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477唐倚禾沈渝衍 358477短篇小说全本阅读

《358477》文章节选

唐倚禾撑着他的身子,半扶半拖地把他带到浴室。打开热水器放水,浴缸里的水满后,沈渝衍的衣服也被扒光了。把人弄进浴缸里,转身从架子上取下毛巾帮他洗澡,洗掉一身味儿后,又给他穿上睡袍,扶着半睡过去的他进卧室。

盖上被子,又攥紧被角,看着他熟睡的脸庞,她俯下身想偷亲,却听他含含糊糊地喊:安安

唐倚禾转身回了侧卧。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起了往事。

初见沈渝衍是在她八岁那年,她刚来孤儿院,因为不守规矩,没有将自己的食物上供一半,被这里的孩子王打得鼻青脸肿。跟着大人们来孤儿院慰问的漂亮小哥哥安慰她,送给她一盒糖,还画了一幅画,许下一个承诺,说,会收养她,带她回家。

她抱着糖等着小哥哥,等到糖过期了也没等到小哥哥来接她回家。

孤儿院的小朋友嘲笑她异想天开,像沈家那样的豪门怎么会收养一个克死一户口本的扫把星呢?

十六岁,被裴家人带回S市,给得了白血病的同母异父的妹妹裴安安捐骨髓。

在这里,她又见到了小哥哥——沈渝衍。

沈渝衍不记得她了,而且他心里有人,他喜欢弱不禁风的裴安安,每次和裴安安说话都轻言细语的,温柔极了。对她则是冷言冷语,经常沉着一张脸厉声质问她是不是欺负裴安安了。

唐倚禾觉得何其荒谬,她一个寄居在裴家的人,讨好裴家人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欺负裴安安?

她争辩过,沈渝衍不相信,她发誓赌咒,沈渝衍还是不相信。

后来,她不解释了,甚至在沈渝衍来责问她的时候,她还会牙尖嘴利地刺他几句,用恶毒的话诅咒裴安安。

因为她给裴安安捐完骨髓以后,裴家人就露出了丑恶的嘴脸,羞辱谩骂,殴打虐待,她每天都被他们像畜生一样的对待。

她恨裴家人,尤其恨裴安安。

其实说恨也不对,比起恨来,更多的是羡慕和嫉妒。

除了身体比她健康一点,唐倚禾什么都不如她。

如果病痛就能换来沈渝衍对她的怜惜,她愿意用健康跟裴安安换,她不要他很多的爱,她只要一点点喜欢就够了。

窗户传来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唐倚禾从思绪里回过神来,走到窗户旁。

外面在下雪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