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力荐]葳燿婧兰月小说无删减 长夜又梦君全书阅读

《长夜又梦君》精彩段落试读

回到梧桐苑,婧兰月已经坐在窗前看书品茶,丝毫看不出刚才遭受过一场针刑。

想起贺凌,葳燿没能忍住心底翻滚的情绪,走了过去:月儿,那贺凌跟你真的只是大夫和病人的关系吗?

每回只要提及那个男人,婧兰月的神情就会变得柔和,看向他时才不会那么冷冰冰。

你到底想说什么?婧兰月清楚自己必须坚定地表达自己的心境,才能叫这个男人死心。

葳燿顿了顿,一咬牙直接问了出来:这大半年你都是当着他的面脱衣服治疗?他对你难道就没动半点邪念?你们是不是早就睡过了?

这些疑虑压在葳燿心口,让他什么都冷静不下来。

他真真切切地知道婧兰月的人在自己身边,但心,却一直都没回来。

婧兰月听着他一句又一句难以入耳的质问,心底没有半点涟漪。

还有要问的吗?她淡声问道,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葳燿紧了紧手心,额角的青筋一突一突地涨了起来。

没有了。他知道自己决不能再对婧兰月大吼大叫。

婧兰月放下了手中的书卷,然后抿了一口甘甜带涩的茶水,随即开口。

这是我最后一次回答你的问题,我摔下悬崖昏迷了半个月,在床上瘫了一个月才能下床走路,是他救了我的命并且无微不至照顾我,但请不要把所有男人都想得那么龌龊,更何况我还是个苟延残喘的女人,早已过了二八年华的姿色,更没力气让他享受。

葳燿神情微滞,声音又弱了几分:我只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这样才舒坦些。

那现在换我来问你了。婧兰月漠然看着他,为什么要拿剑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