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岛苏正山王静芳

一生小说为您提供《我有一座岛》苏正山王静芳在线阅读,由作者香城妖尊倾心创作,是目前非常受欢迎的小说,精彩好文不容错过。苏正山在一片嘲笑和讥讽声中离开了苏家,从此苏家与他再无瓜葛。

《我有一座岛》精选:

苏正山在一片嘲笑和讥讽声中离开了苏家,从此苏家与他再无瓜葛。

不过当年母亲被赶出家门,以至父亲受到打击染病身故这件事,他不会就此作罢。有朝一日,他要让苏家所有人知道,他们当初这样做会有多么的后悔。

与苏家断绝关系,自然就要放弃苏家给予的一切,包括资金、人脉等等所有的资源。

对此苏正山淡淡一笑,并不在意。苏家的东西,他从来都没有稀罕过。

苏家别墅大院,苏海生坐在滕椅上,怒气未消的对着苏正山已经消失的背影,大骂道:真是逆子生出不孝孙,竟敢私自跟王家悔婚。王家能答应这门婚事,那是给了咱们苏家天大的面子,那混小子居然不知好歹。

一群人围在苏海生四周,数落着苏正山的种种不是,顺带着将苏正山的父亲苏昌茂当年的忤逆之事也重提了出来。

苏海生膝下有三子,大子苏昌达,二子苏昌盛,都是省城响当当的人物,前途不可限量。

唯独三子苏昌茂,从小心性淡然,不喜争斗,被视为异已,处处受到排斥。

父亲,您别跟那野种一般见识,伤了自己的身子。旁边早就想插嘴的苏昌达上前,借机说道:当年老三也是悔了您定下的婚约,宁可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去私奔,导致苏家陷入巨大危机。这叫有其父,必有其子。

大哥说得对,当年老三和白慧的事让那混小子耿耿于怀,他这是在故意破坏苏家与王家的合作。苏昌盛随声附和道。

苏海生皱起眉,拐杖重重杵在地上,沉声道:昌达,你马上去办两件事。一是派人去查查正山在外面有没有相好的女人,这小子不会突然无缘无故的悔婚,要么是受到了唆使,要么就是有了自己的意中人。

第二件事,动用苏家的关系,冻结所有与正山有关的资产和业务,斩断一切他可以利用的人脉和资源,包括昌茂生前给他置办的商铺、门店以及任何与他有关的产业。我要让他知道,离开苏家,他会过得连狗都不如。

苏昌达应了一声,暗自高兴起来。

别人看不透苏正业,都以为他只是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少爷。而苏昌达却看出他身上隐藏着一股子强大的气场,不仅盛过了年轻时的自己,甚至比颠峰时的苏海生还要略胜一筹。

一个如此善于隐忍的人,留在苏家终究是个祸患。

苏海生交待好事儿,靠着滕椅眯上了眼,似乎是累了。

一旁的管家郑九龄对众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大家离开。

苏昌达和苏昌盛转过身正要走,听到苏海生沉沉叹了口气,不由得又停了下来。

还有一件事,明天你们兄弟俩去趟王家,代我给王龙赔个不是。苏海生缓缓起身,面色沉重的对苏昌达和苏昌盛道:同时告诉王龙,上个月苏家在城东拍下的那块地,现在就归他。不管怎么说,苏王两家的合作一直都很愉快,不能因为正山悔婚的事,影响了两家的关系。

苏昌达的脸顿时绿了:这怎么可以?那块地关系着苏家未来十年的布局发展呀!

对呀父亲,那是苏家花费了巨大的关系和财力才拍到手的呀!苏昌盛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苏海生如何不知道那块地的价值和对苏家的重要性?可王龙发话了,想继续跟王家合作,必须拿那块钱作为补偿。

一想到这个事儿,苏海生的怒火就忍不住的往上窜,恨不得亲手将苏正山给撕了。

可面上,他还是不动声色的道:想成大事,眼光就得放远些。地没有了可以再买,但是得罪了王龙,咱们就失去了跟王家合作的机会。

爸,咱们为何非得求着跟王家合作?这个问题一直让苏昌达想不通。

苏海生苦笑道:为什么?自然是苏家的实力还不够强大。商场如战场,在自身实力不够强大时,想要活下去,有时候只能委曲求全呀!

