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世家的团宠女儿芩祸儿月千小说

芩祸儿月千为主角的小说叫《穿成世家的团宠女儿》,为您提供芩祸儿月千小说阅读,穿成世家的团宠女儿讲的是我实在烦不胜烦,一个手刀打在珣姨的脊背上。姨软软地昏倒在地,我的耳根子终于可以清净了。春花和秋月吓得赶忙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她们估计是看出我的烦躁,只是一味地叩头,连代表性的口号三小姐息怒都不敢说。

《穿成世家的团宠女儿》精选:

我拉住正准备去向爹爹禀报的珣姨,问到:“你说我想起什么了?”

珣姨的脸色又精彩起来,接着又开始抹泪絮叨。

我实在烦不胜烦,一个手刀打在珣姨的脊背上。

珣姨软软地昏倒在地,我的耳根子终于可以清净了。

春花和秋月吓得赶忙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她们估计是看出我的烦躁,只是一味地叩头,连代表性的口号“三小姐息怒”都不敢说。

我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思索什么时候学会的手刀,思索了半天也没思索出个眉目,只好归结在原来的三小姐身上,心里啧啧赞叹:“这个芩府三小姐竟然身手不凡啊!看来当小姐还是很不错的。”

我对春花和秋月吩咐道:“把珣姨扶到房间休息。”

春花和秋月立刻松了一口气,如获大赦般地把珣姨抬走了。

目光扫过那一碟炸糊了的的土豆片上时,忽然心里有些发酸。珣姨毕竟只是一个想尽办法讨好我的老妇人而已。

我冲着尚未走出房门的春花和秋月说道:“珣姨照顾了我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了。以后,你们两个就负责照顾珣姨吧,为她养老送终。做得好了,芩府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多谢三小姐恩典!奴婢一定不负三小姐吩咐!”那两个丫头又跪在地上叩起头来,这次叩得非常卖力,震得地面咚咚地响。

我不忍去看,转过头来,只对她们挥了挥衣袖:“赶快去吧。”

咚咚的叩头声没有了,我慢慢转过头来,看到门口留下的两块殷虹,心里不禁伤感起来。

这狐狸仙界和人世间也是像得很,都有阶级,有压迫。有的享福,有的受罪。人世间是以资源来区分尊卑,人们劳碌一生,都是为了争取那点资源;狐狸仙界划分尊卑就简单得很——血脉,血脉高贵的,与生俱来便是尊贵的,血脉卑微的,一生也只能卑微地活着。

狐狸仙界血脉最高贵的是白狐,他们只生活在那个很嘚瑟的宫殿里面。其次便是火狐,最末是形形色色的花狐。鄙人不才,正是火狐。那些府上当差的丫鬟护院们,都是颜色各异的花狐狸。

我对狐狸仙界的这种阶级制度没有任何异议,甚至觉得很公平合理。这种制度是完全按照生命年限分的。仙界的狐狸,不管是什么颜色,活到九百年的时候都会遇到大劫难,渡过这个劫难,可以再活九百年,反之,便仙缘已尽,俗称仙逝了。

花狐很少能渡过这个劫难,所以九百岁就是他们的生命上限。火狐却可以大部分通过,不管是身残也好,志陨也罢,总算是能够通过,这就可以了。而白狐,寿命则更为长久。

我对狐狸仙界知道的也只有这么一点儿,不过听说有些不甘任命的花狐想屌丝逆袭,冲破九百年大限,便跑到梨峰最高处的仙人那里去拜师学习法术,学得好的还真能冲破大限,然后穿着青色的门衣,回家显摆显摆,变几个拿得出手的小法术炫耀一番,忽悠几个和他当年一样不甘心的屌丝花狐上山拜师学艺……

其实只有冲破九百岁大限的狐狸才能称为狐仙,那些不到九百岁的小狐狸,顶多被成为小妖。普通的花狐家族里但凡出了某位冲破大限的狐仙,这个家族势必会长青下去。家族里的狐狸都会挺直了腰板,指着梨峰最高处,说道:“我家背景很硬的,我上头有人!”

那些都是励志的好狐狸啊!

当然,也有靠机缘巧合渡过大劫难的,比如珣姨。

珣姨来芩府的时候已经快九百岁了,如今三百年过去,珣姨眼不聋耳不花,身体还越来越健壮,丝毫没有仙逝的迹象。我猜测珣姨的大劫难是场情劫——老年丧子之情劫。珣姨总是说,如果没有三小姐她活不到今天,看来确实如此。如果没有三小姐的出现,如果不是她把感情都转移到了三小姐身上,估计很难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从而也就渡不过去那场劫难了。

这个三小姐,还真是天生的有福之人啊!

