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杀圣》大结局精彩阅读 《逆世杀圣》最新章节目录

《逆世杀圣》是一部都市生活小说,由金牌网络作家龙吟倾情打造,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小说,书中精彩正文节选:极品小农,获得无上传承,天地之大,随我风云色变,此一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此天无义,然梁,有义!…

《逆世杀圣》 被结婚了 免费试读

大约五年前,村里的杨二郎娶了个媳妇,那会梁有义十五岁,还在念高中,梁有义清楚地记得,那一场拜天地的婚礼轰动了整个村子,连邻村都来了人。

不为别的,就为了看一眼杨二郎的媳妇,漂亮得不像话啊!很多男人看了都很生气。

擅长偷鸡摸狗的杨二郎也不知道祖上积了多少德,竟给忽悠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回家。

可好景不长,不到一年,杨二郎因为偷鸡摸狗被抓个现行,进了牢房,李琴就这么守了活寡。

一年后,杨二郎在牢房里莫名其妙的死了,过了半年,杨二郎的父亲也因重病去世,又过了一年多,杨二郎母亲也跟着去了。

李琴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扫把星!

村里不少对李琴有那点念头的男人纷纷却步,四年里克死了人全家啊!这等命格谁受得了,哪怕是靠近都会遭殃!

梁有义没这些封建想法,这几年家里穷,李琴没少救济兄妹俩,他是感激的,拿李琴当半个姐姐。

“琴姐,是你啊!”

梁有义拉开门露出了笑容。

这个二十六岁正当芳华的女人经历过生活的洗礼,却并没有变得憔悴,皮肤依旧白皙,身材仍然那么玲珑有致,一张脸依然精致。

此刻,她穿着一条紧身长裤,把她两条修长笔直得腿衬托得非常完美,上身是一件稍微宽松些的灰色长袖,却仍然难掩胸前傲人的资本。

看着她,梁有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

“在忙啥呢?”李琴俏亭亭地背着双手,往屋里瞧了眼。

“哦,没啥,就是买了些别的水果。”

梁有义赶紧挪开目光,感觉脸色有些发烫,他不是初哥,和杨露露分手后,他在大学里也谈过一场恋爱,可校园里的女孩毕竟青涩,不似李寡妇这般有着成熟的风韵,一时间他竟是有些着迷。

李琴显然对这个不感兴趣,淡淡地哦了一声,低着头不说话了,一张脸却莫名地泛起了羞红。

“琴姐,有事吗?”梁有义有些讶异,李琴平常可没这么腼腆。

“那个……”李寡妇目光闪烁,不敢和他对视,“你晚上有空吗?”

“有……有啊,怎么了?”梁有义心头一跳,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这李琴不会是看上了自己,想要和自己约会吧?

李琴一看这家伙的神色就知道他误会了,脸顿时更红了,赶紧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们厂里晚上在县城的香满楼有个酒会。”

“酒会?”梁有义有点摸不着头脑,他知道李寡妇在县城一家啤酒厂上班,做的是文员的工作,平常就打印打印资料什么的,难不成是要让他帮忙弄酒?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也可以从中赚一小笔。

“嗯,就是公司举办的活动,大家都要参加。”

“他们说……每个人都要带一个伙伴,男的得带女的,女的要带男的。”李寡妇脸上浮起了一抹红晕,“我实在不认识什么人,所以……有义你帮我个忙?和我一起去,行吗?”

“哎,我说什么事呢,行啊,没问题,我还免费去蹭一顿饭呢。”梁有义答应下来,心头莫名地有些失落。

李寡妇顿时松了口气,“那说好了,晚上六点在镇上的香满楼酒店,我到时候在门口等你,一定得来啊。”

“行,没问题。”梁有义拍胸脯保证。

李寡妇这才自然起来,扭头走了。

那一扭头的风情,还有那随着走路姿势而晃荡起来的腰身、臀型,勾得梁有义心头烧起了一股火。

然而,他很快就强行把这火给浇灭了,回身收拾了下满屋子的水果,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宋婉嫣给的那张名片。

拿出手机,照着上面的号码,梁有义拨了过去,**响了三下,通了。

“你好,哪位?”声音清脆好听,带着淡淡地疏远味道。

“你好,是宋婉嫣宋经理吗?”尽管声音熟悉,梁有义还是问了一句,名片上挂的职位是采购部经理,称呼宋经理应该是没错了。

电话那头的宋婉嫣突然笑了,“你是梁有义吧?这是有决定了?”

