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三十小说 精品《重活三十》小说在线阅读

完结小说《重活三十》由云峰垂钓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凌晨许舒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生为人夫,面对娇妻的主动诱惑…

《重活三十》 第12章 不妙的预感 免费试读

如果猜测无误,凌晨就能知道,江城那些地方会拆迁,那些地方会建立商场超市,小区居民楼!

甚至那些地方会在以后成为江城的经济商贸中心!

凌晨感到自己的一颗心快要跳出了胸腔,额头都冒出了汗珠。

当然,到底和猜测的是否吻合,他需要进一步的考证!

就在这时,陶姐走了过来,扔给凌晨一辆路虎车车钥匙,说道:“凌晨,司机去仓库帮忙了,待会萧总要出差,你送萧总去机场吧!”

“好的!”凌晨马上答应下来。

凌晨下楼去路虎车旁等着,不一会,萧竹君过来了。

只见她穿着一身白色小西装,衬托曼妙玲珑的身段,卷曲的长发随意披散肩头,戴着墨镜,优雅中带着一丝干练。

“凌晨,麻烦你了。”萧竹君微笑道。

“萧总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凌晨打开车门请萧竹君上车,坐在了后排。

车子发动,开出了停车场。

在赶往机场的途中,萧竹君问道:“听说你最近非常努力,怎么样,工作上能适应吗?”

“嗯,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凌晨连忙回答。

“以后不懂的地方可以问问陶经理。”

“好的。”

送萧竹君去了机场之后,凌晨返回公司。

路上他特意把车子开得很慢,就是为了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现在江城的房地产发展,是不是就是十年前自己的家乡?

突然间,他留意到路边一家便利店,叫小清新便利店。

而便利店就在实验小学的旁边。

凌晨浑身一震,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他心里感慨万千,前世上小学的时候,学校边上就有一家叫“小清新”的便利店,后来就改做了面馆。

凌晨随即下车,走进了便利店。

便利店的老板和前世不是同一个人,现在是一个中年妇女在经营。

他想买瓶水,结果店里很多货架都空了,冰箱里更是一瓶水都没了。

“老板,你店里连瓶水都没得卖吗?”凌晨纳闷道。

“我这店面已经转租出去了,过两天就不开了,还进什么祸啊!”中年妇女道歉道:“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啊,你去别的店买吧。”

凌晨心中一动,问道:“转租给谁了?”

“一个面店的老板,他准备在这开一家分店。你问这么多干嘛?”

“没什么,谢谢老板。”

走出便利店,回到自己车上的时候,凌晨心里激动的无以复加。

他用力握了握拳头,面色变得通红,感受到一股说不出喜悦和畅快。

仿佛,自己将要把握自己的命运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白沙,抽出一根点燃了。

这次抽烟,让他适应了许多。

抽完一根,精神抖擞,笑的几乎合不拢嘴。

努力平复心情之后,他才开车回公司。

路上,他就想了许多挣钱的方法。

以自己目前掌握的信息,赚钱最快的自然是房产投资。

可是房产需要资金,对于他们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根本不可能。

所以,还得另想办法,先赚到启动资金再说。

回到公司,凌晨将车钥匙还给了陶杏芳。

回到自己位置,凌晨很想给老婆打个电话,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许舒芸。

但是说出来,许舒芸肯定不会相信。

所以,最终,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对了!

他突然想到今天是女儿出院的日子,本来他想跟公司请半天假,和许舒芸一起接女儿的。

但许舒芸不让他请假,说自己接就足够了。

这个点,母女俩应该到家了吧。

凌晨马上拿出手机,给许舒芸打了个电话。

结果电话提示关机。

可能手机没电了吧。

等到下班之前,凌晨又给老婆打了电话。

没想到依旧处于关机状态。

这到底怎么回事?

下班之后,凌晨第一时间赶回家。

然而,家门是虚掩的,许舒芸和女儿居然不在家!

屋里的茶几翻了,两个茶杯也碎了,茶水翻了一地,没有清理。

凌晨面色骤变,心里有种极度不妙的预感。

他赶紧下楼寻找,根本找不到母女俩的身影,却无意间碰到了房东。

“房东,请问一下,你看到我老婆和我女儿吗?”凌晨有些紧张的问道。

“下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和一个老人来找你媳妇,还吵了一架,声音很大,我特意上楼看了一下,他们又说没事。”房东纳闷道:“他们不在家吗?”

“不在,房门都没锁,你知道那两人是谁吗?”

“好像是她家人吧,我听见你媳妇叫那老人爸。”

“我知道了,谢谢房东!”

闻言,凌晨一颗心沉到谷底,转身要走。

“等一下,你们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呢!”房东问道。

“我这两天发了工资就交给你!”

撂下这句话,凌晨快步离开,还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和许舒芸相处的这段时间,凌晨知道了他和许舒芸的娘家人关系很紧张。

自从自己赌博输了房子之后,岳父岳母一家都十分嫌弃自己,曾屡次要求许舒芸跟自己离婚。

有一次还大吵一架,把她父亲气跑了。

过了一会,电话总算接通了,凌晨礼貌的叫了一声:“爸!”

“谁是你爸,不要跟我乱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人愤怒的声音。

“舒芸和昕昕呢,是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凌晨耐着性子问道。

“我现在就把我女儿和我外孙女带走,想要见到她们,必须跟我女儿离婚!”岳父恼怒的说道。

“凌晨,我们在车站,火车还有半小时就出发了,你快来救救我们!”

突然间,电话那头传来许舒芸的求救声,语气中带着几分哭腔。

“舒芸……”凌晨惊叫。

只是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