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台上与君别小说 娄玥儿迟暮萧by嘉莉全书阅读

《望月台上与君别》精彩片段试读

迟暮萧越发恐慌不安,朝着娄玥儿一遍又一遍强调:你们是一个人,区别只是有没有记忆。

不可能,若是我有记忆,我也不会是三年前的娄玥儿了,她那时候的幸福毫无杂质。再往下,我感觉那会是一个可怜人的故事。你说她跌下来的时候,多少人在看笑话?就等着这一天呢,终于来了,就知道会这样

娄玥儿说着这些令人心惊的话,语气还是淡淡的,好像在点评别人的事情。

最后她拧着眉说道:别给让人给我说这些了,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她们都说她幸福,那真的是她自己的感受吗?

迟暮萧深深被击溃,觉得自己像是个无所遁形的小丑。

她聪慧过了头,直觉敏锐,性情固执。

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恨这些她曾让他爱的特质,因为他看不到希望。

他不甘心,又给萱草看了她写给自己的信。

这次娄玥儿甚至都没有耐心看完,言之凿凿的说:这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要不然她怎么会走呢?我一直都说她不在了,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才不会写这种东西,很傻很丢人!你真不觉得是个笑话吗?

迟暮萧觉得自己都快给她逼疯了。

毕竟萱草真正死过一次,原来的那个灵魂是不是根本就没回来,真的走了,不在了?

他抱着她,深深汲取属于她的气息,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这是你给我的珍贵的礼物,我会一辈子记在心里,并且去实践它们。萱草,你就是她,她就是你,你只是没想起来!

娄玥儿想说自己没有一辈子了,感觉到颈窝蓦地沾上湿润,身子一僵。

算了,随他怎么想,跟她无关。

老太君每天都来跟娄玥儿聊天,说别人是多么多么羡慕她有个这么好的孙媳,要她快好起来,带她出去玩。

别人怕担事,都畏手畏脚,还好你坚持用了另一种方子,托你的福,我这把老骨头如今才能这么硬朗!

她怎么夸,娄玥儿都只是淡淡的笑。

萱草,我还想听你再叫我‘祖母’。老太君拉着她的手,眼睛红了。

祖母。

老太君一愣,没想到萱草这么爽快。

娄玥儿接着说道:不过是个称呼罢了,您想听,我就叫,祖母。

她的神情不带一丝讽刺,是真的这么认为,这个称呼即便叫了,跟叫路上任何一个老婆婆没区别。

日复一日的无力感在禹家几个人的心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