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主角梁千歌薄修沉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 小说介绍

主角叫梁千歌薄修沉的小说是《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本小说的作者是谁家mm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梁千歌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哎,行吧,那就只能再麻烦薄总一次了,反正你家就是我家。”薄修沉滞了一下,看向她。梁千歌很快也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歧义,解释:“我是说我们住得近,我没有其他意思…

《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 他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 免费试读

梁千歌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哎,行吧,那就只能再麻烦薄总一次了,反正你家就是我家。”

薄修沉滞了一下,看向她。

梁千歌很快也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歧义,解释:“我是说我们住得近,我没有其他意思!”

薄修沉轻笑溢出唇角,淡淡的“嗯”了声,进了驾驶座。

梁千歌眼睁睁看着男人驱车离开,拿出手机,赶紧拨打春堇的电话。

春堇那边一直提示通话中,等了半天,才总算接通:“你在哪儿呢?”

春堇理所当然的回:“停车场啊,刚才那儿。”

“我怎么没看到你?”

春堇那边过了一会儿才说:“二楼停车场,我这里写的二楼,你在这儿吗?”

梁千歌看到自己身边,墙上硕大的一字,“哦”了一声,说:“我走错了。”

她刚才跟着薄修沉走的,都不知道哪是哪儿,薄修沉也没告诉她停车场有两层。

不过人家堂堂薄氏集团的总裁,平时估计也不自己逛超市,没准他也不太认识路。

叹了口气,梁千歌认命的走去二楼。

……

回到公寓后,门一开,梁千歌就听到里头的欢声笑语。

是宁娇的声音,她因为赢了小译象棋,正得意的在唱歌庆祝。

而她的儿子梁小译小朋友,则一脸沉思的看着已经结束的棋盘,手边放着一本《象棋大全》,他一边看棋盘,一边看书,认真的钻研自己失败的原因,视旁边人来疯的干妈如无物。

宁娇是梁千歌最好的朋友,两人铁了小半辈子,打从穿开裆裤时,就在一起玩儿。

五年前那桩事发生后,梁千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国外留学的宁娇求助。

宁娇也很讲义气,梁千歌发现怀了小译,在国外最艰难的时间,都是宁娇陪她度过的。

直到两年前宁娇毕业回国,之后两人就是视频联系,再聚到一起,这还是两年来的第一次。

梁千歌打算今晚大展拳脚,好好做顿好吃的庆祝老友重聚。

想到自己买的食材还在隔壁薄总那儿,梁千歌跟宁娇打了声招呼,转头去敲隔壁的门。

门敲了几声都没回应,梁千歌知道薄修沉肯定在,不然也不会拿走她的东西,她便耐着性子等。

等了一会儿,门终于开了,薄修沉好像刚洗过澡,黑色短发是湿的,身上穿了套简单的深色家居服,手里还拿着半干不干的毛巾。

看到门外是梁千歌,薄修沉才转身,将茶几上的三袋东西提过来。

梁千歌正要接过,薄修沉已经掠过她,直接将东西送进她家里。

“放哪里?”

走到她家门口时,薄修沉嗓音低沉地问了句。

话音刚落,沙发上正在捏干儿子脸的宁娇,正在抵抗干妈折磨的梁小译,正在调电视台的春堇,同时转头,看向门口。

电视机里的广告声就像背景音乐,嘈嘈杂杂,烘托着众人的寂静。

梁千歌咳了一声,说:“放在鞋柜上就行。”

薄修沉没放,大概觉得鞋柜上面太窄,放不下,直接走了进去,将东西提到厨房,搁在流理台上。

他熟门熟路,对房间结构了如指掌,就跟在这里住过似的。

事实上,人家的确就住对面,而这种公寓楼,一般格局也都差不多。

把东西放下后,薄修沉将厨房前后来回打量了一遍,没急着走。

他不走,梁千歌也不好撵人,在旁边颇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她到底机灵,眼珠子一转,就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两个苹果,洗了洗,塞给薄修沉。

美其名曰:“今天真是多谢您了,苹果早上买的,很新鲜,您随便吃吃。”

薄修沉握着两颗苹果,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知她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懂。

两颗苹果就打发了?

