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言战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苏念念言战的书名叫《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它的作者是宝倌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黑暗之中,苏念念缓缓睁开双眼,身体仿佛被碾压过一般疼痛。入眼是奢华的欧式家具,就连地砖都镶嵌着金箔。只是,房间似乎行走在水上,微微有些晃动。一切陌生又熟悉,苏念念向窗外看去,果然是一片蔚蓝的海水,这里…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 第2章 重生 免费试读

黑暗之中,苏念念缓缓睁开双眼,身体仿佛被碾压过一般疼痛。

入眼是奢华的欧式家具,就连地砖都镶嵌着金箔。

只是,房间似乎行走在水上,微微有些晃动。

一切陌生又熟悉,苏念念向窗外看去,果然是一片蔚蓝的海水,这里是‘保利加仑号’游轮,津城最让人疯狂游轮——六年前,她就是在这被骗走了外公留给她的老宅。

这件事让她悔恨了一辈子!

苏念念有些发怔,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

这怎么可能?

苏念念深吸一口气准备爬起来,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费力。苏念念又一愣,自从她体重超过两百斤之后每走一步都格外艰难。她下意识看向肚子,原本满是赘肉的救生圈不见了。

苏念念猛地跳下来冲向镜子,此前她不仅是个肥婆,而且因为长期食用含有猪饲料的食物,以致于激素过剩,脸上汗毛格外茂盛。可是现在镜子中的自己虽说也有些微胖,皮肤也不算白皙,可胜在面庞稚嫩五官立体,有一种异域健康的美——这才是她自己!

她下意识看向日历,时间居然回到了六年前,她重生了——呵!她回来了!渣男渣女做好下地狱的准备了吗……

“念念,开门。”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苏念念原本因激动上扬的嘴角冷了下来——渣男的声音,她到死都不会忘!

开门的瞬间展才俊的抱怨铺面而来:“游戏马上就开始了,你磨蹭什么呢?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你太让我失望了。”

上一世展才俊伙同其他人在接下来的游戏中做手脚,骗走外公留下的老宅。

这一世她要连本带利拿回来!

“走吧!”苏念念淡淡开口。

“你……”展才俊一愣,平时他稍有不快,苏念念就同舔狗一般哄他,怎么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女人今天有点怪!

趁着他愣神的空档,苏念念已经走出老远,他只能仿佛一个跟班跟了上去:“哎,你等等我……”

……

游轮一层的大厅,是最奢华的佛罗伦萨式装修,正中搭了一座舞台。

舞台上密密麻麻的摆放了许多上了锁的箱子。

这就是今天的重头戏‘盲盒’,他们今天要玩的就是‘开盲盒’——每一个客人上船时会领一个号码牌,并将一件东西锁在对应的箱子里,交给工作人员保管,这就是‘盲盒’。

游戏开始时,大家选择和盲盒主人玩几个小游戏,赢了就能开对方的盲盒。

游戏很简单,但是却让所有人为之疯狂——因为这里每一个客人都是津城豪门。开盲盒时,所有人都会围观,因此盲盒里的东西代表着主人的身份。这些有钱人乐得攀比,出手阔绰的很……

但其实赢的人血赚,输的人也有排面——偏展才俊在她的箱子里做了手脚,把里面的东西换成了老宅的房产证。

游轮规矩,落子无悔!苏念念眼睁睁看着老宅被夺走。

……

苏念念的目光在大厅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拿着18号牌子的男人身上。

“我和你玩!”苏念念坐在了18号男人的对面。

上一世,展才俊虽有心诓她,但碍于两家的关系不好亲自上场——和她玩游戏的就是这个男人!

这一世,呵……

18号男人一愣,大厅这么多人,她怎么直接锁定了自己?总觉哪里怪怪的。

“怎么?不玩?”苏念念挑了挑眉。

“玩,当然玩……”18号男人连忙接话,反正她已经入套了,还怕什么?

