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童司长夏小说叫什么名字?[战武强婿茄子爱酱爆]全文阅读

《战武强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童, 司长夏的小说叫《战武强婿》,是作者茄子爱酱爆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七年前,锦绣房产一夜衰败,妻子入狱,他沦为丧家之犬。 七年后,他执掌星洲,君临天下,史上最年轻武道巅峰。 待我重返故土那日,便是世界颤抖之时!

《战武强婿》 第3章 大佬云集 免费试读

女子监狱门口,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把双眼睁到最大,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在监狱门口看戏的两个女狱警,做梦都没想到,今天本该注定局面,会以这种方式翻转。

在她们看来。

任何人,在面对沈家大少时,就该被沈少一脚踩下。

这些人,都是那个姜童叫来的吗?

不单两个女狱警,在场众人,沈荣兄妹,都带着相同疑问。

难道姜童手上,还握着当年的人脉?

沈荣表情复杂,嘴角的笑容再难维持,都快哭出来了。

司长夏两只小手,轻掩红唇,美目被浓浓震惊填满。

按理来说,锦绣倒塌那刻,姜童的所有人脉,都应该完全消散才是。

据沈荣所知,当年锦绣倒塌,落井下石踩人最狠的,便是当年和锦绣房产称兄道弟那些合作伙伴。

他们深知锦绣的运作模式。

可以通过种种节点,完全把锦绣拆垮,如同蛇打七寸。

某种层面上,这些人的忽然出手,加速了锦绣灭亡的时间。

十数辆豪车齐齐停下。

走下的每一个人,大家都叫得出名字,全是金陵有头有脸的人物。

那是天昊集团的林守义吗?

沈欢颜呆若木鸡。

她曾经在金陵财经频道上,见过林守义不止一次出境。

印象中,林守义这样层面的人,往往都是和她父亲级别,谈笑风生的存在。

还有聚龙阁马天宗!

沈欢颜惊心动魄。

她发誓,以前从来没有过什么时候,心情像今天这么复杂。

杜长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惊恐的看着姜童。

林守义面色巍然,头发花白,身着唐装,常年的养气功夫,让他神采奕奕,不怒自威。

他表情敬畏。

目光在姜童和众人身上扫过,最后小跑过去,问道:

请问,哪位是司长夏,司小姐?

司长夏抿着嘴走出:是我。

林守义点点头,转身和马天宗几位大佬交换眼神,不约而同弯腰道:

我们奉命,前来迎接司小姐出狱。

一言落下。

司家众人,倒吸冷气,眼瞳猛地一缩。

司家只不过是个三流家族企业,名下所有财产,加起来勉强过亿。

但司家四房,加起来二三十人。

分摊到每个人头上,平均财产,不过两百多万。

林守义和马天宗不同。

他们个人手中,就掌握着数十亿的财产,几个人跺跺脚,金陵都要天崩地裂。

司长夏紧张的不行,曾在电视台指点江山的大佬们,此刻站在自己面前俯首。

有种做梦的感觉。

林林老板,你们会不会认错人了?

是啊!

沈欢颜脸色难看,声音尖锐:你们肯定是认错人了。

林守义摇头:

又是金陵女子第一监狱,又是今天出狱,而且还叫司长夏,不会错的。

沈欢颜还想说什么,但被马天宗冷冷一扫,吓得噤若寒蝉。

咦?这不是沈万华家的小孩吗?

这时候,林守义才看见沈荣。

你妹哟。沈荣气得发抖,自己刚才都已经打招呼了,结果人家理都不理自己。

现在来了这么一句,自己都快气死了。

林守义和沈荣他老子沈万华吃过饭,自然见过几次沈荣。

林叔,你们真是来为司长夏接狱的?沈荣小声问了句。

林守义面带威严,点头道:

是!

这下轮到司家惊奇了。

别说林守义,平常司家连他身边的秘书都见不到,大家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沈荣接着问:

林叔叔,那你能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接狱的?

大家竖起耳朵,也想听听是怎么回事。

先不说林守义,单单马天宗和其他本地大佬,同时汇聚在这里,就有问题。

白痴都知道,肯定是背后有人下令。

至于是谁下的令?

这个就耐人寻味了!

林守义脸色敬重,宛若宣读无上荣耀般,一字一顿的说:当然是燕京姜家,姜少爷让我们来接的。

燕京姜家!

姜少爷!

当这几个字,从林守义嘴里吐出时,大家吓得魂飞魄散,站都站不稳了。

哪个姜家?

杜长卿颤声问道,都快一屁股坐在地上。

林守义笑着问道:你说华国燕京,还有几个姜家?

大家惊得说不出来话。

燕京五大家族之一的姜家,那可是真正富可敌国,威震天下的超级家族。

家中枝繁叶茂,子孙龙凤,横跨军政商三届!

林守义也满腹疑问。

以他的级别,还见不到姜家少爷长什么样子,是何等的气象。

只是刚才他接到姜家代言人,姜行云的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一位女子出狱。

林守义光知道,这个命令是姜家少爷亲自下的。

林叔叔,那你可知道,姜少爷在什么地方?

沈荣心脏都快炸开了,要是能抱上姜少爷大腿,做梦都会笑醒。

什么金陵首富。

在姜少爷那种存在面前,他动动嘴,沈家就要在鬼门关走几趟。

杜长卿也眼巴巴的看过来。

林守义纳闷的摇摇头,尴尬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姜少爷长什么样子,此刻又在哪里。

他刚来,就看见姜童。

但见他穿着普通,样貌普通,全身打扮加起来,还没有五百块钱。

堂堂姜家少爷,怎么可能这样落魄?

所以林守义就把姜童排除在外,确认姜家少爷,的确不在这里。

这一解释。

大家的脸色又变了,沈欢颜重新恢复成原来样子,冷哼道:

姜童,听到没,人家林叔叔,是姜家少爷叫来的,可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沈荣还是不确定,指着姜童,重新问了遍:林叔,你认识这小子吗?

林守义摇头:不认识。

‘哗!’

司家众人,沈荣兄妹直接大笑出来。

白担心一场。

我就知道,这个废物怎么可能叫来林守义这种大佬。

司长夏美眸中,刚刚浮现的光芒,立刻就消失了。

她也挺尴尬的。

刚才大家都以为,林守义是姜童发了条短信叫来的。

感情人家根本不知道你是哪个葱?

这个笑话就闹大了。

姜童轻轻叹了口气,这种最基本的错误,姜行云都能搞错。

转眼一想,当年姜童父母一怒离开姜家,远赴金陵创业。

外界许多人,都不知道姜家还有着一个小少爷。

大家不认识他,也就理所当然。

哼,丢人现眼的东西。

司母杜长卿冷笑一声,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还真被这个废物给唬得一愣。

司长夏看了眼姜童,抱起司米粒,转身就离去。

沈欢颜更是扯着嗓子大叫:

别等了,就算等一天夜,都不会有人来的。

众人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