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出棺苏岩安童全本在线阅读

《美人出棺》 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岩安童的小说是《美人出棺》,它的作者是半尺的追书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沈浩看出来我是同意了,压低声音说,“要不我弄个把戏,让那两人好好睡上一觉?”他说的把戏自然就是符术咒法,这是沈二爷的拿手绝活,我对风水的少许了解就是跟着沈二爷学的,所以我也知道如果对普通人使用术法对施…

《美人出棺》 第十二章 媳妇姐姐 免费试读

沈浩看出来我是同意了,压低声音说,“要不我弄个把戏,让那两人好好睡上一觉?”他说的把戏自然就是符术咒法,这是沈二爷的拿手绝活,我对风水的少许了解就是跟着沈二爷学的,所以我也知道如果对普通人使用术法对施术的人未必是件好事。“还是等他们睡着再说!”虽然我有些急着想见媳妇姐姐,但也不希望沈浩有损失。我心里的小九九自然瞒不过沈浩,他训斥我说:“你真是傻到家了,你认为那个女警是普通人对吧?你觉得一个普通人能参合到盘龙村那种事里去?”“我…我也没有这样想!”我否认,“只是对她用术法不太好!”沈浩的脸色突然就变了,警告的看着我,“石头,即便你没有破戒,只要有哪位在你就别有其他想法,否则谁也救不了你!”我有些丧气,在我这个年纪,谁都会幻想自己有个貌若天仙与众不同的媳妇,甚至各种小说里的不靠谱,但是当这种事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你才会明白,能够有段正正常常的婚姻,才是最大的幸福。当然,也不是我想丢下媳妇姐姐,说真的如果真要在她和别人之间去选择,也许我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好不容易等到月白头,沈浩发短信给阿蛮确定那边没动静后,我两才打着手电来到最边上墓碑作坊,这里的地下另有玄机,有密室的事我清楚知道的人就我、沈浩、爷爷还有沈二爷。出入密室对以前的我来说是家常便饭,特别是十四岁以前,一天要偷偷跑去看媳妇姐姐好几次,但在这十几年间,我只真正的见过一次她的面容,就是刚刚成婚的那天。也就是那一眼让我知道时间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往后的岁月,虽然我多次想揭开她脸上的面纱,但每次碰到的都是虚无缥缈。至于她真正的容貌,在十几年的记忆里早已成了一种幻想,但媳妇姐姐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漂亮的女人。端着热乎的鸡腿,沈浩帮我打开密室的门后就赶紧退了出去。密室里面没有电灯,但一点也不黑,正中央的地方有个简单的桌案,上面点着两盏长明灯,里面不知道烧的什么东西,半年不添油也能烧着。整体来说密室有些简陋,桌案后面有一拢轻纱垂帘,下面就是一口巨大的红棺,棺材上也没有奢华的装饰或是纹络,但每个人看到它都会由衷的从心里生出一种惧怕。当然,对我来说这种惧怕只在最开始的几天,到了现在我都已经习惯了,棺内也很宽敞,在我不懂事的那几年,每天都要跑到里面陪着媳妇姐姐躺上一会。我深吸了口气,将碗里热乎的鸡腿举到眉心位置,这也是爷爷教我的,他说祭拜鬼神往往都要跪拜,但她是我媳妇,只能举案齐眉,而且我对任何祖先的牌位都不能行跪拜,否则会让媳妇姐姐不高兴。这点我一直记得,做完这种特殊的祭拜,我心脏都快往胸口跳出来。其实媳妇姐姐并非完全不能和我沟通,我们之间有着独特的方式,那是一种奇特的印记,爷爷说那叫鸳鸯扣,但并非每次都能成功。想要沟通的话除非媳妇姐姐同意,不过她很少愿意,所以成功的次数我用一只手都能数过来,最后一次是我十六岁那年,正好进高中。当时媳妇姐姐很不耐烦的跟我说,以后别再找她,她会护我到应该到的时间,否则…也许这才是我最终选择念完大学,逃避回到这里的原因,只是我不愿意去承认罢了。思绪繁杂,好不容易静下心来,我才缓缓拿出祖传的刻刀在手心里刻上鸳鸯扣。刻刀落下的很轻,但必须刀刀见血,复杂的鸳鸯扣刻完,我手心已经是血肉模糊,虽然感觉到疼痛,但我早已习惯。轻轻推开轻纱,敞开的红棺内躺着“一具”身穿大红色凤袍的“女尸”,她头上戴着银冠,双手轻合放在小腹上。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只会相信她是睡着了,绝不会相信她会是“尸体”。我忐忑的走上去,轻轻拉起她的手,两人十指紧扣合到了一起。“媳妇姐姐!我长大了,回来看你了!”我声音有些颤抖,但不是因为紧张,而是我在这一刻说出了许多年来一直想说的话,也是对她当初的话的一种回应,就好像我突然间完成了她交给我的任务。等了几分钟,手心除了轻微的刺痛,还有从那双柔软的手上传来的温度,鸳鸯扣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很快血就干了,也就是说媳妇姐姐她不愿意见我。我心里顿时苦涩得说不出感觉,但这次…第五次刻下鸳鸯扣,我的手心已经红肿得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有的地方伤口已经很深了。