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飞扬邱梦溪主角的小说 主角韩飞扬邱梦溪小说免费阅读

《龙婿在上》小说简介

主角叫韩飞扬邱梦溪的小说叫《龙婿在上》,是作者酒醉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战神归来,做了六年人人唾弃的废物赘婿;如今约定期满,我要君临天下,带你看一场盛世繁华!…

《龙婿在上》 第16章 被全程针对 免费试读

“韩飞扬,是不是因为他?”

此时此刻,邱风拍案而起,“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与振东一比,跟在后面吃屎都不配!”

“做人不要太过分了!”

韩飞扬此刻将手里的刀叉轻轻放在盘子里,目光冷的吓人。

“过分?对你这种废物,就算是过分了又能如何?你还想翻天不成?!”

邱风勃然大怒,“滚,让他滚,他不配在这里,今后他和邱家再也没有瓜葛。”

“好嘞!”

邱家几个年轻人,顿时一跃而起,嬉皮笑脸地向韩飞扬走来,要将他给丢出去。

“算了,算了,最后一顿散伙饭,让他留下吧。我林振东,不差他一张吃饭的嘴。”林振东存心恶心韩飞扬,所以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什么才是男人,什么才是大度?”张曼神气活现地说,“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做我的女婿,你算什么东西?”

韩飞扬拧着低下头,对林振东的心思,他最清楚不过,他却要看看林振东和邱家能嚣张到几时!

“叮咚。”

片刻后,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说道:“尊敬的贵宾,你们好。燕先生吩咐,为你们包间送上一瓶波顿庄园的红葡萄酒,说是表达他的歉意。”

一听燕先生,林振东骤然起身,问道:“你说的燕先生,可是燕西来燕先生?”

“是的!”

服务员微微一笑,将红酒打开,然后为他们每个人倒了一杯,并将之前的酒水全部换了才出去。

此时林振东整个人都飘飘然,他脑补认为之前在商业谈判中,自己让了两个百分点,他认定燕西来知道这件事情后,感觉亏待了自己,所以才送酒是给自己赔罪的。

甚至,他再次脑补,这次包厢就是燕西来亲自安排的。

这样一来,一切就说得通了。因为只有燕西来,才有这个能力!

“原来燕先生不是故意克扣我的百分点,是想要考验我这个人,现在他不仅给我安排包厢还给我送酒赔罪,就代表我和他的合作尘埃落定了。”

林振东欣喜若狂地说,这将是一飞冲天的机会,所以主动忽略自己并没有联系燕西来的事实!

“振东,你太优秀了!”张曼顿时自豪地说,完全以林振东为荣。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将来不可估量!”

邱风也一脸赞扬,然后举起酒杯,亲自敬酒道,“振东,我的好孙女婿,将来邱家就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我在此表态,今后邱家工作中心,就围绕你展开了!”

“谢谢爷爷!”林振东更加傲然,连坐姿都变得嚣张起来,然后得意的目光落在韩飞扬。

“你确定你配燕西来送酒赔罪?”

韩飞扬冷笑,他只是让燕西来办另外一件事情,没想到他竟然给自己包厢送了一瓶酒赔罪。

林振东一听,眉头直接皱在一起,他心中发虚,但是除了自己这包厢里面到底有谁有这个资格?

“我不配,难道你这个废物配不成?借辆车,就感觉自己上天了?”林振东冷哼一声,便起身道。

张曼起身,手里拎着茶杯,一下子泼在了韩飞扬的脸上:“给你清醒清醒,除了飞振东以外,包厢里没有人有这个资格。你就算是嫉妒,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好不好,丢人!”

回过头来,便对邱梦溪道:“梦溪你看清楚这个人没有,没担当没能力还各种嫉妒别人,你跟这种男人过一辈子,到底是图什么啊?”

“好了妈,我都知道了,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

邱梦溪对着张曼不耐烦地说,可心中的苦涩就像是涨潮一般涌到了嗓子眼儿,她非常失望地扫了一眼韩飞扬,直接闭上了眼睛。

“梦溪!”

余光看到邱梦溪失望的眼神,韩飞扬心中刺痛无比,“我……”

“没什么好说的,韩飞扬,你要是还算个男人,就痛快点儿,别再磨磨唧唧了。”张曼道。

韩飞扬一脸尴尬,开口道:“妈,我说过的话,我会……”

“闭嘴吧你!”

林振东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直接爆发,“韩飞扬,刚才我妈一杯水是不是没有浇醒你?那我就再给你来一壶!”

说着,直接拎起水壶,对着韩飞扬大步走去。

“该闭嘴的是你!”

韩飞扬一把扣住林振东的手腕,将他连人带水壶都给甩了出去,然后目光冷对邱家之人,“你们以为燕西来会认识这种人?想太多了吧!我告诉你们,昨日燕西来出现,今日的包厢以及红酒,都是燕西来为我准备的。还有不就是想要钱吗?我可以满足你们,一千万,两千万,还是一个亿?”

“哈哈……”

邱风笑了,邱四海笑了,张曼也笑了。

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很狼狈的林振东嘲讽道:“为你准备的?难道就凭你是一个赘婿,所以燕先生可怜你吗?你知不知道,在江海市燕西来这三个字代表什么?那是至尊的荣耀,泼天的富贵,真是笑死人了。”

“韩飞扬,不要以为不知道替谁取一次钱,就真的认为自己是亿万富豪了。我告诉你,你特么就是一个穷**丝!”

说着,他抡起手里的破茶壶砸向了寒飞杨的脑袋,他可不是什么吃亏的人。

“嘭!”

韩飞扬直接反手一拳,将林振东放翻,“卑劣小人,你真以为我治不了你吗?”

“混账!”

邱风暴怒,“好你个废婿,振东也是你能够打的?立刻跪下来道歉!”

“振东你没事儿吧?”

张曼赶紧将地上的林振东扶起来,一边给他拍打灰尘一边说道,“你放心,我来给你报仇!”

说罢,她对着韩飞扬的脸就一巴掌抽了下去,完全没有将他当人看。

“啪!”

韩飞扬直接一下拧住了张曼,他既然要摊牌了,便不可能再受其欺辱。

“你……”

张曼直接炸了,“你敢对我动手,你敢对我动手,韩飞扬你个小畜生,你……你个白眼狼,老娘白吃白喝供你六年,你竟然这样回报老娘。”

一旁的林振东嘴角露出一抹狞笑,这便是他要的场面,让韩飞扬举家皆敌,再无半点容身之处。

“都住手吧,我受够了!”

邱梦溪心里烦躁无比:“我离婚,我今天一定离婚给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