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豪婿临门牧云

读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豪婿临门》,由作者牧云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小说,主要人物是牧云王嫣然,小说精选:王嫣然眼睛一亮,这次姐姐王蓉也要与她一起考,如果王家只有一个名额,爷爷看在沈乐的面子上,定然会给王蓉。

《豪婿临门》精选:

“这位小兄弟面生啊,不知是谁家的?”

“姐夫,他是王嫣然的老公牧云。”沈乐旁边的王超介绍道。

“哦?莫非是牧家村的那位倒插门?”沈乐冷笑着明知故问。

王超在一旁谄媚的回道:“可不是,就是他,不过牧家村早就被推平了,当了几年兵,结果被踢了回来,现在全靠王叔救济。”

沈乐冷笑一声,摇了摇头:“一点眼色都没有,难怪会被踢回来。”

“算了,别理他,大家坐吧。”王向东瞥了牧云一眼,气呼呼的坐了下来。

众人再次落座,沈乐直接被安排在了王向东的身旁。

沈乐的眼睛上下打量牧云一番,笑着询问道:“牧云啊,你在军队时是何职务啊?五年了,怎么也是个连长了吧?”

又是一个同样的问题。

牧云摇了摇头:“不太好说。”

“不太好说?这有什么不太好说的,是什么就说什么,第一次听说‘不太好说’。”沈乐嗤笑一声,看牧云的眼神充满了戏谑。

“乐乐,你就别为难妹夫了,我听说被军队踢出来,可就没有什么职务了。”

王蓉“好心”的劝道,看着王嫣然难堪的神情,心里爽的不行,任你各方面条件都胜过我,但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嫁了个废物。

席上众人纷纷配合着笑了起来,他们鄙夷的看着牧云,内心的优越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姐夫,别聊这个倒插门废物了,听说你最近挺忙的。”王超笑着询问。

沈乐呵呵一笑,接过王蓉递来的杯子慢条斯理的喝了口水,这才故作烦恼的回道:“是啊,年终了,部长身体不佳,只能由我来解决一些琐事,咦,岳父他们怎么都没来呢?”

未等旁人回答,孙静得意的回道:“他们啊,都在城主那里开会,准备宴请上面下来的贵人,哪有空回来吃饭。难道你不知道?”

沈乐脸上一僵,随后便恢复正常,看向王嫣然,岔开话题道:“不知道嫣然复习的怎么样了,明天就要考试了吧?”

“还好,谢谢姐夫关心。”

沈乐笑着点了点头:“这次税务部,我们王家可有两个名额,你要多努努力啊,别让我们失望。”

沈乐话一出口,顿时引起周围人的兴趣。

王超奇道:“不是说我们王家只有一个名额么,怎么变成两个了。”

王嫣然眼睛一亮,这次姐姐王蓉也要与她一起考,如果王家只有一个名额,爷爷看在沈乐的面子上,定然会给王蓉。

不过现在有了两个名额,那她岂不是能进税务部了!

要知道,税务部的部长便是王东河的哥哥王东山,一旦入了税务部,就等于到了王家的大本营,对仕途的帮助非常大。

这时王向东清了清嗓子,笑道:“本来我们王家只有一个名额,但乐乐找了点关系,多争取了一个。”

桌上众人纷纷看向沈乐,眼中满是崇拜之色。

能争取一个名额,说的轻巧,但其中人情往来,复杂的很,涉及到多方的利益分配,并非随随便便就能争取的了的。

要知道王家每多一个名额,就意味多一份官方的力量,将会使得家族的地位更加稳固。

于是在王向东的号召下,大家一起举杯敬了沈乐一杯。

当真是杯中酒,杯杯先敬有权人。

“谢谢姐夫。”王嫣然开心的笑着。

“嫣然你太客气了。”沈乐和曦的笑着,看向王嫣然的神情中,隐隐闪过一丝贪欲。

只是这贪欲一闪而逝,席上众人皆未察觉,唯有牧云,冷笑一声。

就在这愉悦的气氛中,王向东向王蓉和王超嘱咐道。“所以,明天蓉蓉,你和小超要好好考,虽然名额定下来了,但也不能考的太差。”

“啊,还有我!”王超一惊,脸上满是惊喜。

“谢谢爷爷!”

