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前夫轻点追》禾筝季平舟全文无弹窗阅读

《前夫轻点追》 小说介绍

主角是禾筝季平舟的书名叫《前夫轻点追》,是作者阿银姐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审视片刻。乔儿才慢悠悠地将手机递给裴简。散漫的女声被替换了,片刻间,禾筝有微微的愣神,她走下车,耳边是裴简一句接一句的解释和恳求,“三小姐正在发病,您能赶快回来吗?您知道她病的厉害伤到脑子就完了。”正…

《前夫轻点追》 第19章 进去躺下 免费试读

审视片刻。

乔儿才慢悠悠地将手机递给裴简。

散漫的女声被替换了,片刻间,禾筝有微微的愣神,她走下车,耳边是裴简一句接一句的解释和恳求,“三小姐正在发病,您能赶快回来吗?您知道她病的厉害伤到脑子就完了。”

正是午间。

金色的光芒铺陈在路面上,砂石滚烫,浑浊的风堵塞着呼吸,禾筝几乎喘不上气来,她听着那些话,却觉得自己比季言湘更可怜。

良久,她酝酿了弱声问着:“是季平舟让我回去给他姐姐输血的吗?”

她字句明晰。

裴简无措地扫了眼正在嚼口香糖的乔儿,模棱两可地答:“算,算是吧。”

踩上了燕京的土地,好像就到了季平舟的眼皮子底下,跑到哪里都不行,禾筝抱着渺茫的希望再问:“这次我去了,会死,他也要我去吗?”

“方小姐,您别开玩笑了,情况紧急,不然也不会是我给你打电话。”

这么看来。

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直到傍晚。

黄昏的光湮灭殆尽,昏昏沉沉的光色里,小南楼仍灯火通明,大门封闭着,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周围寂静的可怕,六点左右,裴简才带着禾筝到门外。

她对里面太熟悉了,站在这里都觉得阴风阵阵,脊背冷硬。

门打开。

迎接她的便是一群拿着手术刀穿着手术衣的人。

沿着楼梯往上,是一间狭小的手术房,等了两三分钟才等到门从里面推开,刺眼照灯在运作,光芒瞬间落在禾筝刷白的脸上。

这次出来的人是季平舟。

他穿的和这里大多数人一样,唯有那双眼睛像湖泊河流般纯净,常年装着纯良善意的光,又黑又润,好看极了,一眼就能认出是他。

季平舟的手套上沾着血,身上也有,看禾筝的眼神冷而淡,音色同样生硬,侧了下脸指挥她,“进去躺下。”

禾筝默不作声,擦过他的余光,冷漠至极。

那张床简直比她卧室的床还让人熟悉。

刚躺下,凉意顺着骨骼蔓延开来,层层叠加,快要冻僵了她,手腕被人轻轻抬起,她细微的颤抖季平舟察觉不到,没有任何缓冲,他残忍的将针尖刺入禾筝皮肤。

骤然间。

禾筝脸孔紧绷,手腕跟着反应了下。

动作微滞,季平舟摁着伤口,仰了下眸,心底也像是被刺了一下,怜悯般的询问:“疼?”

怎么会不疼?

酸涩感随着身体的刺痛蓬勃疯长,禾筝闭上眼睛,顺便将眼泪堵住,“不疼,在季先生眼里,我不会疼。”

听出了她的不情愿和委屈,但手术不能停,禾筝还年轻,二十出头,一点血而已,能怎么样呢?

想到这,季平舟便将针头狠狠推进了一些,“忍一忍,很快。”

忍着痛。

禾筝睁开饱含水光的眼睛看着他,灯照光线下他的脸颊轮廓清晰,丝丝的气息往下落,眸光不转,神情专注而认真,却是在认真的夺取她的生命。

八点的夜正处于冷热交替的界线。

风刺骨。

空气却还是闷的。

尤其是小南楼内,血腥气充斥了每个角落,忙碌过去,留下的人善了后,季平舟换好衣服上楼去,入目的手术室一片漆黑,没有半个人的影子,他随手抓住路过的小医生,“禾筝呢?”

小医生茫茫然地摇头,“早就走了。”

“我做完手术她不是还没醒?”

“您去换衣服的时候,刚走。”

那么短的时间。

她是故意不和他见面的吗?

季平舟想不明白,言辞更加凌厉,“她抽了那么多血,一个人怎么走?”

“她,她抽完血一直都是一个人走的啊。”

小说《前夫轻点追》 第19章 进去躺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