“你要是不见我,就是刻到骨头我也不会放弃!”我狠了心说,轻轻握着她的手,十指紧扣。我话语刚落,手心不在是那种轻轻的温暖,而是一种清凉,而我趴在红棺边上的身体也瞬间不能动弹。与此同时,我视线里是一大片的红,好像眼前全是红色迷雾,在这片迷雾中却有一道熟悉而模糊的身影。“你既然走了,又何必回来!”轻得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从红雾中传出来。但是听到我耳中,却像是在对我的责备,我欣喜若狂,试着开口发现能出声,忙说,“我回来看你!”“看我?”她说,好像有些迷茫,“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你走吧!别再回来了!我们之间的契约,我会履行!”媳妇姐姐说完这话,眼前的红雾就在逐渐消散,我知道这是她要离开的信号,于是急道:“我有些事想问你!”沉默,回应我的是良久的沉默,但红雾并没有消散,很长时间后她的声音变得更冷,“我们之间没有这个义务!你滚吧!”我一下就懵了,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眼看红雾就要消失,忙大声喊:“爷爷走了,我想带你出去!”然而红雾早已散尽,这次和以往都不同,我不是自己走出密室的,而是被一股大力直接推出了密室,甚至还站不稳,跌跌撞撞的被推出屋外才站稳身子,屋门也被瞬间关上。等在外面的沈浩上来扶着我,“怎么回事,这次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怨气!”我苦笑,也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媳妇姐姐,以前她跟我说话也是这样没有感情,但每次都不会直接把我赶出来。沈浩见我说不清,就让我重复一下我说过的话,我才说完,沈浩哥就在我后脑勺来了一下,用几乎是悄悄话的音量说,“你傻啊,怎么能跟她说是来问事情的,她既然愿意和你结婚,那就证明…”“哼!”沈浩哥刚刚说到这里,从密室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这一声好像直接出现在脑中一样,而且就连我也能感觉到那种入骨髓的冷。沈浩踉跄了几步,手里的手电筒都拿捏不稳掉在地上,突然我就想起十岁那年的事儿,忙弯腰作揖,对着屋子里说,“媳妇姐姐,沈浩哥哥不是有意要说你坏话,你不要伤害他可好,我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个…“那你是在怪我十四年前逼他走了?”媳妇姐姐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我脑中,声音不在冰冷,而是带着淡淡的愤怒。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说不恨,沈浩哥走后,我的童年几乎只剩我一人,但要说恨…我还在犹豫,沈浩却已经承受不了那股无形的压力软到在了地上。“恨!因为你,我童年都没有什么朋友,但我真的没办法恨了,每次我得到什么好东西,心里第一个想的都是你!”说完这句话,我就有些哽咽了。这个原因改变了我的童年,甚至改变了我许多的决定,我逃避但又会时常想起。也许这种恨与爱的取舍,对于当时那个年纪的我来说,是最大的折磨。哪怕沈浩哥突然回来了,我们也都长大了,看待问题的方式也不同了,但即便我说不出口,心里对他的亏欠却是永远都存在。我发懵的站着,这一天来说了很多的心里话,突然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那股强大而可怕的气势不知何时消失,也不知道沈浩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拍拍我的肩膀,“先别想了,我感觉今晚的山上很不对劲!”“不对劲?”我缓过神,才意识到这是他第三次说这句话了。但我朝着他看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感觉到异常。沈浩哥说,“你把胸口的石片反过来,在去看。”护身石片…他说起来我才突然想起,护身石片不仅仅是保护我,还有压制我的感知的作用,否则我对邪祟脏东西的感知并不会比他差。我按照他说的做了,当我再往山上看的时候,顿时感觉一股寒气窜遍了全身。整座山笼罩着一股强大的邪气,远远看去,好像随时都会从山上扑下来,而它笼罩的中心竟然就是媳妇姐姐所在的密室。有邪物想要打媳妇姐姐的主意!我着急得慌了神,呆呆的看着沈浩哥。“让你的朋友都呆在房间,你也不用管我!”突然媳妇姐姐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我脑中,已经平和了很多。我这才明白,原来鸳鸯扣只是我联系她的方法,而她想联系我的话随时都可以。媳妇姐姐让我不管她?我做不到,我准备反驳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安童的声音,“苏岩,我就知道你藏着东西,你们刚才在跟谁说话?”我回头看着安童,更加不知所措。

小说《美人出棺》 第十二章 媳妇姐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