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陈非陈煜大结局免费阅读

《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小说介绍

《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是作者林清音著作的婚恋生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精彩章节节选:我一时大窘,从脸颊到耳朵根烧的滚烫。当时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那是陈煜的衬衫和**。我拼命把这些从刘嫂手里夺过来,疯了一样把她赶出去。我将自己反锁在房间。背靠着门慢慢滑坐在地上,我攥紧拳头咬在口中,不…

《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第3章 家变 免费试读

我一时大窘,从脸颊到耳朵根烧的滚烫。

当时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那是陈煜的衬衫和**。

我拼命把这些从刘嫂手里夺过来,疯了一样把她赶出去。

我将自己反锁在房间。

背靠着门慢慢滑坐在地上,我攥紧拳头咬在口中,不让自己出声音,眼泪落满两个腮帮子。

刘嫂在陈家做了十几年长工,她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来说,她就像另一个妈妈。

我听见她的脚步一直徘徊在门口。

后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小姐,有什么难处,就跟刘嫂讲……”

“没有!”我大声喊,“你走,你快走啊!”

忽然门外响起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她又怎么了?”

刘嫂半天没动静,过了很久,才怯怯的说一声:“少爷,您回来了。”

我好像一下子跌进冰窖里。

四周空气都是冰冷的,像刀子一样狠狠割着我皮肤。

直到坐在餐桌旁,我还是这种感觉。我能感到陈煜的目光一直锁在我身上,他的眼神有毒,轻佻而戏谑。

继父陈国琛终于把手中报纸放下。

他神色严肃,看向陈煜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其实我明白这些年来他内心对陈煜的矛盾。他不是不想念他,陈煜毕竟是他唯一的亲生儿子。

妈妈将涂满黄油的面包片给我,顺便给我递了个眼色。

我低着头,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继父轻笑,对我和颜悦色:“时差调好了?”

“嗯,”我轻声回答,“睡的很舒服。”

“舒服”两个字,大概**到陈煜某根神经,他突然冷笑一声,向我投来意味深长的凝视。

继父瞥他一眼,继续对我说,“昨天思安来了,你也没见见。”

“是啊,我也说这丫头了,不懂事!”妈紧接着说,“思安是她未婚夫,这么久没见,不管怎么说,小两口也该趁这机会好好交流一下。”

陈煜把刀叉重重往盘子里一扔,发出“乒”的一声震颤。

我手一抖,差点把牛奶洒出来。

“呵,交流?”陈煜轻哼,“该怎么交流?”

“阿姨怎么也不问问,妹妹昨晚上是不是跟别人做过更‘深入’的交流?快乐的忘记时间,所以就……”

“你胡说八道什么?”妈妈冷冰冰的看着他。

“凌晨时分我听见有人从妹妹房间里出来,”他故意盯着我,“陈非,昨晚是谁在这过夜?”

“陈煜!”

妈妈怒不可遏,转而求助的望向继父。

陈国琛清清嗓子,瞪住陈煜:“刚从外头回来,别把家里闹的乌烟瘴气!”

陈煜满脸不在乎,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站起来慢慢绕到我身后。

“妹妹,”他声音低沉阴冷,“你房间里没多什么东西吗?要不要让刘嫂仔细打扫一遍!”

我十根手指绞在一起,紧紧咬住嘴唇,心头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啃咬。

他故意的。

他折腾完了我,故意留下那些东西。他知道我害怕别人看破我们的关系,他就拿这个来做文章,就像他一贯拿我妈妈来威胁我。

“陈煜,你够了!”继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嚯的站起来,怒视着他,“如果你这次回来是找麻烦的,那你从哪个门进来,还给我从哪个门滚出去!我陈国琛,没有你这种儿子!”

“呵,还想把我扫地出门?”陈煜冷笑,“看来父亲真是着了这对母女的道!”

他在餐厅缓缓踱步,像一头巡视领地的雄狮,凌冽的目光扫过众人。

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喘。

我不明白陈煜怎么会有这样大的气场。他不在陈家已经四年了,可他一回来,这些人还是乖乖听命于他。

他们的眼里没有继父,没有妈,更没有我。

他们只能看到陈煜。

或许陈煜这种王者风范,是与生俱来的。

有些人生来高贵,有些人生来就是蝼蚁。

陈煜站定在继父跟前,微微颔首,嘴角轻勾。“父亲不必着急,这个家早晚有人滚出去。可能是她们,也可能是……”

他眼神掠过我跟我妈,最后定格在继父身上。

他咧嘴一笑,像猛兽捕猎前那种阴狠决绝的样子。

继父脸色变了一下。

接着有几个人从外面走进来。

这些面孔我熟悉,是陈氏几个大股东,都是跟继父打过江山的。

可今天他们西装革履,手里拿着文件,并没有递到继父跟前。

反而在陈煜面前毕恭毕敬。

陈煜牵牵嘴角,挑衅的目光落在继父身上。

然后掏出签字笔,在文件上划了几下。

“你……你签什么?”继父脸色难看的很。

陈煜似笑非笑,“城西那块地皮的收购案。没记错的话,父亲已经筹划三个月了。”

继父瞪大眼睛,里面怒火在燃烧。

我心里咯噔一声,怔怔看向陈煜。他收买了陈氏股东,他收买了陈国琛的心腹,他坐上陈氏董事长的位置,夺走了父亲的江山。

他神不知鬼不觉,重复着四年前父亲对他做过的事情:扫地出门!

怪不得他刚刚那么笃定的说,总有人会滚出这个家。

我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紧紧挽住妈妈的胳膊。

他连自己亲生父亲都能下狠手,更何况我和我妈?

他果然不会放过我们……

继父眼睛瞪的滚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抬起手指着他鼻子。

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他憋红了脸,咬牙切齿吼出一个字,“你……”

话音未落,他“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家里顷刻乱成一团,桌椅碰翻,乒乓作响,电话声接连不断,不一会儿外面响起救护车的警报声。

所有人都在忙,仿佛只有我跟陈煜不属于这个世界。

我静静站在那,两只耳朵嗡嗡作响。猛然一抬眼,正对上陈煜清冷的眼神。

小说《谋婚掠爱,陈先生爱妻深切》 第3章 家变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