此时带着面具的服务生走了过来,这也是游戏的特色,每张桌都有个带着面具服务生主持游戏,也叫做‘审判长’。

审判长将写满了游戏名称的牌子摊在桌上:“我们的游戏三局两胜,每人有一次选择游戏的机会,最后一次由审判长选择游戏,二位开始吧……”

“女士优先!”18号男人‘桀桀’一笑,将优先权交给苏念念,笑容里满是成算和贪婪……

苏念念扫了眼游戏牌子,这个游戏重在‘开盲盒’,小游戏其实十分简单。

上一世她不在乎输赢,也没留意过游戏,这一世她要赢!

苏念念思考片刻,最后指向了一个和上一世截然不同游戏……

“剪刀、石头、布?苏念念,你小学生吧?”展才俊脱口而出。

说完,又是一愣,牌子上有很多可供选择的游戏,他都可以作弊给18号打暗号,偏这个游戏全凭运气。

她是故意的?她有这个脑子?

显然,18号男的想法和展才俊一样,不屑的撇了撇嘴,凭运气又怎么样?苏念念运气未必有他好!

苏念念一声冷笑,运气?她从来不信,她信的只有实力!

“据统计,出‘布’赢的概率有56.7%,这一局我出‘布’。”苏念念淡淡说道。

18号男一愣,她什么意思?她说这局出‘布’,是想骗他出‘剪刀’?然后出‘石头’赢他,自己才应该出‘布’?

还是不对,这么简单谁都想得到,她肯定算准他会出‘布’,其实想出的是‘剪刀’,他应该出‘石头’?

简单的一句话,打破了凭运气的游戏,18号男心乱如麻,算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终于拿定了一个……

结果,苏念念出‘布’,他出‘石头’。

“你?怎么会,这不可能,你明明应该出,出……”18号男说得结结巴巴,可又说不准苏念念到底应该出什么。

“我赢了!”苏念念只是淡淡一笑,没给他做任何解释。

其实道理很简单,根本不用算来算去,苏念念说她出‘布’,18号男会觉得她肯定不会出,那她能出的就剩下‘剪刀和石头’;他想赢这两个就得出‘石头和布’,这此时他心里已经对‘布’产生了顾虑,注定他会出石头……

“继续!”18号男气得双眼血红,不停安慰自己这才第一局,他们还有后手……

接着忙不迭的朝审判长打了个眼色。

呵!审判长也被他们买通了,上一世倒是没注意。

第二局,玩的是猜硬币,18号男有审判长帮着作弊,苏念念输的毫无悬念。

目前一比一平局,只剩下决胜局,18号男有审判长的加持,这会脸上挂满了笑容,自觉稳操胜券!

苏念念冷笑,这才有意思,好戏才刚刚开锣……

……

“战爷,有人买通审判长作弊,坏了规矩。”游轮上最奢华的包厢里,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老者,毕恭毕敬立在书桌前报告。

书桌后,顶级Porosus鳄鱼皮座椅缓缓转动过来,双腿纤长,轮廓刚毅深刻,宛若冰雪雕就,指间夹着的高希霸贝伊可54号雪茄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魅惑气息,然而美则美矣只是莫名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气,让人深深不安。

他的目光落在监控屏幕上,漫不经心地说:“照规矩办。”

“是。”老者说完,慢慢往后退。

‘开盲盒’这个游戏虽说盒子都是好东西,不过其实这些豪门谁都不会拿影响身家性命的东西出来玩,无非就是图一个乐呵。会买通审判长,只能说明盒子里的东西有猫腻。

老者尽心尽力惯了,退到门口时还是补了一句:“盒子里是苏家老宅……”

听见‘苏家’两个字,男人机不可查的挑了下眉,目光落在了监控屏幕上苏念念的眉眼间——嗯,不太好看!

凝眉思考了片刻,忽地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老者楞了一刻,战爷亲自去了?嗯?

他连忙看向屏幕,画面中苏念念长的虽有些特色,可绝对算不上大美女——战爷的口味这么寡淡?

**——

小说《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 第2章 重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