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绯意封湛小说 温家有个小哑巴钱包

《温家有个小哑巴》小说简介

作者钱包,《温家有个小哑巴》温绯意封湛是一本豪门总裁的小说,受广大读者喜爱,对这本书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了解一下~小说简介:一场设计,小哑巴温绯意被迫嫁给霖城顶端的男人。他不爱她,却格外宠她。直到父亲枉死,儿子被抢,她才明白,他宠着的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的影子。两年后重逢。她可以重新开口说话,却仿佛将他忘了个干净。你挡住我路了。男人霸道却优雅的握住她的手,是你走错路了,回家的方向在那里。可我嫁给别人了。他矜贵一笑,下一秒,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反手将她扛回房间,除非我死在床上,否则别想改嫁。…

《温家有个小哑巴》 他送的礼服 免费试读

找回女儿的温父觉得愧对女儿。

加上温父忽然重病,怕自己活不了几年。以后,他不能说话的亲生女儿没人照顾,像过去那二十年一样被人欺负,便要求封湛履行幼时婚约娶了她。

封家人当然不会同意。

如果说是光鲜亮丽的大家闺秀温曼歌他们当然没有意见,可温绯意是个哑巴,凭什么嫁进封家?

温父没办法,便设计了一出,直接将她送到了封湛的床上。

温父还趁机留下了证据,逼着封家娶她,如果封家悔婚便是背信弃义。

温绯意始终记得,在封湛床上醒来的那天,她的恐惧和慌乱在他眼里都是笑话,他满眼都是讽刺。

之后每次被父亲拽着去封家,封家人看她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讨人厌的东西。

更讽刺的是,就那一次,她便怀上了小封越。

不管封家怎么抗拒自家继承人娶一个哑巴,最后封湛还是不得不娶了她。

但封家却提出了一个要求。

封家要温家不能告诉任何人,温家的大小姐温绯意是被丢在穷人堆长大的哑巴,更不能告诉别人,这个哑巴还是封家继承人的妻子。

温绯意的存在只能是个秘密,温绯意即便嫁给了封湛也不能站在阳光下。

而温绯意没有说自己感受的权利,更没有说不的权利。

因为她是个哑巴。

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哑巴。

跟昨天对外发布的记者会不一样,今晚是封家邀请了社会名流举办的庆功宴,更为隆重正式。

她并不奢望封家人会允许自己出席,可是傍晚,她却收到了封湛让人送回来的一个礼盒。

里面装着一件做工精湛的礼服。

没有完全展开衣服,只看着表面的衣料和做工,就知道这件礼服绝对是最精致好看的。

这是……给她的吗?

今晚是封家举办的庆功宴,封湛送她这件礼服,难道是想让她也参加吗?

回想结婚两年来,站在封湛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除了温曼歌,甚至连嫩模明星都有……却唯独不曾出现过她的身影。

她是封太太,却只能藏着这个名头,不见天日一辈子。这是封家所有人达成的共识,封湛怎么会忽然……

温绯意放下盒子,叫了陈妈询问,“这件衣服真的是给我的吗,不是送错的?”

当初封湛给这个家里选佣人的时候,特意选了忠厚老实会手语的。

所以,在这个家里,温绯意不会因为发不出声音而产生任何交流问题。

“太太,这就是给您的!”陈妈笑的比她还开心,“刚才司机送来的时候,我还特意问了。”

她摸着礼服的布料,心中燃起了一丝暖意。

陈妈离开,她拿着衣服准备回房间试的时候,封母跟温曼歌却忽然出现在了门口。

“阿湛呢?!”

她们是来找封湛的。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却一天不见人影,封母心急。

看见温绯意手里拿着礼服,封母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礼服?难不成你一个哑巴还要出席今晚的庆功宴,跟阿湛站在一起吗?!旁人问你是谁的时候,你能张嘴说话吗?!”