他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她都不留他下来吃饭?

客厅里呆住的三人陆续出现在厨房门口,薄修沉看到了最前面的梁小译,瞧着孩子与自己极为相似的五官,颇为满意。

梁小译立刻道:“是昨天机场的叔叔……”

薄修沉温和的点了下头,动作自然的走过去,摸了摸小孩的脑袋。

“小译见过这位叔叔?”梁千歌皱眉问。

梁小译一脸天真的道:“昨天在机场见过,妈妈,这位叔叔的车当时坏了,我去帮他看了下,不知道叔叔的车最后修好了没有?”

他说着,又看向薄修沉。

薄修沉很给面子的道:“修好了。”又说:“多亏了你。”

梁小译有些高兴,脸颊红扑扑的,嘴角弯弯。

“叔叔为什么来我家?”小家伙又问。

薄修沉耐心的回答:“我住隔壁。”

“啊!”梁小译一脸惊喜:“叔叔,我们好有缘啊。”

薄修沉扫了眼旁边神色复杂的梁千歌,说:“是有缘。”

梁小译又说:“既然是邻居,那叔叔要留下来吃晚饭吗?我和妈妈在以前的家时,经常会和邻居们聚餐。”

梁千歌手慢没捂住儿子的嘴,只能急忙辩解:“国外和国内的情况不同,国内的邻居是不流行一起吃饭的,而且人家叔叔也不见得有空,小译,不要耽误叔……”

“我有空。”薄修沉倏地打断她。

梁千歌:“……”

梁千歌又说:“这都快八点了,我还没开始做,等做完都九点多了,怕是薄总都饿了,所以还是……”

“没事。”薄修沉语气平淡:“我饿得晚。”

梁千歌:“……”

梁千歌被连挫两局,放弃了:“那好吧,那我做好了叫薄先生。”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您可以先滚了。

这逐客令下得不留情面,薄修沉到底没把人逼急,笑了声,点头:“好。”

薄修沉离开后,梁千歌一回头,却见宁娇和春堇同时站在她背后,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梁千歌无语,进了厨房。

宁娇和春堇跟上,两人挤在门口,灵魂质问。

春堇:“你刚才说在超市偶遇新邻居,对方帮你把东西带回来时,可没说这位新邻居是薄氏集团的总裁。”

宁娇吱哇乱叫:“薄修沉!果然是薄修沉,我在一个商界宴会上见过他,刚才我就觉得像,原来真的是!梁千歌,薄修沉住在你隔壁?为什么,他薄家的别墅塌了吗?”

“我也想问这个。”梁千歌没工夫搭理这两个呱燥的女人:“都出去,别挡着我做事。”

两人没走,还在八卦。

宁娇:“你们听说过吗,薄家有个秘密。”

春堇:“什么秘密?”

宁娇:“听说薄修沉不是薄家这代唯一的子嗣,他还有个哥哥,叫薄修亦,不过六年前出车祸瘫痪了!后来薄氏就只能由薄修沉继承了,但有坊间流言,薄修亦的车祸不是意外,是薄修沉想争位,找人把他哥撞成那样的!”

梁千歌皱了皱眉,打断宁娇:“这种没根据的闲话,不要乱传。”

宁娇吐了吐舌头:“大家都这么说,还说薄家长辈一开始都没打算让薄修沉上位,所以薄修沉从小时候就被送到国外,念得也不是经商管理,是信息编程,就是为了让他将来远离薄氏中枢。”

信息编程?

梁千歌突然想到公寓附近的那座科技园。

薄修沉住在这里,是因为那座科技园吗?

小说《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 他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