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欤秋江易辰做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苏欤秋江易辰的小说

《震惊那对银屏夫妇是对家》小说简介

主角是苏欤秋江易辰的小说叫做《震惊那对银屏夫妇是对家》,本小说的作者是万陵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对家变情人】【双A王炸】【披皮娱乐圈】总所周知,娱乐圈神仙夫妇榜上必须得有江易辰和苏欤秋这对夫妇的姓名。全娱乐圈的人都在嗑这对CP。直到有一天,他俩多年对敌的事儿曝光了。全网沸腾。吃瓜群众:卧槽!!我这么多年到底嗑了个啥?–苏欤秋和江易辰不合多年,直到有一天她和对家结婚了。苏欤秋:真刺激。于是,在公众场合,苏欤秋笑意盈盈:老公吃饭了吗?要好好休息啊,不要累着了。实际上。苏欤秋冷漠脸:滚犊子,莫挨老子,谢谢。江易辰:别问,问就是假戏真做。【入坑需谨慎!本文有关职业内容全属作者虚构,请勿较真!另,本文全文玛丽苏傻白甜无脑文,被雷到作者不负责!!】【请一定要先看评论区的排雷先!…

《震惊那对银屏夫妇是对家》 第10章 是糖,快吃 免费试读

苏欤秋一脸无辜:“不是你先脱的衣服吗?”

话是这说的没错,可是……江易辰一脸复杂的看着苏欤秋,她就不能有点女生的直觉么?

也得亏在导演没说任务规则时就关了第一期的直播,否则估计明天的热搜又会多一个出来——震惊!揭露真实的苏欤秋!

苏欤秋见他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根本没get到他犹豫的点。她甚至还因为很少见到江易辰这个样子,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了许久,接着扫了他僵住在半空中的手,玩味道:“你……该不会是在担心你被我占了便宜吧?”

她这个样子,从脸上那抹玩味的笑,再到她的举止行为,以及她的话语,都像极了古代的那些欺负良家妇女的流氓土匪。

江易辰:“……”被占便宜的人怎么就是他了……行吧,你说是就是了。

苏欤秋见他脸上的眉毛又拧了拧,于是又猜测道:“还是你害羞了?”

江易辰有点绷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僵着脸,停在半空中的手犹豫着想要往下挪去把扣子一个个扣上。

苏欤秋沉思了一下,似乎发现了什么,突然凑近到他面前,丝毫不知现在他们的姿势有多暧昧,继续飘飘然补了一句话:“喂,江易辰你该不会是……”她再次上下扫了一眼江易辰,眼神的神情十分古怪。

江易辰本来已经扣好了扣子,正在拉着衣服往下拉的手再一次顿住,下意识的问道:“我该不会什么?”

“你该不会是……”苏欤秋顿了顿,继续道:“身材不怎么样,但是怕被我发现了丢脸吧?”

江易辰:“……”

他再也忍不住了,手放了下来,衣服也被拉下,步步逼近苏欤秋,与苏欤秋的距离不过咫尺。彼此的呼吸打到脸上,温度骤然升高。苏欤秋本能的往后面退缩,但架不住江易辰的步步逼近。

一直被逼到墙上,她终于无法再继续后退时,苏欤秋抬起双眸,神色不变,甚至连脸上的玩味都没有收敛半分。

江易辰低头看着苏欤秋,眼睛里的颜色深不见底,让人看不透,摸不着。良久,他慢慢的开口:“我身材不好?”

苏欤秋依旧神色不改,撑住自己的淡定从容,笑意盈盈的回问一句话:“不然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呢?”

江易辰理了理衣领,慢条斯理的道:“你没看过,怎么知道身材不好?”

苏欤秋神态自若,继续反问一句:“你不给我看,我又怎么知道你身材好?”

两人都未曾变过丝毫神情,眼神相互对峙了许久,突然江易辰笑开来:“这位小姑娘,你怎么这么幼稚?幼儿园的?”

苏欤秋也笑开来:“这不是某些人硬要反应那么大吗?你先脱衣服耍的流氓,我都没不好意思,你不好意思个啥劲儿?我都没看见什么。”

江易辰继续笑道:“那听某位小姑娘这么说,好像有点遗憾?”

“你想看就早说,我又不是不给你看。”

还未让苏欤秋来得及反应过来,江易辰就已经迅速的把衣服上的那些刚扣上去的扣子又一个个的解开,直至露出了男人有力而诱惑人心的人鱼线和八块腹肌。

苏欤秋顿住了。

江易辰挑挑眉,耍流氓似的,又似是在恶趣味的学着苏欤秋,以此来报复刚刚她来的那一出,道:“怎么,看呆了?想摸吗?”

然而,苏欤秋还真是看呆了。鬼使神差似的,她伸手往江易辰身上的腹肌摸了下,然后还往下摸了摸。

江易辰没有想到她会真的摸上去。他的身体早在她摸上来的那一刻起,就绷得僵硬。他看着苏欤秋的眼神变得昏暗幽深。他的喉结无意识的上下滚动了下。

苏欤秋也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有什么不对了。她抬起头,快速放下手,一脸呆滞的跟江易辰说:“那什么……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她的眼睛水亮剔透,像是含着亿万星辰,在夜晚里格外诱惑人心。

真是草了。

他叹了一口气。

现在信不信都没有什么用了。江易辰心想。

因为不管信不信,他想,他都必须去一趟洗手间洗一下冷水澡。

江易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淡然。然后他眼神有点危险的看着她,哑着声音道:“苏欤秋,你知不知道,在晚上对一个正常的男人做出这样的动作,是很危险的。”

苏欤秋哈哈两声然后又赶紧离开这块地儿,靠近窗户继续思考。其实这会儿她已经没什么心思去思考了。她现在内心乱的很,跟一团毛线缠在一起似的,怎么也纠不开。

她其实本来是想去客套的问问江易辰上来干什么的。毕竟也算是室友了。

可是现在她却已经忘了自己本来想要干嘛了,满脑子都是刚才的场景。一个高瘦俊拔的男人,漫不经心的笑着看她,弯着腰对她慢条斯理的解开衣服扣子,露出男人味十足的腹肌。

刚刚摸下去似乎还不错……硬邦邦的,还挺好的。刚这么一想完,她又觉得不对劲。

不是啊,她什么毛病啊,苏欤秋你要有点骨气啊,你可是励志要把江易辰拉下神坛的人,你可是和江易辰做了十多年对家的人,不要那么色令君昏啊。

这年头,有腹肌的人还少么?

……可是有腹肌又长的帅的也不多啊……

这不也有挺多的嘛?至于吗?

……还真挺至于的,毕竟长得好看,身材又好,又会撩人的还真不多。

苏欤秋脑海里开始被两个小玩偶的话语充斥着。她的脑子开始各种思想打架了。

越想越乱,苏欤秋简直绝望了。

以至于江易辰在浴室里已经洗完半个小时的冷水澡出来她还没有注意到。

于是江易辰看见苏欤秋开始一会儿纠结一会儿满意一会儿开心的转换着神情。可以看出来苏欤秋此时此刻的内心也是非常复杂了。,一点也不比他少。

江易辰嗤笑一声,自己招来的罪,活该。

可过不了一秒钟,他的眉毛又忍不住拧着。然后走到苏欤秋的旁边,很果断的把窗户关上。这个大晚上的不睡觉不洗澡,站在窗边吹什么冷风,万一感冒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