她脸色微微发白,但还是保持冷静。

她对封母比划手语解释。

这衣服,是封湛送的。

不是她偷偷弄来想去搅和今晚的庆功宴的。

“不要跟我摆弄你的动作,我看不懂!你要是这个样子在庆功宴上比划,只会给阿湛丢人!给封家丢人!”封母不耐的打断,厉声警告,“今晚你不准出现在会场里!听见了吗?!”

温绯意僵硬的站在原地。

封母就差用手指着她的鼻子了,“同是温家的女儿,你看你哪里比得上曼歌!不求你跟曼歌一样优秀,但凡你会说话,都不至于这样给封家丢人!”

“封伯母,消消气,别气坏了自己的身体。”温曼歌适时的开口,听起来像是在为她说话,实际上却故意旧事重提,“妹妹两年前回来谁也不想的,可她既然已经爬上了湛哥哥的床,还替湛哥哥生下了孩子,也只能这样了。”

听了这话,封母又想到三年前封湛是被下了药才被迫娶了她这个哑巴。

于是,看她的眼神,更恶劣了。

封母怒气冲冲,“阿湛不在,小封越呢?”

她摇头,摆手,指了指外面。

都不在。

一听大人还在都孩子不在,封母头也不回的走了,连多看她一眼都好像是脏了自己的眼睛似的。

温曼歌却没有走。

“今晚,小封越的身份是要公布出来的,封家的子嗣不可能当见不得人的私生子养着。”

她低头挑起温绯意的礼服。

这是俄国summer品牌的超级高级定制,有钱都请不到设计师这家牌子的设计师出马。

这件衣服一看就是精心设计的。

穿它在身上的人,一定可以大放异彩。

爸爸身体不好,常年在医院呆着,根本不可能请到这么著名的设计师。

难道……是封湛送的?

封湛今晚准备把她跟孩子一起对外公布吗?!

温曼歌目光闪了闪,对她说,“但小封越的对外公布,完全与你无关,你是没资格出现的。小封越对外能宣布的身世,只能母不详,你懂吗?”

这件事她早就知道了,不需要她再多做提醒。

温绯意愤怒的望着她,想夺过礼服。

而温曼歌随手一丢,把礼服扯掉在地上,“礼服这种东西,有些人只需要看看就好,穿上身还是没必要了。否则,被宾客看见,只会给湛哥哥带来麻烦,让封家丢人!”

她急忙蹲下身,想把礼服捡起来。

这是封湛这两年来第一次送她的东西。

温曼歌恶从心起,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热水壶,朝衣服上倒了过去。她要毁掉这件自己得不到的衣服!

这种手工高定礼服,根本不能碰水,一碰水就全毁了。

她急忙把礼服抱进怀里,来不及躲闪,却还是被烫到了后肩。裙摆没有完全保护到,还是被热水烫坏了部分。

肌肤传来痛感,她发出嘶哑的低鸣……

沙哑的声音像是猫爪挠过木板,难听又闹心。

“真难听,你在湛哥哥面前发出这种怪叫的时候,他会不会觉得恶心?”温曼歌笑着,往她心口用力的戳了一把刀。

她饱含怒意的望着温曼歌。

温曼歌仍觉得不够,伸手还想去撕扯礼服。

她忍无可忍,一把将她推开。

温曼歌毫无防备,被她推了个踉跄,一屁股正好坐在她自己刚才倒出去的水坑上。

臀部的位置湿了一片灰色的脏圈。

最巧的是,温曼歌穿的裙子还是白色的。

脏掉的地方更加显眼可笑。

等会她可是要陪封湛一起参加庆功宴的!要是这样出现在会场哈布被人笑掉大牙?

温曼歌虚伪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温绯意!”

重新把热水壶高高举起,她眼神狠戾的朝她逼近,“你不让我好过,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哑巴,就算是温家血脉又能怎么样,你这辈子都只能见不得人!而我,会永永远远的替代你,坐稳温家大小姐的位置!”

温绯意气的发抖。

“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