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希姜越小说免费阅读 鹿鸣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完结小说《春风不及你深情》是鹿鸣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姚希姜越,书中主要讲述了:为报复出轨的丈夫,我去夜店找了牛郎。却没想到,那人竟是…

《春风不及你深情》 第2章 离婚吧 免费试读

之后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当我的意识回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而我,和姜越,光着身子以一种亲昵的姿势躺在同一张床上——他松松地搂着我,下巴抵着我的额头。

下面传来的酸痛感告诉我:昨晚我确实与他发生了些什么,这个认知让我本就因宿醉而疼到炸裂的脑袋更加沉重。

我原想趁姜越还睡着的时候离开,可刚拿开他横在我腰上的手臂,他就似有所觉地睁开了眼。

我的动作顿住,心底竟有些慌张。

“醒了?”姜越浅浅一笑,幽黑的双眸亮得惊人。

不等我回应,他长臂一伸,将我重新揽回了怀中。

没有布料的阻隔,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体温的变化——由正常变为灼热,他下身的某处也昂扬得抵住了我的大腿,那滚烫的温度让我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一张脸也烧得通红。

我慌忙抬手想要将他推开,可身子软绵绵的完全使不上劲。

“昨天你醉得太厉害,发生了什么大概都不记得了,不过没关系——”姜越抱着我翻了个身,将我结结实实地压在了身下。

“啊——”我下意识地惊呼。

姜越眼底的笑意更深,低头衔住了我的唇。

“我们再来一遍。”他的手沿着我的腰线下滑,引得我的身体不住颤栗。

“不用了……”我按住他的手,明明是拒绝的话,因声音的轻软听起来倒像是欲拒还迎的撒娇,一点气势也无。

姜越将我的反抗无视得彻底,抽出手后向下探去。在触到那一片湿润时,他的嘴角扬起,语调中透着揶揄:“宝贝儿,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的脸变得更红,而我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因为羞愤,还是他的那声“宝贝儿”。

姜越的技术很好,一举一动都极尽温柔——这是我此前从未体验过的。尽管一开始我不大情愿,后来也不由自主地与他一起沉沦在了情欲之中。

事后,姜越要抱我去洗澡,被我强硬地拒绝了。

与人共浴这种事情……只是想一想,就让我浑身别扭。

所幸姜越这一次并没有勉强我,他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而后掀了被子起身。

“那你休息一下,我去洗澡,然后出去给你买早饭。”他光着脚大大咧咧地往浴室的方向去。

在浴室门关上的那一瞬,我不顾身体的酥软疼痛,迅速地爬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

我没敢等姜越洗完澡。临走前,我掏出钱包里所有的红色钞票,整整齐齐地放到了床上。

从夜总会出来,我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回家。客厅的一切都与我昨天离开时一模一样——可见林宇城出去以后就没有回来。

今天周日,我不知道林宇城是去了公司加班,还是陪在谢颖身边,但无论是哪一项,都再与我无关。

我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澡,对着镜子,我看到了自己脖子上那一大片清晰的吻痕——难怪刚才出租车司机看我的眼神那样诡异。

恨恨地骂了句娘,在想到以后再也不会与姜越见面后,我的心里才稍稍好受了一些。

我在浴缸里泡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皮肤起了皱,才撑着依旧疲惫的身体起来。

这一个小时里,我想了许多事情,譬如我和林宇城的过去种种,以及我们的未来。

我与他是大学校友,他学的是计算机,我学的新闻。我们俩在一次两院组织的联谊会上认识,他主动要了我的QQ,约我出去吃了几次饭看了几场电影以后,我们俩就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当年追我的男生有好几个,条件也都在林宇城之上,但我偏偏选择了他,看中的不过是他的老实——他是从小县城来的,前面十几年都一心扑在学习上,花花肠子没有其他男生那么多。

我与他谈了两年恋爱,一毕业就结了婚。我爸妈对他的家庭其实是不大满意的,但我一直用“男人最重要的是人品与自身的能力”来劝说他们,再加上林宇城那个时候对我是真的好,他们才勉强松了口。

事实证明,我们一家人都瞎了眼。

昨天闹了那么一出,这婚是离定了。好在我们还没有孩子,财产分割起来容易,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牵扯。

我从包里摸出手机,没有一通未接来电,屏幕上弹出的所有消息都来自于节目组的几个微信群。

我翻开通讯录,给与我关系还不错的初中同学秦逸风打了个电话——他现在是大名鼎鼎的离婚律师,向他咨询了一下离婚事宜,随后又给林宇城发短信:“你在哪?我们谈谈吧。”

林宇城下午才回我的短信,他说他在医院,走不开,还说我如果真的想谈,就去医院找他。

虽然不想看见渣男贱女卿卿我我,但离婚这事儿我不想多拖,当下就打了个车去了市一医院。

谢颖住的是最普通的三人间,不过另两张床上都没人。我进去的时候,林宇城正捧着一块蛋糕,一口一口地喂给谢颖吃,还轻言细语地哄着:“宝宝,再吃一口,啊——”

我以为自己能够做到无动于衷,但看到这一幕,我的心还是不由的刺痛了一下。

敲了两下门,房里那两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大约是林宇城提前与谢颖说过了,看见我出现在这里,他们俩都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

“来了?”林宇城敛了笑,脸色阴沉了不少。

他把蛋糕放到床头柜上,指着不远处的椅子说:“坐吧。”

我依言坐下,开门见山地说:“我们离婚吧。”

林宇城可能已经料到我来找他是为这事儿,此刻十分平静地点头,“好。”

我扯了扯嘴角,忽略掉谢颖脸上刺眼的笑,说:“你的钱我一分不要,你花钱买的东西也都可以拿走,只要你明天下午抽个空去一趟民政局,咱们把离婚证领了,我也好赶紧给人腾位置。”

我只想快点离婚,因此条件开得格外宽厚,却没想到林宇城毫不领情。

“我的钱是我自己挣的,本来就该我拿走。”

我正处于对他厚颜的震惊之中,就听见他又说:“既然要离婚,我们家给你的彩礼,是不是也要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