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霍锦言是什么小说 闪现吻法师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惹火娇妻:套路霍少的第99天》是闪现吻法师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惹火娇妻:套路霍少的第99天》精彩章节节选:她是疯子科学家制造出来的优秀基因人,因受不了做实验鼠的命运,苏奈逃了出来,却无意中遇见了他。苏奈问:霍律师,你为什么会选择律师行业?他答:为了以后离婚,能让对方连条内裤都带不走。你又为什么学经商?大概是为了以后离了婚,有能力给自己买条内裤吧。她恃美行凶,暴躁肃冷,金融界的顶级大鳄,却偏偏一棵树上吊死,为了每天能早点看见他,苏总投资建了座跨江大桥,直通他家门口。结婚后。霍律师,律师费能再便宜点吗?不能,我老婆管账,她说这个月的奶粉钱还差一百万。…

《惹火娇妻:套路霍少的第99天》 第18章 北京寻夫 免费试读

#套路霍少的第18天

“下午没看见我?”霍锦言下意识问。

苏奈蹲在墙壁旁边,一小团,“看见了,但不好过去打招呼,一直心痒痒到现在才给你打电话。”

“有什么不好打招呼?”

“你一个律师,我一个做生意的,我记得你给秦家打过官司,关系应该还可以,我作为秦家的对头,你跟我走得近,他们不得为难你?让你损失利益的话,我岂不是更招人讨厌?”

她连喝醉了都能把霍锦言的事记的门清。

霍锦言打字的手微顿,碎发还在滴答着水,他从桌上拿起烟点燃了,烟雾飘散在眼前,深邃又迷人。

“早点睡。”

他说完就挂了。

苏奈也没再打,直接上床睡觉了。

接下来的日子,霍锦言在一个清晨到律所的时候收到个快递,是苏奈发来的。

之后她就消失了好一阵。

而快递里面的东西,则是赵女士丈夫出轨的证据,有照片,有录音,还有网上聊天记录。

足够证明对方婚内出轨了。

找不到出轨的证据,赵女士就没办法让其净身出户。

这个男人也属于上流圈子的人,而且做事缜密,鲜少留下证据,又不能依靠网警,也就是难在这了。

虽然苏奈没再出现,但每一条霍锦言都能收到一束花,都是玫瑰,各种颜色。

律所的人都在八卦老板是不是被人追求呢,到底是哪位女壮士这么大胆。

或者是苏奈每天晚上都会给他发条晚安。

无论几点,只要她要睡觉了都会发。

有的时候是十点,有的时候甚至是凌晨,后半夜,乃至于早上的都有。

这种情况持续了半个多月。

“教授,苏总怎么不过来了?”

汪耀光疑惑,又自顾自的说:“也是,苏总那么忙,也不会天天都有空来。”

办公室摆满了花,都被汪耀光精心的养起来了,都是玫瑰花,放在几个花瓶里,就摆在霍锦言的右侧桌边。

只要他一扭头就能看见的那种距离。

霍锦言今天盯着那些玫瑰花出神。

“教授,该去机场了。”汪耀光提醒道。

他要出差去一趟北京,中午的飞机。

林绪和柳蔚跟他一起去,至于童谦上次说回来,结果中途有事没回来,还要一段时间。

机场里,一个戴着墨镜,踩着高跟鞋,走路带风的女人阔步出了机场大厅。

身后跟着孙特助和江辞,她一边在嘱咐什么,一边还在打电话。

“小光啊,你们教授在律所么?”

汪耀光激动极了,“教授刚走了啊,中午的飞机飞北京,出差呢。”

刚要上车的苏奈立刻停住,她道谢:“谢谢你啊,等我下次去给你带好吃的。”

挂了电话,她说:“你们先回去,这个合约你代替我去谈,有事随时给我电话,我去一趟北京。”

她去国外出差了将近半个月,终于把一个海上游玩项目敲定了。

累的她晕头转向,半个月都没怎么好好休息,下飞机了就开始打电话接电话。

苏奈转身朝着机场里走,她注意到有一架飞机刚刚起飞,就是飞往北京的。

她订了最早的一班飞机,直达北京国际机场。

晚上七点多,苏奈一下飞机腿都软了,做了一整天的飞机,又没有吃饭,她这会儿胃有点难受,脸色更不好看。

她摸出手机开机,发现汪耀光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教授在朝阳区的人民律所。

心中对汪耀光感激了一番,就打车朝着朝阳区去了。

途中,苏奈给霍锦言发消息。

——在忙么?

怕他在谈公事,苏奈才先发个消息试探一下。

过了能有五分钟,消息被回复了。

霍锦言:?

瞧瞧,半个月而已,精简的就剩下个标点符号了。

——你没在律所?

苏奈到了人民律所,可大门都关了,黑漆漆的。

也是,这都八点多了。

霍锦言以为她去锦程律所找他了,他打开微信发送给霍清绝一条定位,之后又截图保存。

调到信息界面,把截图传送回去。

意思就是他现在不在S市,让她别浪费时间找了。

“干嘛呢。”林绪见他摆弄手机。

霍锦言很少打字,几乎都是打电话,亦或是给微信好友发语音条。

这会儿竟然在那安静的打起了字。

“你趁热吃,一会凉了。”柳蔚给他夹了块牛肉。

看着碗里的牛肉,霍锦言情不自禁想起那天晚上,坐在他律所台阶上吃酱牛肉的女人。

回过神,他又看向身边的柳蔚,指腹转了转尾戒。

柳蔚眼神一虚,装作没看见似的低下头。

他总是这样,不会让你下不来台,但又能完完全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的想法。

他不婚。

苏奈按照上面的地址打车过来,她真的是太累了,平日光彩夺目的容颜都多了丝疲惫,却仍旧漂亮的吸引人眼球。

她来到餐厅门口,摸出手机打了过去。

对面接的挺快。

霍锦言接听电话,记得那个号码,“喂?”

只听对面的女声有一丝疲惫倦怠,“能下来接我一下么?我不知道你在几楼。”

当霍锦言脚步略有快速的下楼,在门口看见那个对他巧笑嫣然的女人时,他没注意到心尖的那一丝跳动。

“你怎么在这儿?”他走过来,声音一贯的清淡温和。

苏奈深深地注视他,半个月没见了,真想他。

踩着高跟鞋一步步靠近男人,忽然扬起手搂住他的腰。

女人突如其来的一个怀抱让霍锦言身子一僵。

入怀的人,是软的。

还有一股子清香。

霍锦言很快回身,忽略掉心脏跳动的频率,他抓着苏奈的手腕就要掰开她。

“别动,我累了,你让我抱一会。”

女人的声音不似作假,好像真的太累了,喉咙沙哑低沉,没有往日的轻快。

能有一分钟,她才松开,扬起笑脸来,“霍锦言,你身材挺好呀,抱着正好。”

霍锦言依旧淡淡的看着她,重复刚才问题:“你怎么在这?出差?”

苏奈捋了捋脖颈后的卷发,混血似的眼眸映的全是他。

“我从旧金山回S市就听说你来了北京,家都没回就来找你了,刚到。”

女人抹了把胃,有点虚弱的勾唇,“好想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