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洛醉 季燃洛醉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小说简介

熬夜必看小说《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是灯火阑珊的经典之作,文中主角季燃洛醉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季燃过分的相信身边人,最终被害得含冤而死。重生,且看她如何复仇,打垮敌人。还顺带收了个腿残志不残的夫君。…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 第3章 非他不嫁 免费试读

“什么?她亲口跟你说要早日同你完婚?”坐在书案上的红衣男子笑开了怀,“你这小未婚妻倒是挺有意思,前几日若不是她留下那点药,只怕……”

洛醉沉着脸打断他的话:“本王让你查的事如何?”

红衣男子将脚搭到书案上,大爷似的说:“师兄办事你还不放心?明天就能有结果。”

“那你就明天再过来。”

洛醉说完,移动轮椅扶手上的机关,轮椅便自动调了头,朝着门口去。

“唉,你这什么毛病,怎么用完就丢?”

“没读过书就不要乱说话。”洛醉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这句话真不是这样用的。”

若非绯红是他的师兄,且能力不凡,他绝对把这男不男女不女的采花贼丢府外。

距离上回见面过去五天,季燃再听到洛醉的消息时是他要进宫面圣。

季燃缠着季烨带她进宫。

进宫后,兄妹二人直奔御书房去。

永和帝的贴身太监见了,忙着上前迎。

“奴才见过小郡主,见过季大人。”李公公凑近低声说,“皇上这会正跟岭王下棋呢,您二位再等会儿?”

永和帝有个习惯,下棋之时任谁都不能打扰他,饶是皇后来了也只能等。

他话音刚落,屋里便传来永和帝低低的笑声:“朕总算是赢了你一回。”

紧接着听到皇上说:“你跟燃儿的亲事,怎可……”

没等皇上说完,季燃已经推开门闯进去:“舅舅,你不许答应他,我是一定要嫁给岭王的。”

她突然闯进来,把永和帝跟岭王都吓了一跳。

这时,季燃才看清永和帝跟洛醉脸上的疑惑,随之而来是永和帝爽朗的笑声:“朕就说,燃儿是个真性情的姑娘,她既认定了你,你便是逃不掉的。”

紧跟进来的季烨掀开衣摆在永和帝面前一跪:“皇上恕罪,燃儿只是一时着急才闯进来的。”

季燃眼眶红了一圈,回过神来才跟着季烨上前行礼,可嘴里却是委屈的喊了句:“舅舅。”

永和帝将他们兄妹二人扶起来,上下打量着季燃:“你可还好?”

“我身体很好。”季燃点点头,吸了一鼻子才继续,“但如果舅舅不让我嫁给岭王的话,我的心灵就会很受伤。”

闻言,永和帝偏头看一眼面无表情的洛醉,并不知道半个月不见的季燃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永和帝收回眼神看向季燃:“你上回不还跟朕说要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但我也同舅舅说过,我要嫁一个盖世英雄。”她突然抬手指向把自己当成旁边者的洛醉,“整个京都能配得上我季燃的只有他。”

“盖世英雄”眉头一挑,小姑娘还挺有眼光。

“岭王不愿娶我,可是因为我瞎?”

头一回见到把自己的缺点说得如此坦荡之人,洛醉倒是想看看她接下来会再说些什么。

“相爷特地来找本王,说郡主跟沈公子两情相悦,本王不过是想成人之美。”洛醉抿一口茶,继续,“怎么在郡主这儿倒成了嫌弃?”

季燃眨了眨她那双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的双眸,挽上永和帝的手臂,撒娇道:“我跟沈公子相识都算不上,又怎会两情相悦?”

“倘若舅舅答应岭王殿下与我解除婚约,那旁人定会以为是舅舅或者岭王殿下觉得我配不上,这话传出去往后我还要如何嫁人?”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可她却击中永和帝担心的点,如若他们当真解除婚约,传到百姓口中必定是那样的结果。

但她嫁不嫁的出去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百姓对永和帝的评价。

永和帝眉头一皱,沉着脸说:“婚约是朕亲自赐的,待你们二人成亲之时,朕必定是要当证婚人的。”

——

离开御书房,季烨一边走一边念叨:“舅舅再疼你,他也是皇上,你怎可这般没大没小?”

季燃塔拉着脑袋,眼神却是飘向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的洛醉,他的脸上带着浅浅淡淡的笑容,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早知就不该带你进宫。”

季烨现在还心有余悸,幸好永和帝是真疼爱她,换做另一个人,只怕脑袋都已经搬家了。

“若非我进宫,只怕明日我便成相府公子的未婚妻了,到时候……”便会重蹈前世的覆辙。

前世,她便是以死相逼才让永和帝解除婚约转而将她赐婚于相府公子,但最后能让永和帝改变主意的还是洛醉。

这也是在她听说洛醉进宫时那么紧张的原因,她害怕自己再一次跟洛醉擦肩而过,再一次被沈芒跟兰玉蓉关进不见天日的地牢。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浑身一颤,眼底浮现一丝恐惧。

季烨忙着将她扶住:“怎么,哪儿不舒服?”

实实在在的抓住季烨的手臂,她才确定自己重回十八岁那年。

“我没事,哥哥不要瞎担心。”她收起眼里的恐惧,换而来的是一脸笑意,“岭王殿下,我们何时完婚?”

除了洛醉之外,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无不意外震惊的,哪有姑娘家当着外人的面说出这种话的?

可季烨来不及阻止,又听到季燃笑着说:“等我及笄礼后,我们就成亲吧。”

季燃当真怕极了,她一日没跟洛醉完婚,便一日有可能会解除婚约,以沈家的势力,想要在永和帝那儿求得她一个郡主并非难事儿。

尤其是,所有人都认为沈芒是一个喜欢极了季燃的温文尔雅的谦虚公子。

洛醉将季燃眼底所有的恐惧、担心以及紧张全收进眼底,由此不难猜出小姑娘迫不及待要嫁给他,定然是别有目的。

他于是露出浅浅淡淡的笑,轻描淡写的丢出一个“好”字。

岭王府的下人将洛醉抬上车,看着马车走远,季烨才敢问:“你当真要嫁给那……岭王殿下?”

季燃重重的“嗯”了声,一脸坚定:“非他不嫁。”

因为整个京都,乃至整个朝廷,能与相府抗衡的只有岭王洛醉。

马车上,洛醉旁边的绯红公子莞尔:“我可听见了,你的小未婚妻说要非你不嫁,是不是你把人家怎么了?”

绯红耳力过人,饶是隔得很远,他依旧能听得很清楚。

只是季燃为何要非他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