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追妻请尽力时秀软傅磊雨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傅总追妻请尽力免费完整版

《傅总追妻请尽力》 小说介绍

《傅总追妻请尽力》由夜雨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时秀软傅磊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再后来她在S市碰到了嫁来这里的肖雅抒,好友重逢自然开心,肖雅抒虽然责怪时秀软的不告而别,却也知道时秀软做事向来周虑,她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有她的原因。可八卦是人的本性,肖雅抒还是问了时秀软为什么要和傅磊…

《傅总追妻请尽力》 第11章 什么都没有你重要 免费试读

再后来她在S市碰到了嫁来这里的肖雅抒,好友重逢自然开心,肖雅抒虽然责怪时秀软的不告而别,却也知道时秀软做事向来周虑,她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有她的原因。

可八卦是人的本性,肖雅抒还是问了时秀软为什么要和傅磊雨分手,为什么不告而别。时秀软只是一味的苦笑,肖雅抒告诉了时秀软,她走后傅磊雨像疯了一般到处找她,问了所有认识时秀软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下落。

同时忍不住责怪时秀软太不义气出去旅行连自己都不告诉,时秀软依然笑着不做声任凭好友对自己问责,只是眸中的笑意却不达眼底。“秀软你一走了之,不告诉我们自己的行踪是故意的吧?亏我………”

“嗯,故意的。”时秀软直率的点头回答,坦坦荡荡不带思涵的隐瞒

“诶!秀软你还真是直率的让人….好吧我原谅你了。”肖雅抒微微的叹了口气,而后咬着慕斯蛋糕含糊不清道。

“谢谢。”

“没什么好谢的,要谢就谢你命好,谁让你和我小时候穿一条裙子那。”肖雅抒大大咧咧道

“真是一点都没变,结了婚还一样的不靠谱。”时秀软笑着调侃道。却也为肖雅抒开心,看得出肖雅抒这些年生活的不错,嫁的人家也很好,护的肖雅抒还如大学时一般的天真,肆意。

“你到是变的不少,泼辣了”肖雅抒不甘示弱道

“泼辣?是开朗了吧”对于发下的形容词,时秀软向来宽容,毕竟想从肖雅抒的口中听到好词,难于上青天。

在大学时傅磊雨与时秀软是出名的恩爱,两人都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对对方好,肖雅抒一直以为最先结婚的会是时秀软,却不曾想到大三时时秀软不告而别。

傅磊雨来找过她,那时的傅磊雨颓废消极的模样,肖雅抒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傅磊雨,是那个张狂肆意的天之骄子,可她不知时秀软的去向,也只能说抱歉。

肖雅抒也曾埋怨时秀软不讲义气,走都不说一声,亏自己还和她穿一条裙子一块长大。

可肖雅抒始终无法不责怪时秀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她不了解事情的起因经过,所以她无权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怪罪时秀软。

何况如今再一次见到时秀软,肖雅抒知道只要时秀软安好,一切的不满都烟消云散了,她也只能笑着发自肺腑的说,再见真好。

从时秀软的态度中肖雅抒也窥探出了一二,当年时秀软和傅磊雨发生了什么,可时秀软和傅磊雨之间的事情始终是他们俩的事,外人从来无权插手什么。

在肖雅抒的热情邀请下,时秀软便也在这里定居了,这是个自由的城市,鸟语花香,没有阴霾与痛苦。时秀软很喜欢这里,她也有些疲倦了,或许时秀软本身就不是什么爱流浪的人,如今走了这么多地方也该歇歇了。

因为肖雅抒的原因,时秀软通过沈初浩的关系,将自己的学籍转到了S大,在S大继续读书完成自己学业,只是她从自己钟爱的舞蹈专业转到了金融系。

那时阮父希望她读的专业,高考填报志愿时两人为此发生了争执,时秀软撒娇耍赖,最终这场争执以阮父的失败而告终。

时秀软如愿,是她意料之中的事,从时秀软记事起阮父对时秀软就是一味的宠。阮母一直怪阮父她宠时秀软,让她没了规矩,可用阮父的话来说,闺女就应该宠着,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不宠她宠谁?

往事历历在目,她至今想起阮父已经不在的事实依然难以接受,再想起父亲的死或许是傅磊雨一手造成的,时秀软更是难掩的痛苦。

在没有见到傅磊雨之前,时秀软也会偶尔想起傅磊雨,即便理智理智告诉自己,这个男人应该彻底的将他掩埋在心底。

她用忙碌努力的压抑自己,可物极必反,思念在一瞬间爆发后,就是同策心扉的痛。

可她失算了,只要傅磊雨站在那里,不动声色便让时秀软的心中的天平,不停的偏斜偏向傅磊雨。

从厨房走出的傅磊雨,指尖上沾了水珠,看到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时秀软,便将手上的水珠轻轻地弹在了时秀软的脸蛋上。冰凉的触感才让时秀软回神,抬眸看到似笑非笑的傅磊雨,眸中带着太多的情绪。

“在想什么?”傅磊雨挤着坐到了时秀软的身侧。

“没有。”时秀软收回目光,“你不去隔壁看看吗,都搬好了?”

傅磊雨道“嗯,差不多了。”

时秀软蹲下身将茶几上的杂志收拾起来“还是去看看吧。”

“好,几点去店里?”傅磊雨站起身来,“什么?”

“我不是答应了要去店里帮忙吗。”

时秀软淡淡道“我随口一说的,你刚来还是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傅磊雨道“什么都没有你重要。”

什么都没你重要,几曾何时傅磊雨也这样说过,真的什么事没有自己重要吗?既然如此他又怎会成为间接造成自己父亲死亡的人,抬头看着傅磊雨真挚的眼眸,时秀软只觉得讽刺。

“傅先生承诺这种东西,还是不要轻易的许才好。”轻飘飘的声音,带着极为浓厚的讽刺意味,砸入了傅磊雨的心。

傅磊雨急忙解释道“秀软,事情并非你想象的那样我”

“我不想听。傅先生,还是请回吧。”时秀软打断了傅磊雨的解释。

“好,那我中午来接你。”傅磊雨走出了客厅,将门轻轻地带过。空荡的房间再次安静下来,时秀软颓然的坐在地毯上。

小说《傅总追妻请尽力》 第11章 什么都没有你重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