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季燃洛醉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小说简介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是大神灯火阑珊的得意力作,主角是季燃洛醉,属于熬夜必看的优质好文。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 第4章 岭王遇刺 免费试读

天色刚刚微亮,外头便下起了小雨,凉得季燃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灵儿赶紧拿了件披风给她披上:“清明刚过,寒气却还是在的,小姐您仔细着了凉。”

季燃突然握上灵儿的手:“爹娘可是起了?赶紧替我梳头,我要去跟爹娘吃早饭。”

灵儿只觉得很奇怪,自家小姐以往都不大会在早饭过去跟老爷夫人一块儿用的,今个儿倒是换了性子。

这季燃旨在让季柏华替她多说几句话,把她跟洛醉的婚期早日定下来才是。

季燃刚走到季柏华夫妇的院子门口,忽听里头传来季烨的声音:“岭王遇刺之事……”

季燃浑身一颤,后面的话她没再听得进去,脑子里只出现“岭王遇刺”四个字。

“怎么会,他怎么会……”季燃低声呢喃,却被院子里的人发现了她。

“燃儿,你怎的来了?”

季燃跌入季烨的怀里,眼睛却是看着季柏华,红着眼眶问:“他怎么样?他不是好好的在他的岭王府吗,怎会遇刺?”

如果洛醉出事,那她所以计划全都毁了,她一定不能让洛醉出事!

季燃推开季烨,朝着院门走,身后的季烨赶紧跟上:“燃儿,你要去哪儿?”

“岭王府。”

正好小厮将马儿牵进府邸,季燃从小厮手里将马缰绳抢过,一个翻身跃上马背。

“驾。”季烨追出来时,季燃已经骑着马除了季府大门,季烨赶紧让小厮牵来另一匹马。

上马时,他听到小厮一脸着急地说:“大少爷,七小姐骑走的那匹马拉肚子,正病着呢!”

闻言,季烨用力夹了马肚子,赶紧追上去。

季燃这一路往岭王府走,马儿倒是走得快,停都没停下来,直接冲进岭王府。

这突然闯进来一人一马,引得岭王府所有小厮丫鬟都跑出来看。

季燃快哭了,这马儿不停她的话,她如何喊、如何拉都没能让它停下。

直到她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洛醉时,喊了声:“岭王救我!”

说话时,马儿突然往下一倒,季燃大喊了声,本以为自己会跟马儿一起躺在地上时,发现自己被一个红衣男子抱住。

一场闹剧结束,季烨刚好赶到,就连给洛醉行礼都顾不上,直接走到季燃面前,上下扫着:“伤着没有?”

季燃惊魂未定,木木的摇头。

确认人没事儿,季烨这才松一口气,却不忘骂人:“饶是担心岭王,你也不该一个人骑着病马过来,你倒是忘了你不会骑马这件事?你、你要说说你什么好?”

季燃将头埋低,低到似乎只有她听得见地说:“我担心他。”

耳里过人的绯红听到后,眼睛一亮,俯身在洛醉耳边说了句话,随后轻笑了几声:“不愧是清雅郡主之女,这魄力可不是所有女子都能学得来的。”

至此,季烨才意识到他们在岭王府。

“臣参见岭王。”

“起来吧。”

听到洛醉的声音,季燃才似一瞬间回过神来,顺着声音看去,看到除了面色白些,再没有任何与平时无异之处。

“你没受伤?”

听到声音,洛醉仔细去打量这个因为担心他而不顾一切骑着病马来见他的小姑娘,才发现小姑娘生得挺好看。

虽然刻意压制,却挡不住那双灵动的眼以及她眼中透出的与她本不该有的担心跟紧张。

以前的季燃,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子拒人千里的冷漠,可现下却主动得让人不由得生疑。

“你担心本王?”

这一句话问得实在是有些多余,这岭王府里上上几十人看着,也全听到方才季烨说的那些话。

季燃骑着病马过来可不就是为了看他是否受了伤?

季燃红着脸快速的看他一眼,确定他真的没事儿才扯着季烨的衣袖:“哥哥,我们回家吧。”

我丢不起这个人。

季烨有些为难的看着地方的马:“这马……”

“无妨,王府的下人会处理好,季公子只管带着七小姐先回去。”

转身离开前,季燃还偷偷瞄了洛醉一眼,看到他似笑非笑的模样,像是得到鼓励似的,回头冲着他喊:“你一定不要受伤,我还要嫁给你的。”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可闭嘴吧。”

季烨对着洛醉抱歉作揖,带着季燃匆匆离开岭王府。

“真有意思,上赶着要嫁给你这么一个废人,这还是头一回见。”绯红双手抱臂,依靠着柱子上,睨眼看着地上的马儿,“季府要离你这儿远一些,那她绝对跟你一样,后半辈子只能坐轮椅上了。”

洛醉没有说完,示意小厮将他推回书房。

小厮离开,关上门口,不知何时已经进屋的绯红突然问:“你觉得她会不会是为了博得你的好感,演了这一出戏?我还是猜不到她非要嫁给你的目的。”

洛醉拿起没看完的书,眼神却没留在书上,直勾勾的盯着正前方的某一处,轻飘飘地说:“娶回来就知道了。”

“你真要娶她?”

“本王跟你不一样,”洛醉轻描淡写地说,“本王身边需要一个体贴的人一块儿过日子。”

他的话差点没把绯红从房梁上震下来,混世魔王说想要个体贴人过日子,简直没有比这还可怕的事了。

——

季府。

季燃站在中央,上座坐着季柏华夫妇,旁边还站着季烨小夫妻俩,全都跟审她一个似的。

她突然委屈了。

看着她的豆儿大的泪水从眼里流出来,季烨“哎呀”了声:“谁也都还没说你呢,怎么就哭上了?”

季烨是个宠妹妹还怕妹妹哭的主儿,一下子慌了神,刚要过去安慰几句就听到季柏华轻声咳几声,他只好收住脚步。

“你说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他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只是觉得自家姑娘的性子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我担心我未来夫婿有什么问题?如果他受了伤,我往后要怎么办?”

这一世的季燃已经认定洛醉才是她唯一的夫君,她不在意洛醉是个双腿残疾的人,只要洛醉能替她护住季府,她愿意一辈子伺候洛醉。

想到前世因为自己识人不清而害了季家人,她还在悔不当初。

如今老天给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她定然不会再让前世的事情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