春花和秋月刚走,管家立刻来请示:是把伺候三夫人的一等丫鬟调过来服侍我?还是把以前伺候大小姐的一等丫鬟调过来给我用?

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娘亲的丫鬟自然要伺候娘亲,大姐的丫鬟自然要给大姐留着,你这么调来调去做什么?”

管家显然不同那些丫鬟们一般害怕我,顿了一下,回答道:“回三小姐,府里的一等丫鬟都是三夫人调教出来的,以前三小姐换贴身丫鬟的时候,都是直接从三夫人那里要人。最近几年三夫人一直在后山闭关修炼,没有调教丫鬟,致使府中一等丫鬟不够用,所以只能暂时从别处调两个来。”

这个管家还真是会说话。娘亲明明是被爹爹软禁在了练功房,他却说是闭关修炼。不过这个说法对外倒也好听。

我继续问到:“为什么只是调娘亲和大姐的丫鬟?别处的丫鬟呢?”

管家以为我埋怨他厚此薄彼,只调换我们三院的丫鬟,却护着别院,于是急忙解释道:“三小姐误会了。大老爷和二老爷已经离家几百年之久,他们院里只留些粗使丫鬟打扫院落,并无一等丫鬟。四夫人的贴身丫鬟是夫人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丫头,左右也不过两个人。三夫人现在正在闭关修炼,大小姐去了帕珀宫当差,都暂时用不着丫鬟伺候,所以老奴斗胆先调过来给三小姐用着。如果三小姐不满意,老奴再想办法。”

我长叹口气:“堂堂芩府,连区区两个丫头都找不出来,让外人听了还不笑话死。”

管家脸色微红,我以为他是在羞愧。后来才知道这句话说得有多么诛心。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以前的芩府三小姐太过暴戾,又喜欢惩罚下人,打死的丫鬟不计其数。所以梨峰上流传着一句话:“宁去凡间为妖,不去芩府为婢。”尤其是四年前三小姐开魂的时候昏死过去,三夫人更是杀了一批的丫鬟,说是给三小姐陪葬,致使四年来芩府的丫鬟一直不够用。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府里的丫鬟都留着吧,给我重新找两个丫鬟来,我自己调教。”

管家显然愣了一下,但也没有多话,说了句:“老奴这就去办。”转身就要离开。

我补充道:“不要签订卖身契的那种。就说是芩府请她们来当差,每月都有工钱的。”

管家生生打了个趔趄,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硬憋出一句“老奴明白”,然后就走了。

我觉得管家真的很有家规,从他沉重的步伐可以看出来,我这次给他出了多么大的难题。我想象不出这么简单的一件差事在狐狸仙界会有多么难办,于是不去想它。

“外面站的是谁?进来吧!”我冲客厅里唤了一声,立刻有两个小丫鬟进来给我磕头。我的梨芳苑并不是只有春花和秋月两个丫鬟,她们只是我的贴身丫鬟,也就是一等丫鬟。芩府的规矩还是挺大的,只有一等丫鬟可以进卧房,二等丫鬟可以进厅房,三等丫鬟进侧房,四等丫鬟进院房。院房就是院落大门旁边的小屋子,说白了就是看大门的。而一等丫鬟,也是有丫鬟服侍的,正是看大门的四等丫鬟。此时走进来的两个丫鬟,正是在客厅候着的二等丫鬟。

这两个小丫头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和三小姐我年龄相仿。

我问到:“多大了?”

二等丫鬟就是不如一等丫鬟见过世面,被我这么一问,那两个小丫头竟然吓得有些瑟瑟。其中有个小丫头貌似鼓足了勇气,但还是声音颤巍巍地回道:“回禀三小姐,奴婢,奴婢三百一十五岁了。”

旁边的小丫头怯怯地回答:“回禀三小姐,奴婢三百一十四岁。”

这么小就升为了二等丫鬟,看来芩府是真的没人使唤了。

我也不多说什么,只让她们带我去后山的练功房,那两个小丫头虽然很为难,但却不敢违背我的吩咐,只得硬着头皮带我去后山。

到了后山入口,十五和十四就不再往前走了。她们说自己的身份有限,不能进入后山。如果是一等丫鬟可以再走一百步,但也仅限一百步。我当即升她们两个为一等丫鬟,她们不但不高兴,反而哭丧着一张脸,就跟判了她们死刑一样。

一百步,多一步也不肯走。十五和十四跪在地上求我放过她们。我没有三小姐那么狠毒,只好自己一个人前行。

后山有很多梨树,飘飘洒洒的梨花把天际染成了白色,而我,就在这白色中迷了路。

我依稀听到女子的娇笑声,却寻不见踪影。我还没来得及害怕,只感觉头脑有些昏沉。那娇娇的笑声仿佛在我耳畔呢喃:“小白龙……小白狐……你逃不出这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