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绝望伤人心娄玥儿小说 娄玥儿迟暮萧全集阅读

《望月台上与君别》精彩片段试读

娄玥儿落寞又浑浑噩噩地轻笑,她再也不能自如的面对病人。

就算他们被麻醉了,她也会怕他们疼。

她甚至会想到自己被划开的痛,腹部又开始抽搐。

娄玥儿忍痛开口:车夫大哥,快点,我真的赶时间去见我爹娘

诶,您坐好嘞!

车夫扬起鞭子驱使马儿,不禁在心里嘀咕,赶着去郊外的临山见爹娘?

那里可是荒郊野外,没什么人烟啊

夕阳西下,马车来到了临山脚下,停下。

因着山路崎岖,不好再上去。

车钱。娄玥儿摘下拇指上的紫玉扳指。

车夫眼珠都要掉出来了。

耍他呢?

是真的。

夫人别吓我,这这这太多了吧!

我用不到了。娄玥儿将紫玉扳指放到车辕上,你不要我也会丢掉。

车夫吓蒙了,这一看就是极品的好玉,拿着都烫手啊!

看这女人感觉挺可怜的,苍白羸弱,瘦得风大点就能被吹走,看得出是个美人,但眼里却铺满死灰。

夫人,这里太偏僻了,没有别的马车来的,小的可以在这里等你,载你回城!

不用了。娄玥儿摇摇头,绽放出一丝真心的笑。

车夫甚至有种错觉,她爬山的背影越来越远,远得像是再也不会出来

他忙拍了拍头,瞎想什么呢?

临山人烟稀少,墓地众多,娄玥儿目不斜视,一心一意爬山,朝爹娘合葬的地方走去。

身体太虚弱,她踉踉跄跄,走一段就得停下来,难受地喘着气,呼吸沉重。

以前就是在边境,跟着军队赶路,一路摸爬滚打,也没这么累的。

远远就看到爹娘的墓前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

娄玥儿以为是来祭拜他人的,走近才发现那人正正站在了自己爹娘的墓前。

下面还燃着香火,摆放着糕点和酒水。

她疑惑道:你、你是?

男子转过身,眼眶红红的,愣了愣,惊喜喊道:你是黎大夫的女儿——玥儿!

娄玥儿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对这个人没有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