“嗯,约个时间签协议吧。”

“明天上午十点,家福超市的办公区,你到了问下理货员,直接进来就行。”

宋婉嫣是个干净利落的人,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一句废话都不带,这反而让梁有义感觉舒服。

挂了电话,梁有义又给刘刚打了通电话,让他明天一块去趟家福超市办事,这货墨迹了几句答应下来。

……

傍晚五点四十多,梁有义来到了香满楼,这一次他没骑三轮车,而是打车过来的,他没去过什么酒会,不过想来应该是个有点层次的地方,担心给李琴丢了脸面,还特意地穿上了西装。

这一套黑色西装花了他八百多块钱,说实话,穷惯了的他有些肉疼,不过想着明天要和宋婉嫣谈协议,总归要体面些,而且今后应该也用得上,算是提前投资,心里稍微舒坦了点。

从车上下来,就看到李琴在香满楼门口翘望,梁有义赶紧走了过去。

李琴换了身衣服,一身红色紧身连衣裙,玲珑娇俏的曲线展露无遗,看的梁有义心里都不由自主地惊叹。

“琴姐,你太漂亮了,我这……是不是该去换一身衣服啊?”

梁有义有些尴尬,自己这一身八百多的西装和她一搭配,太扎心了。关键是,往香满楼里走的男女都穿得极为晃眼,他就算再土包子,也知道那些人身上的衣服价值不菲,起码上万。

他倒不介意丢份,他是怕李琴觉得丢份。

“没事,挺好,穿起来挺帅的。”李琴笑了笑,上前挽着梁有义的胳膊往里走。

尽管李琴笑得很甜,梁有义却还是从她的眼中中看到了一抹失望,他没说破,却隐约感觉到这个酒会好像不是让他蹭吃蹭喝那么简单。

进了香满楼,上到二楼,随着李琴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一会,梁有义才明白这酒会是干嘛的。

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的庆祝会,啤酒厂经营不善,换主子了。

在场的几乎全部都是啤酒厂的管理层和买家的管理层,看到这,梁有义很意外,难道李琴升职了?不然一个小小的文员,哪来入这种酒会的资格,刚才他可是清楚地看到她递了请柬的。

梁有义没问,他对这事兴趣也不大,反正和这些人物不是一个阶层的人,没必要舔着脸去交际。

于是,他埋头尽心尽力地吃着桌上的菜和糕点,这是大餐,不吃白不吃。

酒会上,大家忙着熟悉新同事和交际新老板,他这举动倒也没引来什么异样的目光。

可也不代表没人关注,在他刚咽下一块糕点的时候,一个年轻人端着红酒过来了。

“小琴,怎么不坐到我那桌去,我给你的请柬可不是这个位置。”

年轻人一身的名牌,头发梳得锃亮,胸膛挺得很高,典型的成功人士。话语虽然透着客气,却明显带着一股高人一等的傲气。

梁有义看了他一眼,又看看神色慌乱的李琴,心头苦笑,看样子自己是被拉来撑场面的,可惜自个没撑得起来啊。

“不用了,我就坐这。”李琴很快镇定下来,摇了摇头,随即有些犹豫地指着梁有义,“我已经结婚了,他是我的丈夫,苏文河,你也是结了婚的人,还请自重。”

噗!

梁有义正打算喝酒当哑巴,听到这话,一口红酒喷在了桌上,怎么这吃了两块糕点,他就成了已婚人士了。

苏文河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快步走到李琴身边坐下,“小琴,你就别撒谎了,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我结婚纯粹是因为家里的安排,我没办法才……”

噗!

梁有义又一口红酒喷了出来,这一次不是喷在桌上,而是直接喷在了苏文河脸上。

梁有义无比崇敬地看着苏文河。

**,神人啊!

他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睁眼说瞎话,什么叫渣男,眼前这个就是渣男界的楷模啊!

与这个男人相比,刚子那种人几乎都称得上是绝种好男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