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痒陈沧 陈沧陆云曼陆楚瑶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三十之痒》小说简介

三十之痒》小说的主角是陈沧陆云曼陆楚瑶,这本小说是作者贰叶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的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陈沧陆云曼陆楚瑶的小说讲述了:而立之年,公司破产,债台高筑,这个时候,我却发现了妻子的秘密…

《三十之痒》 第2章 你带女人回来了? 免费试读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我有些懵。

“就是好奇问问,你说。”陆楚瑶说话的时候,一股子酒气就往身上涌来,看起来比我喝的多多了。

“你姐是我老婆,我当然得说老婆最漂亮了。”

这种问题无聊的很。

“切!那怎么别人都说我比较美?你看待问题得客观一点,不能带感**彩。”

“你说的是,确实是你比较美。”我也不想和一个喝醉的人纠缠不清。

不过说归说,这姐妹两确实都非常漂亮,光说容貌的话各有千秋,只是在身材上来说的话,小姨子的身材比较赞,那双大长腿和盈盈一握的纤腰,我估摸着谁娶了她,肯定得少活五年。

尤其是今天她穿了一件束身的裙子,那腰就跟水蛇似的在我面前晃着,用现在流行的话说,那就是A4腰。

“姐夫,我姐出差这么些天,她长的这么漂亮,你能放心啊?”

“她不是和她上司出差么?她上司可是个女的,我有啥好担心的?”

老婆陆云曼的上司,我认识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看起来颇为古板,是个工作狂,和这样的人出差,我当然放心。

“姐夫,你这心也太宽了。”

我听后不由一头雾水,不由便问她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姐还想把我给绿了不成?

她摇摇头道那道不可能,她就是这么随便一嘴。

进了门后,我便将她安排在了客房睡下,这妮子也真的是喝了不少,酒劲一上来,碰到枕头就打起了呼噜。

我摇了摇头,随手将她的高跟鞋脱下,随手盖了毯子,正要关门离开,她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凑过去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我老婆打来的。

“喂,你姐给你的电话。”我想喊醒这个醉鬼,同时心里也是有些纳闷。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一点了,这么晚打什么电话?

陆楚瑶伸出手,接过电话,她这会儿已经是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所以就连接听键,也是我帮忙滑的。

“瑶瑶,姐跟你说个事,我今天买了个玉镯,待会儿我把照片发到你的微信上。你姐夫要是问起来,你就说,这是我们上次在云省旅游时买的,花了一万八,买下之后就在你那放着,明白吗?”

这时候屋子里非常的安静,加上她手机的声音很大,所以我将这句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这让我的一颗心就提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买个手镯,想瞒着我是怎么买的,最后还要陆楚瑶来打掩护?

这是想做什么?

“嗯……”陆楚瑶也不知道是有没有听清,就是胡乱的应了一声。

“记住啊!不要给忘了,要不然你姐我就麻烦大了!”

“嗯……”

“行,那你睡吧,我到时候发你微信。”

电话挂断。

我此时,心里却是百味杂陈,心里布满了阴云。

按照正常的推断,这个手镯,应该是哪个男人买给她的。

究竟是谁?

从客房出来之后,我躺回沙发上,给自己点了根烟。

认识老婆七年,结婚六年。

之前,她还和我半开玩笑说,七年之痒,一个不好,我今年就得出轨,她要好好看着我,可是现在老子他妈规规矩矩的,她倒是给我来了这么一出!

尤其想到她最后那句话,如果被我发现,她就麻烦大了!

这还不明显么?不是我绿我还能是什么?

想到这里我连烟灰烫到手上都没有察觉。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出轨了,我又该怎么面对她?我们的女儿又该怎么办?每天顶着草原出去,别人该怎么看我?

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过去,但是我怕这么一个电话反而打草惊蛇,让她将证据销毁,我抓不住任何的把柄。

扔掉手机,我一口将烟抽到了底,抓奸要拿双,我必须要稳住。

一宿未眠,一幅幅肮脏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次日,日近中午,陆楚瑶悠悠醒转,她拿着手机道:“昨晚是我姐的电话?”

“应该是吧,我听见你的手机响过,你好像也接过。”

“真的假的,我都断片了……”

陆楚瑶摇了摇头,洗漱了一番之后,便离开了。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陆云曼回来了。

刚刚出差回来,她竟然换了一身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新裙子,脸上气色很好,和陆楚瑶相比,她更有女人味,更成熟,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如果换做之前,她这么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抱起她,进卧室,狠狠折腾一番。

但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这心情。

“咦?陌生的香水味道?陈沧,你带女人回来了?”老婆换鞋的时候,抽着鼻子嗅了两下。

“你妹昨天喝多了,加上忘了带钥匙,就睡这边了。”我淡淡说道。

“哦,这丫头,还是这么不着调。”老婆说着就走到了我的面前,优雅地转了一个圈,“怎么样?美不?”

“美。”我的目光,落在了她右手的手镯上。

在发现了我的目光之后,老婆的神情变得有些不自然,伸出左手摸了摸手镯道:“好看吧?”

“新买的?你出差又是买衣服,又是买手镯,花了不少吧?”

“没有的事,我买的衣服你还不知道?撑死就几百块,至于这手镯,是上次和楚瑶去云省旅游时买的,回来之后就一直放在她那,这次出差我去拿回来了。”

“是吗,你之前都没说。”我笑着起身,走到了她面前,拿起了她的手看了看“成色不错,我来猜猜看,肯定不便宜。”

“好啊,猜对了有奖哦。”

“一万八。”

老婆的表情,先是惊讶,继而是茫然,接着开口欲言,最后却是转而道:“啧啧,老公你的眼力是越来越厉害了,这就被你猜到了。”

接着便在我的脸上香了一口,算是奖励。

嘴唇的触感温暖湿润,老婆嘟着嘴的模样,也满是俏皮,只是我却感到有想吐。

我这前半生,也算是多姿多彩了,大起大落都经历过,见识了各式各样的人,阅历不可谓不丰富,老爷子进去蹲了之后,我出来打拼,更是见识到了各种人心。

所以我看人还是比较准确的,同时别人心里想什么,我也能揣测个七七八八。

她刚刚有没有瞒着我,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在心虚,她要是没把我绿了,为什么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