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痒》小说主角陈沧陆云曼陆楚瑶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三十之痒》小说简介

主角是陈沧陆云曼陆楚瑶的小说叫《三十之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贰叶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而立之年,公司破产,债台高筑,这个时候,我却发现了妻子的秘密…

《三十之痒》 第8章 你说苏墨泱? 免费试读

很快,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楼梯口,我没有马上关门,客厅里的味道实在太臭,我要透透气。

而且我只知道,丈母娘回去之后,肯定会给陆云曼打电话,而且陆云曼也一定会打电话过来问责。

不过子啊这件事情上,我觉得陆云曼应该是会站在我这边的,虽然那边是她的父母,但是她对女儿还是很关心的,如果我说老丈人要是真住这里了,指不定我们家什么时候就得被放蛇放老鼠进来,到时候不仅会吓着女儿,连她自己也无法幸免。

果然,就在我在沙发上坐了会儿,拿着菜刀回到厨房的时候,陆云曼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问我是不是疯了,怎么会拿着电话要杀她妈。

“你倒是挺信你妈那张破嘴。”我冷笑一声,“她要让你老子拿着铺盖赖在我们家,到时候追债的上门寻仇了,往我们家泼油漆了,你说小雨怎么办?”

“那你和他们讲道理啊,你拿刀算怎么回事?他们是我爸妈啊……”

“**觉得什么道理能够说服他们?草……”我话还没说完,直接就爆了句粗口,直接就把电话掐掉。

自从知道了,老婆把我绿了之后,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一般,一点就着。

有时候心情烦闷,真的很想直接就摊牌了,再狠狠抽她妈的几巴掌。

但是这样的话,我又觉得太便宜她了。

这天傍晚,陆云曼回来之后,买了些小吃,还有我爱吃的卤牛肉,和我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态度格外好,还帮着我数落她爸妈。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良心发现?

对良心发现这个词,我一向是嗤之以鼻的,这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何来发现一说?

“老公,我跟你商量个事。”

哄了我好半天之后,她忽然说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我知道重头戏来了。

“我现在这家公司上了五年班了,工资也没见涨,还老是叫我们出差,太累了,我想换一份工作。”

老婆这么一说,我就懂了,这应该是提前找好下家了,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还得和陈文山那厮有关系。

“换就换吧,你经常出差,我看着也不舒服。”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正好吧,我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万地广场的客服部主管,年薪有二十万呢,你说好吧?”

万地广场?

那是万地集团旗下的商场,也是陈文山名下的,陆云曼这要是过去上班,不是正好可以暗通款曲?

我的脑海里,甚至出现了这对狗男女在办公室里面大汗淋漓,从办公桌滚到落地窗边,再滚到沙发上的场景!

真的是要多爽就有多爽!

“你的事,你自己决定,不用老是问我。”我淡淡回道。

“你看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是我老公,换工作这么大的事,我不问你问谁啊!”

“那行啊,我不同意,你再找找别的工作呗?”我淡声道。

“老公,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我是认真的,万地广场那地方,作息时间太不固定,你又去的是客服部,难不成,晚上还上班啊?还不如你现在的公司呢,要不然,你可以再等等,过阵子说不定咱们可以再次创业。”

“还说,真等你创业,咱们连西北风都喝不上了,小雨现在是学前教育,等真的上了幼儿园,那些费用,林林种种,一年怎么的也得好几万吧?我看这万地广场就挺合适的,我打算就去那里上班了。”

“行么,那你去吧。”

我知道这会儿我说再多,都是白瞎,她既然今天做了这些功课过来说,那就是打定了主意要去的。

一想到陆云曼费了这么多的心机,就是为了和一个野男人去苟合,就感到窝火,窝囊。

我这是差在哪儿?

没有陈文山帅?

当天晚上,陆云曼还是忍不住想和我运动,我仍旧是拒绝了。

可能是连续拒绝她太多次了,她就有些恼了:“你这几天是怎么了?是对我厌倦看了?”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累,也有点失眠,等缓一阵子吧。”

“累?该不会是被哪只狐狸精给掏空了身子吧?”陆云曼狐疑道。

“哪只狐狸精?陆云曼,你该还不会怀疑我和你妹睡了吧?”

“那不可能,我妹妹我还是相信的,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就是那个苏什么的,有一辆玛莎拉蒂那个!”

“你说苏墨泱?你怀疑我和她?”

我不由有些无语。

“那谁知道?反正你的那些同学,熟的不熟的,我大概都认识,就是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突然就这么冒出来了。而且你对我这么冷淡,这就不正常啊,咱们都多久没有亲热了?你能憋住?”

“我和苏墨泱真的没有问题,你别瞎想了,我就是累了。”

陆云曼大概也是对我失望了,自己就翻了个身,拿后脑勺对着我。

这会儿我也是有些奇怪,按照道理说,她都和那个陈文山搞在一起了,那就是说对我也没多少在乎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在意我不跟她运动?在意我和别的女人偷情?

难道你还和我来一个刑不上大夫?

做人也太自私,太霸道了吧?

因为已经做了辞职的决定,所以第二天早上,陆云曼没想像往常一样,起床就去公司,而是磨磨蹭蹭,在梳妆台前打扮了近半小时,最后才优哉游哉出了门。

我心里清楚的很,她打扮这么久,绝不是为了辞职的时候给同事们留个好印象,而是去万地给陈文山看的。

等到她走之后,我也开始考虑我接下来该怎么报复。

计划肯定是要有计划的。

这种事情,第一就是要增强自己的实力,我要是继续这么无所事事下去,到时候只能是被陈文山和陆云曼踩在脚下狠狠羞辱。

而一旦我东山再起了,能搞垮陈文山,自然再好不过,要是弄不过他,也要先踩掉陆云曼,不能让她过的舒坦。

至于女儿小雨的抚养权,我是肯定要争取的,所以我要尽可能多的掌握路云曼出轨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