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最新章节目录

《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由林清音所编写的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非陈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想必这四年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后来我才知道,陈煜被赶出陈家后,我妈暗中买凶,想无声无息的做掉他,但都没有成功。陈煜这些年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所以这次回来,他定然不会放过我和我妈。他扣住我下颚骨,指尖猛然用…

《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第2章 四年 免费试读

想必这四年他的日子也不好过。

后来我才知道,陈煜被赶出陈家后,我妈暗中买凶,想无声无息的做掉他,但都没有成功。陈煜这些年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所以这次回来,他定然不会放过我和我妈。

他扣住我下颚骨,指尖猛然用力,我感觉下巴几乎要被他捏碎,连呼吸都困难。

“陈煜……”我痛的倒抽凉气,从牙齿缝里挤出这些话,“别以为这四年,受苦的只有你自己!”

“哦?”他高高挑眉,“那我倒要领教一下!”

陈煜脸上呈现一种嘲讽戏谑的神情,像极了他四年前,每次逼我跟他干那种事的时候。

他抓起我的手放在他胸前,我触到那些凹凸不平的疤痕,吓的大叫一声。

“害怕了?”他勾起嘴角,“这可都是拜你那伟大的妈所赐!”

“陈煜!”

我紧绷的神经几乎要断裂。

四年前的屈辱伤痛一股脑儿涌向心间。

我失去理智,用力推他,他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后退几步,腰部撞在拐角的柜子上。

“你这些算什么?”我歇斯底里,“你的伤都是能看到的,而我呢?我的伤谁能看见!”

陈煜怒目圆瞪,猛地扑过来,一把捏住我手腕。我挣扎不过,身体失去平衡,跟着他一起倒在床上。

他一翻身压住我。

时光仿佛一下子倒转四年前。

他咧嘴一笑,狠狠扯掉我裙子肩带……

我冷冷盯着他,舌头横在上下牙齿之间。

当时我想就算咬舌自尽也不能再受辱。

谁知陈煜眼疾手快,猛的掐住我下颚。我的嘴巴被他捏成一个O型,别说咬舌头,就连话都说不出来。

“想死在我面前?好,我成全你。”

他把我甩到一旁,不知又从哪里拿出个芯片一样的东西。我预感到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冷笑,盯着我,狼一样的双眼散发狠厉的光。

“楼下好像来了不少人?听说还有你那未婚夫?”

我静静看着他,嗓子眼像被堵住。

“我想他们肯定很愿意见识一下,现任陈太太,是怎样逼死正妻、小三上位的!”

我的心一沉,怔怔落下泪来。

这是他一贯的伎俩,他知道我妈过去那些事情会威胁到我,而我也会为了我妈,一次又一次向他妥协。

我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眼前仿佛看见一片荒芜。

那晚之后我就知道我没有什么未来了。

我的未来,就是陈煜不停填充的痛苦。

他重新扳过我肩膀,轻哼一声,欺身而上。

我像被抽走了灵魂的木偶。这种行尸走肉一样的感觉,四年前也有过一次。就是躺在手术台上……

完事后陈煜点了一根烟。

我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头发凌乱的粘在脸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用尽全力狠狠瞪他一眼。

他目光轻蔑,像是看一个玩物。

他说从今以后,我们的关系还恢复到从前。

不然他就把我妈那些事昭告天下。

他早就拿捏住我的弱点,我宁可被他折磨,也不想让妈妈身败名裂。

所以他得意的很。

后来我知道,他左肩曾经中过子弹,至今仍有明显的枪伤。

我总觉得陈煜这次回来跟从前不一样了。他身上的气场更冰冷,更强大,也更狠毒。

那一晚我再也没敢出现在宴会厅,以至于妈妈几乎把我电话打爆。宴会结束我回个信息给她,说自己实在头疼,时差没调好,一觉睡过了头。

妈妈直接给我发语音:“我说你怎么回事?告诉你多少遍,思安来了,思安来了!你愣是连人家的面都不见!睡的倒踏实!”

我头昏脑涨起身,揉揉疼的厉害的太阳穴。

这才反应过来思安究竟是谁。

沈思安,沈家公子,我的未婚夫。

说起来沈家和陈家也算是门当户对,沈思安又是沈家独生子,将来也是要继承家业的。

我上大一的时候,继父和妈妈就给我定了这门亲。当时继父有些犹豫,觉得我年纪太小,可妈妈态度很坚决。

我想她可能是为了让我忘掉跟陈煜的不愉快。

然而这四年来,我每年也只在过年时候回家,跟沈思安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平时又不怎么联系。

再加上沈思安性格内敛安静,一点也不张扬,他在我的世界里没什么存在感,我在他那里亦如是。我甚至连他的模样都不太记得。

所以我俩只有未婚夫妻的名分而已。

妈本打算让我趁着这次回国,跟沈思安培养感情,最好能赶紧把婚结了。

然而没想到,陈煜也在这时候回来……

我脑子里像有几万只蜜蜂在飞,嗡嗡嗡乱成一片。那个男人昨晚留在我身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

我下床梳洗,家里保姆推门进来收拾屋子,打扫到一半就没听见她动静了。

我有些心虚,从浴室探出头:“刘嫂,怎么了?”

“小姐,这……”

刘嫂面露难色,目光躲闪,我见她手里拿着两件男人衣物……

小说《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第2章 四年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