宫”三字,门口两个守卫早已冻得瑟瑟发抖,在寒风中哈着热气,一边不耐地踱步,不时回身看一眼身后紧闭的宫门。

“真是晦气,这么冷的天,咱们怎么就被派来守在这倒霉地方了?连个能避寒的地方都没有。”

“是啊,怎么每次都是我俩,真的是,哎哟别说了,来人了。”

两个守卫立刻站直了身子,目视前方,待前方那贵人踩雪到了面前,得了授意,暗红掉漆的木门被吱呀一声打开,露出里面洁白的地面。

真是冷啊……

邹觅雪抱紧了身子,床上只有一床已经破了洞的单薄被子,根本不够抵御这个冬天,可冷宫之中的请求,没有任何人会应允。

她被冻得四肢冰凉,唯有心口还是温热的,恍惚之中,她想起一张童稚的脸庞来,那是她还年幼的儿子,在自己身边被养到一岁,便被长姐夺走了。

至少……如今他还能过锦衣玉食的生活,想到这里,邹觅雪苦从心中来,扬起了脸不让眼泪落下,也心中有一丝的宽慰。

门外有踩雪声传来,便是这样沉闷的声响,邹觅雪也敏感地听出了熟悉的步伐,她猛地扭过头去,也赤足下地踩上冰凉的地板去开门,门外看见的果然是熟悉的脸。

“是你!”

来人一件绛红大麾,举手投足之间贵气十足,与这破败之所格格不入。

两人一对视,那人的目光紧紧追随着邹觅雪,甚至从头到脚的打量她,迫得邹觅雪困窘后退了一步,脸上装着镇定,道:“你来做什么?”

邹想容没答话走进来,示意身后的宫人关了门,环顾了一圈眼前的宫殿,这才道:“我来看看我的幺妹,在这里过得可还习惯?”

“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好人派头!皇上如今不在这里,我们也没要姐妹和美,这幅情深的模样只会让我无比恶心。”

邹想容淡淡一笑,将她的破棉被随意拎到一旁,在床上施施然坐了,道:“你是个痛快人,如今你可还有什么想问我的?”

这话有些古怪,但寒意已经将她冻得神智不甚清楚,邹觅雪如今最为牵挂的不过是自己的骨血,她走近了些,有些殷切地问:“弘儿,弘儿还好么?”

邹想容了然一笑,大方说着:“弘儿养在我身边,自然是好的,我膝下就这么一个骨肉,一定是将他捧在手里如明珠,等明日我登上后位,弘儿便是新国的太子,我邹家的血脉,我也算是保留了。”

邹觅雪眸光复杂,又是欣喜又是失落,半天才回过神来,知道了她说什么:“后位,皇上竟允了你后位?”

她实在难以相信,自丞相府被查出来贪污一事后,邹想容在宫中已是失宠,若非自己后来入宫博得圣宠,她或许此刻境遇与这冷宫之中也无甚差别了,实在是教人怀疑。

邹想容看着她疑惑,自己低手摸了下豆蔻红的指甲,笑得开心:“说到这里,还要多谢妹妹这些年为我笼住圣上的心,如今又给了我弘儿这样的好帮手,没有你,我可到不了今日这位置呢。”

“想来爹爹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也会觉得欣慰。”言罢,她忽然笑出了声,那笑声越来越大,直笑得眼中都隐有泪光:“你这个女儿,生来就应当是我的陪衬。”

当年丞相府出事,父亲畏罪自杀,随后丞相府满门被流放,是邹想容求了圣上让邹觅雪入宫,五年来,邹觅雪从宫中的一个宫女开始,一步步登上了嫔妃的位置,甚至为皇上生下了弘儿。

邹觅雪的思绪有一些模糊,她本以为,她们姊妹二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也向来将邹想容当做这冷冰冰的宫中自己唯一的依靠,可就在自己生下弘儿后,变故便接二连三地出现,宫中司空见惯的陷害、争宠,她由云端坠落,最后更是被莫须有的罪名所累,打入冷宫,便是弘儿也被邹想容夺走,成了她的孩子。

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情,就是她在相信所谓的亲情,也是知道了人心易变,只为求自己的生存。

邹觅雪被往事所累,她回过神来看到邹想容眼角的泪光,只觉得猫哭耗子:“皇上立你为后,因为如今他只有弘儿一个子嗣,宫里之前的那些夭折的小皇子,一定也是你动的手!”

邹想容嘴角噙了一抹笑,无声鼓励她接着说下去,自然是不反驳:“看来你在后宫中待了一年,并不是没有长进。”

“竟然都是你!”心头被重重一击,邹觅雪猜测是真,她自己也是心口愤怒。

“先皇后去得早,后位一直空闲,陈贵妃若非被宫女告发谋害皇嗣,本应是最应登上后位的人,而静妃、陈妃的孩子……你是杀人诛心。”

这两位妃子因为孩子被人推下了水井,不过几年的光景就发了疯,邹觅雪见邹想容没有否认,邹觅雪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只觉得这个人蛇蝎心肠,也深不可测。

“当年我在你宫中当值,那一晚皇上明明喝醉了宿在了你房里,也是你半夜让我前去服侍,可是……”

邹想容拍了拍手,道:“你还有点脑子,只可惜蠢笨大半生,到如今就算是想透了,也没什么意义。”

邹觅雪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口,憋得厉害,她喃喃道:“都是你做的,对你来说,相府究竟是什么?”

邹想容嘲讽一笑,道:“相府?不过是恨我让我牙痒痒罢了。”

“你以为我之前对你好是为什么,我就是要你粉身碎骨,跌到泥里,从小你是丞相府幺女,受尽荣宠长大,你得到的还不够多么?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根本就不配。”

“你与你那母亲一样,空长了一副好皮囊,明面上对我亲亲热热,实际呢,我对于你们而言又是什么,眼中钉肉中刺罢了!”

邹想容眼神凌厉,神情隐有疯癫,邹觅雪摇着头不断后退,一直被她逼到了门边,心思陡然清明,她不可置信地指着邹想容:“莫非丞相府的冤案也是你!”

“没错,是我让楚楚将罪证放在爹爹的书房的,他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拆了我的姻缘,不顾我的意愿将我送入宫,他又何尝想过,我也是他的女儿!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告诉你,他并非畏罪自杀,不过是我让人进监狱,做了些手脚,让他早日归西罢了!”

“你疯了,你就算是恨我,你也不应该这么害相府!”

邹想容太过激动,脸上的恨意来得猝不及防,晃得邹觅雪心尖直颤,而原本一直跟在邹想容身后的男子这个时候抬手搭上她的肩膀,安抚地拍了两下,邹想容才慢慢平静下来。

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勾勾地看着邹觅雪,话却是对那男子说的:“如今话也说过了,你动手吧。”

邹想容说完了就扭过了头,邹觅雪下意识地后退,可她早已退无可退,只能看着墙眼睁睁地看着那男子手一抬,胸口便是一阵锐痛,那男子手一抽,刀光伴着血色撤离了她的身子。

邹觅雪倚着墙软软地倒了下去,她大着眼睛的看着那杀自己的男子用极其温柔的语调对邹想容说着话,还抚摸着她的手:“待你登上后位,我便将狗皇帝杀了,到时,你我的仇怨都将了结……”

邹想容言笑晏晏,邹觅雪只觉得心头一窒,她终究是做了一个明白鬼,可力气却已不受控制地从身体里慢慢流失……

小说《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第1章 冷宫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