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小蝶厉少寒免费阅读 老婆要跑,厉少快撒娇全文阅读

《老婆要跑,厉少快撒娇》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洛小蝶厉少寒的小说叫做《老婆要跑,厉少快撒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丝如墨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嫁给了油尽灯枯命不久矣的厉家少爷,她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结果,那个男人却突然活了过来…

《老婆要跑,厉少快撒娇》 第十八章:躲怀里撒娇 免费试读

洛小蝶将她所谓的办法告诉了厉少寒。

厉少寒笑着摇摇头:“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真是一点都不假。”

“你这是夸我还是贬损我?我还不是为了能让你痛快一些,莫非,你是舍不得虐洛芯碟了?”

“怎么会舍不得,虐她越惨,我就越开心!反正你这个办法我又不吃亏!”

洛小蝶其实也是有私心的,说是帮厉少寒出气,但其实,洛家的人,她一个都不想放过。

——

洛芯碟晃悠到晚上才回来。

她想着,这都一天了,洛小蝶跟厉少寒肯定已经离开了别墅。

“大小姐好……”

“……”

往玄关处走去,碰到她的佣人都会跟她问好,洛芯碟没心情一一回应,只冷漠的无视了佣人们的问好。

洛芯碟的冷漠,佣人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都习惯了。

洛芯碟今天跟闺蜜逛商场去了,踩着高跟鞋逛了一天,现在累的不行。

于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往二楼走去。

“刘嫂,我爸呢?”洛芯碟碰到刘嫂,便随口问了她一声。

“老爷参加宴会去了。”

“哦……”淡淡的哦了一声,洛芯碟继续上楼梯。

洛芯碟刚上去二楼,刘嫂突然想起洛小蝶要了她房间的事情。

“大小姐,你等等……”刘嫂本来是想大声叫住洛芯碟的。

但看见洛芯碟脸上的表情很不高兴,于是,刘嫂叫她的声音突然就变得跟蚊子嗡嗡一般。

刘嫂没办法,只能追着洛芯碟往二楼跑去。

然而,她才刚冲到二楼,就看见洛芯碟已经将房间的门打开。

刘嫂赶紧捂住了她的眼睛,她心虚极了!

随后,灰溜溜的转身下了楼梯,她觉得,这个时候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应该会安全一点。

洛芯碟一打开房间的门,却看见她的席梦思上睡了两个人。

那两个人听到开门声纷纷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少寒,你没有反锁房门吗?”洛小蝶怨怪的问了他一声。

“忘记了!”

“你真粗心,这种事情被别人看见了多难为情。”洛小蝶羞的脸都红了

洛芯碟看见眼前的一幕,好像天都塌下来了。

她知道洛小蝶嫁给了厉少寒,是他的妻子,但是,这些信息都没有她直接看见洛小蝶跟厉少寒两个人在席梦思上造娃来的视觉冲击更刺激!

厉少寒是她心爱的男人,现在却在跟洛小蝶做那种事情。

虽然两个人都盖着被子,但被子里的风景就算她没看见也能知道是怎样的一番缠绵。

洛芯碟眼里的平静瞬间被愤怒淹没!

下一秒,她扛起一张凳子就往洛小蝶身边冲了过去。

“洛小蝶,你不要脸!我打死你!”

愤怒,让洛芯碟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起来。

此时的她,已然失去了控制。

她恨不能马上将手里的凳子重重的砸在洛小蝶的头上,她死了,她才开心呢!

“少寒!”洛小蝶惊慌的叫了厉少寒一声,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扛着凳子凶猛而来的洛芯碟。

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开离开被子,要不然就会让洛芯碟知道她跟厉少寒只是在做戏罢了!

她正心慌,厉少寒突然拿起皮带抽在了洛芯碟的手腕上。

“啊!”洛芯碟感觉手腕被抽打的生痛,手里的凳子也因为手腕失去了力量掉了下去。

“啊!”紧接着,一阵更为剧烈的疼痛从他的脚趾头上传来!

是她自己搬的凳子砸到了她的脚。

洛芯碟低头,却看见她的脚趾头都被砸出血了!

“呜呜,好痛……少寒,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好残忍啊!”洛芯碟痛哭了起来。

“好吵!”厉少寒没有怜惜洛芯碟,反而觉得她太吵了。

下一秒,突然用被子裹着他和洛小蝶,洛小蝶就坐在他怀里,厉少寒裹着被子稳稳的抱住她:“小蝶,我们去浴室怎么样?那里安静。”

洛小蝶一脸娇羞:“听你的。”

厉少寒毫不犹豫的抱着洛小蝶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洛小蝶看见被子要滑下来了,赶紧伸手扯住:“我可不想让你被别的女人看见。”洛小蝶娇笑着说道。

厉少寒轻轻吻了她的小嘴,然后吐槽她:“原来你还是个醋坛子!”

洛小蝶害羞不已,靠在厉少寒的怀里撒娇:“少寒,你真是讨厌,还有外人在场呢,你就亲我,真是不害臊!”

“哈哈哈……”厉少寒笑的欢脱。

洛芯碟崩溃的跟着厉少寒:“少寒,你这样做会失去我的!”

“砰!”洛芯碟还想跟上去的,浴室的门却突然关上了。

她跟厉少寒之间,彻底的隔开了两个世界。

她再也看不到浴室里的场景。

都说眼不见心不烦,可洛芯碟此时的心情完全不是这样的。

虽然没看见洛小蝶跟厉少寒在做那种事情,但她能想象的出来,此时的浴室里,究竟是怎样的一番迤逦。

洛芯碟痛苦的闭上眼睛,整个人颓然的坐在席梦思上。

眼睛一睁开,扭头就看见席梦思上的床单凌乱的很,一切迹象都在无声的告诉她,洛小蝶跟厉少寒刚才究竟有多激烈。

洛芯碟崩溃的抓着她的头发。

想着洛小蝶刚才得意的样子,想着她在厉少寒怀里撒娇的样子,洛芯碟感觉头痛的好像要爆炸了一般。

“洛小蝶,你得意什么,要不是因为你长了一张跟我相似的脸,我就不信少寒能多看你一眼。”

洛芯碟知道,厉少寒既然恨她,那么他也一定还爱着他。

一个人若是真的放下了另外一个人,心里就不会有恨!

俗话说的好,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沉。

她决定找个机会好好的跟厉少寒聊聊,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让洛小蝶得逞。

更重要的是,她很爱厉少寒啊!

看见他跟洛小蝶那样,她感觉生不如死。

“等等!”洛芯碟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洛小蝶跟厉少寒为什么会在她房间里做那种事情。

她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想要让她一回来就看见她跟厉少寒在恩爱!

“洛小蝶,我不会放过你的!”洛芯碟愤怒的嘶吼了一声。

此时,浴室里!

厉少寒刚把洛小蝶抱进去,被子就滑了下去。

其实,她跟厉少寒都是穿了裤子的。

洛芯碟刚才看见的一切都是假象。

只是,厉少寒抱她进了浴室后,就一直都没有把她放下来。

洛小蝶不敢伸手去碰他,两个人的距离太近,让她都不好意思抬头看他一眼。

“厉少,你是不是该放我下来了?”洛小蝶小声的问他。

厉少寒却突然将她抵在门边上,洛小蝶立马就感觉到冰冷的门将她的后背梗的微微发疼。

洛小蝶满脸防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厉少,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