我明白了。苏昌达点了点头,牙根恨得直痒痒,这一切都是苏正山造成的,这笔帐必须要算到他头上。

以前苏正山是苏家的少爷,有苏海生护着,苏昌达不敢怎么样。现在苏正山失去了所有的依仗,那么在苏昌达眼里,他跟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了。

要踩死一只蚂蚁,实在太容易了。

苏昌达的动作很快,短短两天的时间,就把苏正山在省城的产业全部端掉了。这些产业其实跟苏家和苏昌茂并没有关系,都是苏正山靠自己打拼出来。

另外苏昌达还查到,苏正业在省城以外租有房子,跟一个叫叶尘雪的女子来往密切。

苏海生闻言后咬牙跺脚,没想到苏正山平日在苏家游手好闲,摆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暗中却早就自己单干上了,还干得有声有色。

而且正如自己所料想的那样,苏正山在外面果然有女人。

再去查,仔细的查。除了省城,其他地方的也要查清楚。苏海生的脸气成了猪肝色:还有,那个叫叶尘雪的女人,身份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就是一个普通女人,在毗邻省城的香城有一栋老式的房子,平时靠出租房子为生,那野种是她的租客。苏昌达阴阴的笑了笑:不过,他俩的关系可不一般,我派去的人亲眼看到那野种晚上进了叶尘雪的房间。

苏海生点了点头,对苏昌达耳语了一番。

苏昌达眼睛一亮:好,我马上去安排。

苏正山这几天有些心酸,以前还是苏家少爷的时候,每天都有人跟他称兄道弟的来巴结。现在被苏家赶出家门了,这些所谓的兄弟一个个落井下石,巴不得他被苏家整死,等着看他的笑话。

暮色中,苏正山走进了一家农庄,里面的工人正忙忙碌碌的往外搬东西。

农庄是苏正山在省城经营得最为火爆的一处产业,但是从明天开始,这里就归苏昌达的儿子苏正业所有。

苏正业靠在太师椅上,心情极好的哼着曲子。

哟,这不是六弟吗?怎么,舍不得,来看看?苏正业看到苏正山,抬眼笑起来。

苏正山跟着笑道:一手一脚做起来的,自然是舍不得。不过既然你喜欢,拿去就是。

别装了,知道你心疼。苏正业站起身,走到苏正山跟前,你可以求我的,说不定我一高兴,跟爷爷求个情,让你去苏家打工来维持生计也不是不可能的。人嘛,总不能跟狗一样,摇尾乞怜过一辈子。

要不你求我吧,我可以考虑让你多过几天舒坦日子。苏正山捏了捏鼻子,没有理会苏正业的惊愕,转身进了里屋。

他来这里,是为了拿一样重要的东西。

幸好,东西还在。

拿了东西,苏正山没有停歇,打车去了山里人酒店。

进门后,两个服务人员迎上来,将他带入了一处包间。

包间里坐着一个胖子正在抽烟,苏正山坐到他对面,自顾的倒了茶水喝起来。

胖子抬起头,看了一眼苏正山,苦着脸道:你来这里,就不怕被苏家的人跟踪?苏家老爷子这次是动真格的,你明面上的门路可全都被斩断了。要是这里再被发现,你在省城可就没有落脚之处了。

苏正山淡淡地道:你是这里的老板,背后有徐家撑腰,苏家没那个胆子。

胖子叫徐兴,是苏正山为数不多,却可以绝对信赖的朋友和搭档。

那可不一定,苏家现在和王家走得近,前两天又主动送了一块地给王家,要是苏老爷子借王家来动手,徐家也扛不住呀。徐兴摇摇头,满脸的无奈。

苏正山笑了笑:徐家家大业大,损失一家酒店算不得什么。

酒店你有股份的。徐兴喝了口茶。

股份都给你吧,反正我也没入过一分钱。苏正山起身,走到徐兴跟前,掏出一只麻布袋放到桌上:帮我个忙,带上它去找一个人

徐兴点点头,收好布袋,喉咙像被什么硬住了,鼻子也有些发酸。他明白苏正山在这个时候退出酒店,是不想连累自己。

你最近有什么打算?徐兴见苏正山准备离开,忍不住的道:如果需要钱,我这还有些。

钱自然是需要的,所以我准备去找王家要!苏正山回答时,人已经到了门外。

去找王家要钱?徐兴怔了怔,自言道:这是疯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