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狼韩朗周慕云 半天妖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以韩朗周慕云作为男女主角的燃文著作《悍狼》是一部都市生活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浴血疆场,舍身报国,天南元帅韩朗,霸气回归都市,无论世家豪门,还是皇亲国戚,挡我复仇,皆诛杀之!…

《悍狼》 第14章 好人有好报 免费试读

走到面馆门口的沈默不知和那几个小混混说了什么,那些小混混们都冷笑着跟着沈默走了。

李叔见到这种情况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坐在韩朗的对面,说道:“小伙子是冯家妹子的亲戚吧?冯家妹子是好人,只可惜这命却太不好了……”

韩朗挑了挑眉毛问:“冯阿姨怎么了?”

“唉!原本她开这家小面馆生意红火,家里男人也踏实肯干,小日子过得也不错。但就在三年前,她家里却摊上了事。”

“三年前?”

面馆老板李叔点头,叹息说道:“冯家妹子有个干姐姐,两人的关系比亲姐妹还亲。”

“三年前她干姐夫因为意外死了,那时候她干姐姐也早已经不在,家里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也失踪了,她姐夫的家里人又都是一群没有心肝的畜生,对她姐夫根本不管不顾,也不发送。”

“冯家妹子气不过,就去她姐夫家说理。结果不但被赶了出来,她男人还被那家人打得住了院。”

“还有这种事?”韩朗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这倒是他不曾了解的。

李叔叹道:“是啊!简直就丧尽天良啊!男人住了院,冯家妹子手头的钱几乎全都给了医药费。但她同样也不忍心看着姐夫没人发送,于是就把这个店兑给了我,自己拿钱去给她干姐夫买墓地安葬。”

原来父亲竟然是冯阿姨用卖面馆的钱安葬的……韩朗深吸一口气,他曾看过父亲的墓地。

墓碑上刻着父母两人的名字,而立碑人那里写的却是自己的名字,冯阿姨并没有留下姓名。

李叔继续道:“为了给她干姐夫下葬,冯家妹子几乎是倾家荡产了。她做的这是善事,可做善事也没有善报啊。”

“原本她男人的病好了之后家里的日子眼看着也有了点起色,但就在去年她闺女又被一群小混混纠缠,她男人为了保护闺女差点被那些小混混打成残废!”

“而且那些小混混现在还三天两头的去他们家找事,这日子眼看着就过不下去了!就连我这外人看着都跟着揪心啊!”

原来是这样……

韩朗心中不禁有些唏嘘,没想到冯阿姨为了父亲的事竟然付出了这么多。

“冯阿姨现在住在哪?”韩朗问。

李叔指点了一个方向,随后再次叹道:“都说好人有好报,但也不知道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好人没有好报,那些欺男霸女的混账东西却一个个活得逍遥自在!不公平,不公平啊!”

“这世界很公平的。”韩朗站起身,对唉声叹气的李叔笑了笑:“好人一定会有好报,我说的。”

说罢韩朗迈步走出面馆,此时沈默也已经回到了狼标吉普车上,汽车发动缓缓离开。

李叔看着桌上韩朗留下的几张百元大钞,摇头叹气:“好人好报?呵呵,年轻人还是经历的太少啊!如果世上真有公平,我又怎么会被那些混混整天欺负……”

可还没等李叔这句感叹说完,面馆门口忽然踉踉跄跄的冲进来六七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

“李叔!哦不!李爷爷!我们再也不敢收保护费了!您大人大量,饶了我们吧!”

呼啦一下,六七个小混混登时跪倒一片,止不住的给李叔磕头求饶,涕泪横流。

“你们、你们这是……”李叔吓了一大跳。

为首的小混混抬起头,他脸上血肉模糊耳朵也被人割掉了一只!

他忍着疼痛哭嚎道:“李爷爷!以后您就是我们的亲爷爷,我们发誓今后一定做个好人,绝对不打架收保护费了!这是这几年从您这拿的钱,我们都还给您!”

李叔看着小混混手里那些还染着血的钞票,彻底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混混们大声嚎哭,道:“爷爷!这些钱您可千万不能不要啊!我们的小命都在您手上了!”

小命?李叔忽然想起刚才带着小混混离开的沈默,试探问道:“是,那个带你们走的小伙子?”

小混混们连连点头:“就是……就是那位爷!他、他还让我告诉您,好人一定会有好报!说留着我们的命,让我们也做个好人……”

……

狼标吉普车缓缓停在了旧城区的一个破败的小院外,韩朗独自一人下车,手里拎着几包礼物。

“冯阿姨,我回来了。”刚刚走进院门,韩朗便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只不过如今女人的后背已经因为长期的劳累而佝偻起来,乌黑的发丝也变成了花白。

听到声音之后,正在佝偻着腰做针线活的女人微微一震,继而缓缓转头。下一刻浑浊眼中泛起了泪花,女人的声音有些哽咽:“韩……韩朗?是你吗?”

韩朗微笑,走过去抓住女人的手点头道:“是我,我回来了。”

“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冯阿姨嘴唇颤抖,脸上的皱纹舒展又聚拢,泪水顺着皱纹的沟壑流淌而下。

韩朗轻轻为冯阿姨擦去泪水,笑道:“阿姨你还是老样子,我记得当初一提起我母亲,您就要这样哭一场。”

冯阿姨擦了擦眼泪,露出笑容:“你母亲是这世上最善良的女人,她是我的恩人……不说这些了,你快坐!阿姨这院子里乱,你……你别嫌弃!”

小院的确很乱,到处堆着从外面捡回来的空瓶子与废旧纸箱,整个院子里只有一小块空地,那是冯阿姨平时给外面做针线活的地方。

不过韩朗并不介意这些,十年的征战,即便是最肮脏恶心的地方他都能够忍受,更何况如今这里还有他最亲近的人。

冯阿姨佝偻着腰开始忙碌,她给韩朗倒了杯茶,茶叶很粗汤色浑浊,但韩朗却觉得茶水很甜,比沐月茶坊几十万一壶的茶还要沁人心脾。

“老头子!你看是谁来了?是韩朗!韩朗回来了!”冯阿姨从屋里推出一个破旧的轮椅,轮椅上中年男人双眼无神,形容消瘦。

见到这个男人韩朗不禁有些唏嘘,这是冯阿姨的丈夫赵叔叔,曾经也是位身体健壮力气十足的汉子。只不过现在却已经被身上的伤痛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好人应当有好报,如果天不报,那就由我韩朗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