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希姜越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叫鹿鸣的小说

完整版小说《春风不及你深情》是鹿鸣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姚希姜越,内容主要讲述:为报复出轨的丈夫,我去夜店找了牛郎。却没想到,那人竟是…

《春风不及你深情》 第10章 谋我的财害我的命 免费试读

谁知我的话音刚落,赵梅竟双腿一弯,“扑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

“小希,妈求求你,原谅小宇吧!”她抱住我的右腿,声泪俱下。

这阵仗我以前从未见识过,一时有点慌张。

“阿姨……”我赶忙弯下腰去扶她,“有什么事咱们站起来说行吗?”

赵梅的身形虽然比我娇小,但她从前干过许多年的农活,力气是我的好几倍,任凭我怎么去拉去拽,她的膝盖就像是黏在了地上一样,始终无法分开。

“你要是不答应,妈就不起来!”她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跟我耗下去。

我的脾气很倔,讨厌被人威胁。倘若今天这一切发生在别的地方,要我跟她耗一晚上都行,可偏偏是在电视台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都对我们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值班的保安在几米外的地方都看了好一会儿的戏了。

“阿姨,您要是继续这样,我就报警了。”我无法答应赵梅的要求,只能使出强硬的手段。

赵梅瞪大了眼,像是不敢相信我会这样对她。

“小希,你真的这么狠心吗?”她高声质问我。

“我都说了,我和林宇城不可能复婚。”我又强调一遍,“您现在的行为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我这话一说出口,赵梅的眼泪就掉得更猛,嚎得也更加大声:“我可怜的小宇啊!怎么就娶了这么个老婆啊!在外头偷汉子不说,连房子都要自己独吞啊!”

她干脆撒开手一**坐到地上,蹬着腿不管不顾地撒泼。

得,这是见软的不行,给我来硬的了。林宇城不愧是他妈生的,这母子俩给人泼脏水的本事都是一等一的高。

眼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绕开赵梅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儿?!”赵梅见我要走,迅速地扑过来,想要抓我的小腿。

我连忙躲开,她扑了个空,力道一下没收住,整个人顺着台阶滚了下去。

不仅仅是我,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我冲旁边吼了一句“叫救护车”,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跨下了台阶。

“阿姨,您怎么样?”我不知道她伤到了哪里,不敢随便动她,只能蹲在一旁干着急。

赵梅紧闭着眼,一脸痛苦的表情。

“疼!胳膊疼,腿疼,脑袋疼,浑身都疼!”她不住地叫唤。

“您稍微忍一下,救护车马上就来。”我握住她的手安慰她。

过了晚上下班的高峰期,救护车来得还算快。而在等待的十几分钟里,赵梅的**声一刻都没有停过。

我不由有些紧张,生怕她摔出了什么大问题。

几个医护人员从救护车上下来,问明了情况以后又问赵梅:“阿姨,能站起来不?”

赵梅哼哼唧唧地说:“不能。”

他们只好又去车里取了担架把她抬上去。

作为这里唯一和赵梅有关系的人,我被要求一起上了车。

去医院的路上,随车医生一直在询问赵梅的情况,赵梅的答复也和刚才一样:“浑身疼,动一下就疼!”

她说得这么严重,医生也不敢懈怠,一到医院就给她安排了CT和核磁共振。

赵梅进去做检查的时候,我才逮着空档给林睿城打电话——因为我把林宇城拉黑了,只能通过这种迂回的方式联系上他。

我刚把手机解锁,就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十几通未接来电,全都来自于姜越。

因我工作期间手机会设置静音,所以他打的这些电话我通通都没有听到。

我正想着找完林睿城后再给他回电话,手机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又是姜越。

我按下“接听”,姜越不悦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你在哪里?”

“电视台附近的三医院。今天的约会取消吧,害你等了这么久很抱歉,我现在还有事,不能跟你多说了,再见。”这边情况比较紧急,我没心思和他多说。在挂断电话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他说了一个“你”,后面的话则硬生生被掐掉了。

我翻出林睿城的电话打了过去,他对于我主动找他这件事很是意外。

“嫂……姚希,你考虑好了吗?要做我女朋友吗?”他激动地问。

我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努力抛开厌烦的情绪冷静地说:“你妈进医院了,我没你大哥的号码,你跟他说一声,让他打我电话。”

“我妈进医院了?怎么回事?”林睿城相当的紧张。

“这个之后再说吧,你先帮我通知一下你大哥。”我没和他废话。

林宇城的电话很快打过来,不等我出声,他就劈头盖脸地骂:“你又对我妈做了什么?!”

“你应该问问你妈对我做了什么。”我讽刺道,“我们现在在三医院,你赶紧过来,你妈做检查的钱还等着你付呢。”

“姚希!”林宇城气得咬牙切齿,我则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我不知道林宇城从哪里过来,但等赵梅做完了检查出来,他不仅没个人影,就连电话也打不通了。

医生拿着检查结果告诉我:“病人的身体一切正常,就是手臂和腿部有点破皮,我给你开点药回去擦一擦就好了。”

赵梅却扯着医生的袖子不依不饶:“医生,你是不是看错了?我真的浑身都疼!尤其是脑袋!晕得不得了!你再帮我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摔成了脑震荡!”她边说边用另一只手扶着脑袋,作出一副要晕倒的模样。

“结果就在这里,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诊断,大可以去一医院再检查一遍。”医生把报告书塞进她的手里,又对我说:“我还有其他病人要看,你带她去一医院吧。”

三医院虽然比不过一医院,但好歹也是“三甲”,况且电视台门口的台阶总共也就四五级,还是很平缓的那种,医生既然都说没什么事了,我当然不可能浪费时间带着赵梅再往一医院跑。

“阿姨,您可能就是心理作用,回去睡一觉,休息一下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我劝赵梅。

“不行!我就是脑震荡!就要住院!”赵梅一拍桌子,指着我们破口大骂:“你们肯定私底下勾结好了,想要谋我的财害我的命!我不相信你们!我要找你们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