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婿战尊,江尤 新书《龙婿战尊》小说全集阅读

《龙婿战尊》小说简介

主角叫江尤秦伊夏的书名叫《龙婿战尊》,是作者墨者行徒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战尊归来,发现曾经的校花女友给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未婚先育,让她们母女饱受歧视和羞辱,于是,他开启了护妻宠女的霸道之路…

《龙婿战尊》 第18章 和秦家叫板 免费试读

咚咚咚!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揉着惺忪睡眼的秦明月一步一步缓缓下楼。

本来正准备跟秦伊夏解释一二的江尤,立刻被女儿吸引走了目光,至于解释,算了,反正说了秦伊夏也未必会信。

秦伊夏也注意到了下楼的女儿,往日里,每到晚上打瞌睡的时候,秦明月都会到处找妈妈,吵着闹着要抱抱。

所以秦伊夏本能的站起身,展开双臂,朝着秦明月走了过去。

下了楼的秦明月瞧见客厅里的众人,亦是满脸笑容的朝着秦伊夏的方向跑了过来。

然后……

完美错开了满是期待的秦伊夏,一把扑到了江尤的怀里。

“叔叔,你终于回来了?小明月等你等得可辛苦了。今天晚上,你也要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好不好?”

江尤宠溺的捏着女儿秦明月的小翘鼻,说道:“当然好了!”

对于女儿的要求,江尤绝不会说不。

这位在地下世界威名赫赫的十一星尊王,曾经冠以杀神称号的江尤,展现在外人难得一见的温情一面。

“叔叔真好!”

秦明月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搂着江尤的脖子,在脸颊上狠狠的啵了一口。

秦伊夏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不由发颤,她现在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妈妈是不是充话费送的了。

江尤笑容满面的抱着女儿,在秦伊夏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上了楼。

女儿闺房里,江尤继续着昨夜的睡前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

“叔叔,这个故事昨天讲过了,咱们今天换个新的吧!”

秦明月小脸郑重的说着。

“呃,行吧!”

江尤愣了下,没想到女儿免疫这则睡前故事的速度如此之快,他当初足足听了两年才幡然醒悟的。

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江尤准备正经的睡前故事,“从前有一个漂亮女孩儿,她……”

正在江尤讲的兴起的时候,秦明月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叔叔,你怎么老是讲从前的故事啊?咱们讲讲未来的故事呗!”

江尤眼皮直跳,未来的故事?这是睡前故事的范畴吗?

恍惚间,他终于明白秦伊夏为何不乐意给女儿讲睡前故事了,想必是被这位看起来甜美可爱,实则是个小魔王的女儿给折磨够了。

这一夜,江尤不知道耗了多久,才堪堪把女儿哄睡。

这场面,比他掀翻一个帝国还累。

江尤走出房间时,还恰好撞见了书房门口,冲着自己古怪偷笑的秦伊夏。

那眼神,那表情,分明在说:你也有今天!

“伊……”

嘭!

江尤刚开口准备跟秦伊夏唠两句,那边秦伊夏便果断了关上了门,断了江尤的念想。

摇摇头,江尤走回房间,默默地打开了床底的那个铁盒。

……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秦伊夏便带着墨雨离开家,直接奔赴周氏集团。

昨晚不知为何,周老先生打来电话,说是合同的事情提前敲定,让秦伊夏和秦淑早早的过去一趟。

在关乎公司未来的大事上,秦伊夏不敢怠慢,无论是什么时间,她都会选择配合。

来到周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秦伊夏刚推开门,就见到了早已等待多时的秦淑。

秦淑抽着香烟,瞄了眼秦伊夏,笑道:“伊夏,你明知要输,还来这里做什么?不死心?”

秦伊夏面无表情,坐在了秦淑旁边,回道:“姑姑,你清楚我的性格,就算要输,我也要输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不战而逃,不是我的风格。”

秦淑只是摇头,说句心里话,她很喜欢秦伊夏的性格,可早就清楚结果的她,也已经想到了秦伊夏不久之后的表情。

会怒?还是会闹?

