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陈非陈煜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是林清音所编写的婚恋生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非陈煜,内容主要讲述:之后几天我一直在医院里照顾继父。他晕过去那天,当时就送进了急诊室。十几个小时的抢救加手术,医生出来后摘下汗涔涔的口罩告诉我们,他的命保住了,但病人受了太大**,引发脑出血,后半辈子恐怕半身不遂,要瘫在…

《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第4章 要钱 免费试读

之后几天我一直在医院里照顾继父。

他晕过去那天,当时就送进了急诊室。十几个小时的抢救加手术,医生出来后摘下汗涔涔的口罩告诉我们,他的命保住了,但病人受了太大**,引发脑出血,后半辈子恐怕半身不遂,要瘫在床上。

再加上他本身有心脏病,情况更加复杂。

妈听了这些只是淡淡的“嗯”一声。

她整晚坐在医院走廊,两手握拳放在嘴边,不停的啃着十个手指甲。

第二天清晨我把早饭买来,想叫她一起吃,她猛的拽住我,眼中流露惊恐。“小非,回家收拾东西!”

“怎么了,妈?”

“陈煜回来了!你还不明白吗?”她很着急,“陈家的钱能带多少带多少,我们赶紧离开!”

“妈!”

我简直不敢相信妈能说出这样的话。

就因为陈煜夺权,继父失势,她为了自保就要带上陈家的钱逃走吗?

我问她,爸怎么办?

妈妈噌的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瞪着我冷笑。“什么爸爸?躺在那的,那是你爸?**还真以为自己姓陈?”

“妈……”

“我说了,走!”她歇斯底里,“陈煜没死在外面,他这次回来就是要弄死咱们!你想留在这送死?我可不想!”

声嘶力竭一通吼她就跑没了踪影。

开始我以为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我没想到她真的不顾这十几年夫妻情分。第二天我回家,刘嫂就告诉我,太太收拾行李走了!

“去哪也不让我们知道……”刘嫂声音哽咽,“但老爷的保险箱空了!”

我耳朵里嗡的一声,脑海瞬间一片空白。

短短几天时间陈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妈走了,继父躺在医院,陈煜把原先的佣人司机纷纷赶走,除了刘嫂,都换成了他的人。

他还把控了陈氏财政大权,没有他的同意,谁都不敢给我钱。

继父的医药费也被他断掉了。

我坐在继父床边,听着旁边仪器滴答声响,护士又进来催缴医药费,我除了说尽好话拖延,根本无计可施。

那几天我心如刀绞。

一天晚上我终于在医院里碰见陈煜。

我去水房打热水,想帮继父擦把脸。端着脸盆走出去,看见陈煜就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前。

冷风吹进来,掀起他黑色风衣一角。

清冷月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映出他修罗王一般的气场。

他一步步逼近我,我僵在原地,心跳仿佛停止。

他猛的伸出手臂环住我腰身,我手里水盆翻在地上,热水飞溅。

陈煜将我拖进一间小小的储藏室,我被他顶在墙上,蛮横霸道的吻让我窒息。他眼光透出凶残,那种恨意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

我不敢违逆他,只能尽力配合。

那时我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活下去。

还有继父的医药费。

最后他把我扔在地上,看着烂泥一滩的我,轻蔑的吐出两个字,“**。”

我心如死灰,慢慢爬向他,揪住他的裤脚。

“是,我是**。”我轻声说,“陈煜,给我点钱吧,我求你了……”

他眸色一窒。

压抑的空气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能把人逼疯。

“求你了,”我让自己恬不知耻,“我需要钱,求你了。”

“我要生活,爸爸要看病。陈煜,给我钱,求你了!”

“滚!”他声线冰冷。

我苦笑,“陈煜……就算,就算你给我的嫖资!”

我感到他身体明显僵了一下,许久他低下头紧紧盯住我,大手猛然掐住我肩膀,我整个人都被他提起来。

“嫖资?”他冷笑。

接着把我往墙上重重一甩。

我后背撞了一下,脊梁骨像是要断裂,陈煜瞪着我,每个字都在发狠:“嫖资……哈哈!陈非,**到底是在恶心我,还是在恶心你自己?!”

“我没想恶心任何人。”我声泪俱下,“哥……我从小就叫你哥哥,我也记得小时候你很疼我……”

“住口!”

“陈煜……”我抱着他的腿放声大哭。

那一刻我没有任何尊严。

如果时光退回到从前,退回到母亲风光大嫁,退回到我来陈家的第一天,退回到陈煜牵着我的手,在后院荡秋千,他还把婚礼上要用的蛋糕偷偷切了一块拿给我吃……

我一定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会跟陈煜处于这种对立的局面。

在黑暗里沉默了很久,我看不清他的脸。

时间被冰冷凝固。

恍惚间我觉得有温凉的液体滴在我手背上。我一惊,之后又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陈煜寒风一样的声音穿透这片黑暗:“你不是有未婚夫吗?你缺钱,怎么不找沈思安要?”

我喉咙里像堵了什么东西,说不出话来。

沈家?在陈氏改朝换代的关头,一切都是未知数,而陈煜的狠戾又是众人皆知,他们恐怕避之唯恐不及。

陈煜抬起我下巴,轻声嘲讽,“呵,是不是沈思安不要你了?”

他刚说完,手机突然响起。

他转过身去接电话。

他讲电话的样子,跟刚才判若两人……谁说陈煜狠毒?他跟电话里那个人就温柔的很,屏幕的光微微映在他脸上,我清楚的看见他轻扬的嘴角,他眼神中流露的温情。

话筒里也传来甜美的声音:“一会儿来吃晚饭吧,准备的都是你爱吃的菜……呵,我爸想你了,你可得陪他多喝几杯!”

我心头突然一阵绞痛,好像五脏六腑都碎在身体里。

那么甜美的声音,想必那个女人也长的很漂亮吧……

“你发什么愣?”

我一抬头对上陈煜冷凝的目光。

他打完电话了,又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慢戴上他的黑色皮手套。

临走时他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摔在我脸上。

我慌忙一张张从地上捡起来。我知道那样子很卑微,很不要脸,但那时的我见了钱,就像蚂蚁见了血,已然顾不得那么多。

陈煜看着我,似笑非笑。

薄唇吐出刀子似的两个字:“嫖资!”

小说《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第4章 要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