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燃洛醉小说名 精品《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小说简介

主角是季燃洛醉的古代言情小说正在火热上线中,作者是知名网文大大灯火阑珊,小说名字叫做《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精彩内容值得熬夜品读。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前世,季燃过分的相信身边人,最终被害得含冤而死。重生,且看她如何复仇,打垮敌人。还顺带收了个腿残志不残的夫君。…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 第5章 日后,换本王来找你,可好? 免费试读

季燃在城里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季府七小姐骑马狂奔至岭王府一事,几乎从早到晚都是京都百姓的谈资。

季府内相对外头来说要安静许多,没有一堆人聚集在一起没完没了的聊,没有肆意的嘲笑,但依然有不少丫鬟、小厮背着主人偷偷聊。

回院的季燃不小心听到丫鬟们聊:“这七小姐也是忒不要脸了,一个姑娘家光天白日的闯进男子的家里,还是岭王府。”

也有丫鬟替季燃抱不平:“七小姐到底是岭王的未婚妻,就算去岭王府也无可非议。”

“你懂什么,这大户人家的小姐能跟我们一样吗?只怕七小姐这是便要被人冠上倒贴着瘸子王爷的称号了。”

丫鬟的声音越走越远,众说纷纭,可就连府邸上的丫鬟都这样说,只怕外头的冲传闻更为夸大。

季燃这才隐约意识到自己今天的举动实在是太荒谬了,难怪季柏华会生这么大的气,还要罚她抄写女戒。

季燃在屋里抄着女戒,可思绪却飘向远处,前世临死前她曾隐约听到兰玉蓉说洛醉根本就没瘸。

记忆有些混乱,她并不敢确定自己听到的是否是真的,可他日当真嫁得了洛醉后,她一定要仔细的问他一问。

“哎呀,小姐,你这写得……”

季燃的思绪被灵儿的声音硬生生的拉了回来,低头一看,不自觉中,她竟在宣纸上写满了“洛醉”二字。

她羞得把宣纸揉成团,丢进纸篓里,带着红晕的脸在烛光下越发的可人。

灵儿憋着笑,一边替她研磨,一边逗她:“小姐这还没嫁过去呢,怎么整个心都给了岭王。”

季燃放下毛笔,捧着小脸,长叹一声:“你觉得岭王是一个什么样儿的人?”

灵儿想了会儿:“英勇神武,气拔山河,雄才大略……但这些都是以前,现在的岭王不过是个还有闲王罢了。”

灵儿也就是在季燃的面前才敢说这些话,私下议论皇室中人,那可是要治罪的。

季燃重新拿起笔,在宣纸上写下两个词:英勇神武、气拔山河。

“依我看,他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岭王。”

季燃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灵儿听不懂的话,可她却也没有做太多解释,起身就要回房休息。

灵儿赶紧跟上:“小姐,老爷让你明天把一百遍女戒抄完给他呢,你这一遍都没写完。”

季燃摆摆手:“我连夜抄书爹爹知道会心疼的,睡饱了再说。”

没人发现,季府的屋顶上有一席红衣飘过,还带走了季府的一张宣纸。

——

翌日,季燃被一阵吵杂声吵醒,刚睁开眼,要喊灵儿,就看到房门被推开,兰玉蓉跟沈芒正要进来。

她急得把被子一裹,冷漠地说了句:“沈公子若不怕被皇帝表舅亲自治罪便大胆的走进来。”

闻言,沈芒顿下脚步,站在原地:“燃儿,我只是担心你,想进来看一看你。”

“我好端端的用不着你担心,还请沈公子离开!”

她一个未婚女子的闺房,一大早就让男子进来,这话要是传出去,别说是洛醉,只怕就连个普通人家的公子都不愿意将她娶进门。

这样不知检点的女子,谁还会愿意娶她进门?

沈芒被季燃的呵斥吓一跳,尴尬的退出房门,旁边的兰玉蓉刚抬脚的同时听到季燃说:“你也出去。”

“燃儿,是我,你怎地把我也要赶出去?”

兰玉蓉并不服气,自认为跟季燃关系更加亲密,便不愿意这样退出去。

幔帐内的季燃却冷漠地吐出两个字:“出去。”

兰玉蓉面露不解之色,却深知季燃的脾气向来古怪,便没有辩解的跟着退出去。

他们二人在外头等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季燃的房门才重新被打开。

“燃儿,你没事儿吧?”

看到季燃走出来的那一刻,兰玉蓉整个人往她身上贴来,抓着她的手,一脸担心的望着她:“我听说你昨天自个儿骑马去岭王府……可是受了伤?”

季燃悄无声息的避开她的手,往旁边走,语气冷淡地说:“我要说没受伤,你们是不是就会很失望?”

“燃儿,我跟玉蓉只是担心你,可我实在不知,你为何对我们这般冷漠?”

沈芒隐约察觉到不对劲,盯着季燃瞧,却始终瞧不出她脸上的情绪。

“你们是我的谁我,我为何非要对你们热情?”

眼前对她满脸担心的两位,一个是她前世最好的姐妹,一个是她前世最爱的人,可季燃却连看都懒得再看他们一眼。

托这二位的福,她得了重生一次的机会,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相信这两人的任何话语。

季燃深吸了口气,延续着冷漠地语气说:“我的热情,只愿意对待的未来的夫君,岭王洛醉。”

话音刚落,院门外就传来丫鬟的声音:“岭王来了。”

季燃心里一怔,完了。

本只是想要借用他的名义逼退渣男贱女,没承想竟被他逮个正着,运气着实不大好。

季燃索性破罐子破摔,挤出最能令人满意的笑容,转身朝着洛醉走,一把搂上他的脖子。

她看着洛醉,撒娇似的说:“说好我今天还过去找你的,你怎地反倒自己过来了?”

看到她的举动,听到她的话,所有人瞪大双眼,眼里全是不可置信。

岭王这二十七年以来,从未有人敢如此对他,季燃竟不怕死的扒着他。

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纷纷提季燃捏一把汗。

季燃全然当做没察觉,没听到洛醉有回应,她咬了咬下唇,用着只有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求道:“帮帮我。”

洛醉没动。

季燃咬咬牙,扯了扯他的衣袖,低眸道:“我昨个儿为了见你一面都被外面的人传成什么样,你要这样冷着一张脸对我吗?”

洛醉还是没动静。

季燃无声叹了口气,觉着这位岭王怕也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心肠,可她正打算起身离开,突然抓住手腕,紧接着是一句前所未有的温柔。

“日后,换本王来找你,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