吱!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改昨日病恹恹模样的周余天老先生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

面色红润的他靠在老板椅上,扫了眼面前的秦伊夏和秦淑,不过,在秦伊夏的身上,他稍稍停顿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为何秦伊夏会得到江尤的格外关照。

随后,周余天拿起办公桌上的两份合同,无聊的翻看着。

“让利六个点?秦小姐,你可是大放血啊!”

周余天望着秦伊夏,面带笑意的说着。

秦伊夏表情僵硬的笑着,心里面诽谤着还不是因为周老先生的重利忘义,嘴上说着,“为了跟您老合作,让利六个点,不多。”

“哈哈哈,秦小姐真会说话。”

周余天大笑,明知秦伊夏口不照心,也不在乎。

他放下手里的合同,拿起另外一份,翻了翻,惊讶的看着秦淑,说道:“这位秦小姐竟然让利八个点,这等于是赔钱跟我们做生意啊!”

秦淑微微含笑,说道:“亏这点,对关中秦家来说,毛毛雨。”

周余天一阵冷笑,没说什么。

反倒是秦淑有些着急了,催促着周余天,“周老先生,既然我们双方开出的条件已经明朗,那选择谁做你们周氏集团的合作方,是不是该有一个结论了?”

期待着看着周余天,同时得意的望了眼秦伊夏,秦淑如今是志得意满。

“嗯,是该有个选择了。”

周余天点点头,把两份合同往前一推,然后抬起右手一指,说道:“我决定了,跟这位秦小姐合作!”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办公室里除了呼吸声,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片刻之后,则是秦淑暴跳如雷的咆哮声,“周老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谁给的条件优厚,您就选谁吗?现在明明是我开出的条件更好,可你为何要选伊夏?”

秦淑完全搞不懂,往常重利不重义的周余天,怎么今天面对摆在眼前的利益,却选择了放弃。

秦伊夏也是满脸茫然,愕然远大于成功的欣喜。

她也紧张的望着周余天,想听听原因是什么。

周余天平静的看着暴怒中的秦淑,轻蔑一笑,说道:“我是甲方,我想选谁,那是我的自由。至于你所说的利益。哼!你只看到了表面,却没有看到实质。”

“实质?什么实质?您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可别怪我关中秦家翻脸。”

愤怒中的秦淑,已经开始无理取闹了。

明明只是生意上的事情,却直接扯出了两个家族。

周余天习惯性的敲着桌面,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比秦伊夏小姐多给的,只是两个点的利润。而有位尤先生,给出了我不可能拒绝的好处,让我选择秦伊夏小姐。”

“你说,两个点的利润对我周氏集团算什么?不过是牙缝里的肉,无关痛痒。可是,那位尤先生能带给我的,是让我这个老头子都为之心动的天大好处,我选谁,还用得着考虑吗?”

“再有一点,别拿你那关中秦家来吓唬我,你以为我周余天怕你关中秦家?你不要忘了,这里是鲁东,是我鲁东第一豪门周家的天下。你秦家不服,尽管来闹,若退一步,我周余天跟你姓!”

气势汹汹的周余天毫不退让,在鲁东,他还没有怕过谁。

秦淑恨的是咬牙切齿,可面对周余天,她也不敢太过放肆,只能是不甘心的问道:“周老先生,能否告知,是哪位尤先生跟我们关中秦家作对?”

带走秦伊夏,乃是关中秦家的决定,如今周余天口中的尤先生,分明是在和关中秦家对着干。

周余天不屑的笑了笑,说道:“尤先生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但我能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他可是一位你们秦家惹不起的人。”

一句话,让秦淑放弃。

可已经走到这一步的秦淑怎可能就此罢手?

她气冲冲的摔门而走,来到楼下,吩咐等候多时的西装男,“去找那人,让他动手!”

“啊?”

西装男猛然一惊,“太太,这就要走最后一步了?”

秦淑眯着眼睛,杀气腾腾的说道:“有人要跟我秦家叫板,那我就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