王嫣然的心咯噔一下,脸颊发烫,臊的无地自容。

“原来没有我…。”

“爷爷,据我所知,明天是嫣然和王姐去考公务员吧,而且王超大学尚未毕业,怎能上岗?”

牧云突然开口说道。

哪知众人谈笑晏晏,根本就没人搭理牧云。

过了一会,王超突然哂笑道:“牧家村的狗崽子,你刚才说什么?”

“你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能坐在这里已经是抬举你了,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开口说话。

若不是看在嫣然姐的份上,非得戳烂你的臭嘴。”

席上众人哄堂大笑。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地位,还敢开口说话。”

“当真没有自知之明。”

“小超这人骂的一套一套的,未来肯定是当领导的料子。”

王蓉夹了一块肉放到王超碗中:“我看这人就是闲的,要不,乐乐,你寻个工地,给这位牧…牧什么来的,算了,就给他找个搬砖的活,省的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沈乐不屑一笑:“你以为搬砖容易?就他这个身板,啧啧,我估计一天也赚不了几个钱。”

“赚一点是一点嘛,免得饿死。”

这时王向东开口说话了:“牧云,你在教我做事?”

整个席上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家主家主,一家之主,家主说的话,是不容置疑的。

“这王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懂么?”

牧云嗤笑一声,刚想说话,便看到一旁的王嫣然红着眼,恳求的望着自己,那眼泪就在眼眶中打着转。

“我知道了,爷爷。”

“嫣然,这次我想好了,你就进水利部吧,那里清静,没什么烦心事。”

“是,爷爷。”王嫣然哽咽的回道。

这水利部,哪里是清静,分明是座冰窟,一旦进去了,这辈子也就那样了,若是无事还好,一旦发生什么天灾人祸,就是个背锅的。

王向东似乎没看到孙女的眼泪一般,转过头去,继续和沈乐谈笑起来。

席间再次恢复热闹,众人时而举杯畅饮,时而说说笑笑,孙静一家完全成了摆设,成了空气。

牧云轻轻捏了捏王嫣然的手,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别哭,有牧哥哥在。”

王嫣然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心里委屈的不行。

牧云无奈的拿出纸巾帮她擦拭泪水。

“哭哭哭,就知道哭,没用的东西,你俩去那边吃去。”孙静烦躁不已,指着佣人那桌。

王嫣然起身便离桌而去,牧云紧随其后。

二人径直来到阁楼的后院。

“呜…。”王嫣然肩膀耸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牧云站在旁边,手掌握拳,脸色阴沉,眼中不断闪过阴冷的寒光。

若是有其他人在这里,必定能看到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牧云。

“嫣然…。”牧云的话未等说完,便被王嫣然打断了:“别理我,让我静静。”

牧云暗暗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片刻后,王嫣然终于发泄完了,逐渐停止了哭泣,轻声说道:“牧哥哥,我真的希望你能有出息,不想和你离婚。”

“但是,但是你要不改变的话,我们走不远了。”

王嫣然说着,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转身走进大阁楼。

没人希望自己的丈夫天天被骂做废物,被人鄙视。

牧云没有跟过去,就这么站着,脸色阴沉。

王家,这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路。

就,别怪我心狠!

直到宴席结束,牧云才回到阁楼大厅随孙静离开。

一路无言,牧云在王家别墅外下了车。

按理说,他是可以住在王家的,可是孙静却完全没有留他的意思。

“慢走不送。”

随着孙静一句冷漠的话语,别墅大门直接关闭。

牧云隔着大门说道:“明天你要考试吧,我来接你。”

大门内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却没有人回答。

牧云默然半晌,拿出自己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出去。

“把王超和王蓉的资格换给王嫣然。”

很快,便收到了回信:“遵命,云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