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不及你深情的作者 鹿鸣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作者鹿鸣全新打造的现代言情小说《春风不及你深情》,讲述的是男女主角姚希姜越之间的传奇故事,小说正在连载中,主要讲述的是:为报复出轨的丈夫,我去夜店找了牛郎。却没想到,那人竟是…

《春风不及你深情》 第14章 我有本事 免费试读

姜越拎着一个塑料袋进来,看见房里的餐车,他笑了笑,说:“还挺快。”

“你去哪里了?”我问他。

“买药。”他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瓶云南白药,走到我面前单膝跪下,把我吓了一跳。

“你这是做什么?”我下意识地将整个身体往后挪了挪,姜越伸手,握住了我扭伤的那只脚。

他的手掌温热,指腹的薄茧触感粗糙,却让我浑身有种过电一般的酥麻感。

“喂……”我弱弱地挣扎,姜越不理,径直脱了我的拖鞋扔到一旁,将我的脚放到了他的膝盖上。

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又走了好些路,尽管我刚才在浴室里用热毛巾敷了十来分钟,脚踝处的肿包依然没有变小。

“疼么?”姜越轻轻碰了一下我的脚踝,我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抬起头来怪责地瞪我一眼,问:“既然这么疼,怎么不早点说?”

“也没机会说啊。”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

明明是我自己的脚,怎么处理都和他无关的,但被他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像是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一样,心虚得都不敢看他。

姜越气得在我脑门上重重地弹了一下,我痛呼一声,捂着脑门委屈地拿眼偷觑他。

“从医院到警察局,从警察局到酒店,一路上这么长时间,哪里没有机会?”他的表情仍旧不大好,语气也很生硬,“你就是没想过要告诉我!”

他这话说得倒没错。我跑新闻这两年来,受过的大大小小的伤不少,崴个脚在我看来完全不值得一提。

“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没什么好说的,过两天自己就好了。”我说。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听了我的解释以后,姜越身上透出的冷硬缓和了一些。他哼了一声,细心地把我的脚踝喷上药,用纱布裹好。

云南白药凉凉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起了作用还是暂时麻痹了我的神经,脚踝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

“这几天少走点路,新闻应该不能跑了,最好请两天假在家里休息。”姜越说。

“刚收了假又请假,不大好。”我知道姜越是为了我好,但很为难。

长假过后正是最忙的时候,七天里积攒下来的工作有很多,而我们本来每天的任务也不少。

“不过我会跟领导说的,新闻跑不了,还能做别的事情。”看到姜越再一次黑下去了的脸,我连忙补充。

他看起来对我的做法不太赞同,但也没有明确的反对。我蓦地松了一口气——尽管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的看法。

姜越站起身,瞟到餐车上我一口未动的饭菜,问:“怎么不吃饭?不饿吗?还是菜不合胃口?”

他有点紧张,可这其中的原因我琢磨不透。

“等你一起。”我说。

姜越愣了一下,脸上忽然多了一抹笑。

“以后都不用等我,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先吃。”

“噢。”我点头答应,反正以后跟他一块儿吃饭的机会少之又少。

我伸出脚去够那只被姜越扔到旁边的拖鞋,还没够到,整个人就被姜越打横抱了起来。

“都跟你说了,这几天少走路,要去哪里跟我说一声,我抱你过去。”他皱着眉头,语气强硬不容反驳。

“那我要上厕所呢?”我故意挑衅。

姜越却没有我想象中的脸红害羞,相反,他大大方方地看着我,眼底一片揶揄之色。

“我抱你过去。”他回答,“当然,如果你不介意,我还可以一直陪着你。”

“做梦!”我咬牙骂道,姜越笑得愈发开心。

这一顿晚餐让我一身的疲惫和委屈全部散去。我顶着辣得肿起来的嘴唇,足足吃了两碗米饭,还将所有的菜一扫而空。

“唔。”我摸着鼓起来的肚子,心满意足地瘫倒在床上。

“吃饱了别躺着,起来坐一会儿。”姜越一边拉我起来,一边给前台打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收拾残局。

“我好累,想睡觉。”我无赖一样闭上眼,任他怎么拉都一动不动。

“你现在要躺着也可以,待会儿等人来把东西收走了,我帮你做点运动消化一下。”姜越笑眯眯地威胁我。

他嘴里的“运动”,用脚趾头想我都知道指的是什么。

我立刻睁开眼,“唰”的一下坐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说:“我也不是很困,还是坐一会儿吧。”

“噗。”姜越破了功,“姚希,”他捏着我的脸,无奈地问:“你现在的脸皮怎么变这么厚了?”

他这一捏,就碰到了我的痛处。李虎那一巴掌打得真的挺重,虽然已经看不出手印了,但摸上去还会有些微的刺痛。

“哎哎哎,松手!”我龇牙咧嘴地把他的手扯开,捧着脸轻轻地揉了揉。

“捏疼你了?”姜越问,脸上满是不解,“我没有用多大的力吧?”

“跟你没关系。”我说,“之前在医院里,李虎扇了我一巴掌,挺疼的。要不怎么你一来我就抱着你哭呢?”

“他还扇你巴掌了?”姜越眯起眼睛,话语中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他这个样子我有点害怕,恍惚之间,我仿佛又看到了初中时期那个挥起铁棍就往人身上砸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混混。

“扇了,但是他都已经被关进去了,我这一口恶气也出了。”我连忙说。

姜越没有说话,神色依旧冰冷,我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是转念一想,我和姜越不过是单纯的**关系,他应该还不至于因为我去招惹那些小混混。

服务生来收走了餐车,我终于得了姜越的赦免躺下。

“我去洗澡。”他脱得只剩一条**,故意在我眼前晃了一圈,秀了自己的肌肉和**下鼓鼓囊囊的一团,才拿了衣柜里的另一件浴袍进了浴室。

“嘁,又不是没看过。有本事你**了再秀啊!”我小声吐槽。

半小时后,浴室里的水声停了,我下意识地看过去,只见姜越裸着身子从里面出来。

对上我诧异的眼,他勾唇一笑,说:“我有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