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三十之痒》最新章节目录

《三十之痒》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三十之痒》是贰叶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主角陈沧陆云曼陆楚瑶,内容主要讲述:而立之年,公司破产,债台高筑,这个时候,我却发现了妻子的秘密…

《三十之痒》 第4章 尾随 免费试读

“云曼,那可是你爸啊!他要是坐牢了,你妈我怎么办?再说,别人该怎么看你们姐妹啊?我们家,还不得被人戳脊梁骨?”说着,丈母娘那眼神又溜到了我的身上,光芒闪烁,不知道又生出了什么坏主意。

“陈沧啊,你老丈人刚刚在电话里面说了,要是五天内凑不出钱,他们就要剁了他的两只手啊!那些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做的出来啊!”

她这是希望我把这钱帮她给出了?

别说二十万了,我现在,哪怕是两万都拿不出来。

而且就你的女儿对我做的事,还指望我给你家出钱?

没睡醒呢吧?

“还是报警吧。”我平静道。

“报警,陈沧,你也太没良心了吧?你这是要把你老丈人送进监狱?陈沧你觉得这合适吗?”

“打架斗殴,聚众赌博,这原本就是违法的事,而且这次的事,好像闹的不小,这事报警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报警是不可能报警的,你必须想办法拿钱!”看这语气,应该是在命令我了。

“我上哪拿这么多钱?两万我都没有。”

“骗谁呢?你之前的建材公司开的这么大,难道就没有藏私房钱?说出去谁信呢!你赶紧把钱给我拿出来,等……”

“我没有。”我直接就打断了她。

老婆这会儿也是开口替我说了几句,说现在家里还是债台高筑,实在是没有钱。

“那你把那套房子给卖了,你那套房子,现在能卖两百来万了吧?”

我怕冷着一张脸,努力抑制住自己的脾气,生怕自己忍不住就对着她一顿臭骂,什么玩意,竟然还打起了我房子的主意!

那房子卖了,我住哪儿?小雨以后住哪儿?我们父女不要过日子了是吧?

这话说回来,自己的老婆都出轨了,那个家带给自己的回忆,大概会很恶心吧?卖了倒也干净。

不过这怎么也得等我们离婚了在说。

而且这钱,绝不可能给你拿去还赌债!

“妈,你就少说两句吧!”老婆这会儿也是有些生气,也是,谁家碰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很恼火。

这时,女儿小雨也从房间内跑了出来:“爸爸,家不能卖啊!卖了小雨住哪里啊?”

我把小家伙抱了起来,答应她房子当然不会卖,那是咱们父女永远的小窝。

小家伙听了便笑了起来,朝着我的脸上就波了一口,看着孩子纯真的笑脸,我心里的阴霾也被吹散了不少,没之前那么郁闷了,难怪说,孩子的笑容能够治愈世界上的一切病痛。

不过有了这么一出,原本要留在这里吃晚饭的心思也就没了,因为我不想看到丈母娘那张势力的嘴脸。

我现在就带小雨回家。

陆云曼这时也不敢忤逆我的意思,只能跟着我一道出了家门,只是在临走的时候,我耳边萦绕着的是丈母娘久久不停息的骂声。

草!

这一家都什么人?我当初是瞎了眼还是怎么着?怎么就看上陆云曼了?

我们一家三口才刚刚走到小区,老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之后,虽然看起来很镇定,但是神色中的那一丝慌张,却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心里没来由就是一紧,难道是那个王八蛋给她打电话了?

如果是的话,有我在场,她肯定是不敢接电话的,小区旁的小卖部,是小雨经常光顾的地方,那大爷大妈和我熟络,于是我假装带着小家伙去买零食,领着她就进了小卖部。

其实,买零食是次要的,我就是要离开一会儿看看她会不会马上就控制不住,给那边的野男人再回电话。

果然,一分钟之后,我透过小卖部有些斑斓的玻璃窗,看到了她拿出了手机,放在了耳边……

当着我的面,不接电话,我离开不到一分钟,马上就拿起手机回拨了,说她没搞鬼,谁信啊?

我真的恨不得马上就冲出去,抢过手机,质问**究竟是谁,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

不过看了一眼正一脸兴奋地挑零食的小雨,我还是安奈下了内心的这股冲动。

如果我真的冲出气了,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这要是被小雨看到了,她幼小的心灵,难免就会被伤害到,这对她将来的成长,是非常不利的。

所以我将这股怒气,硬生生忍了下来。

我在小卖部里面,一直等到她挂断电话,才领着小家伙去付了钱,装作了一付若无其事的模样。

“嗯,哪个我有些事得去小颖那边一趟,你先带着女儿回家吧,我去找一下她,很快就回来。”

小颖是老婆的闺蜜,全名叫林小颖。

“去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则是一片了然,她这是想要去幽会了。

老婆笑着点了点头,随手就招停了一辆出租。

“几点回家啊?”在她上车的时候,我问道。

“说不准。”一边说着,老婆还冲着女儿挥了挥手,“小雨乖,先跟爸爸回去,妈妈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不要调皮哦!”

出租车开走之后,我马上就记下了车牌,与此同时,带着小雨就回到了小卖部:“刘婶,先帮我看下孩子,我有点急事要办。”

“小雨,乖乖待在这里,不要乱跑,知道不?”

“嗯!”

女儿乖巧地点了点头。

之后,我就反身回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师傅,跟着前那辆尾号39的出租车,开快点!”

司机后视镜苗了我一眼,挂挡,踩油门,速度一下就上去了。很快,我就看到了前头的那辆出租车,这个时候,我只感觉到我的呼吸都粗重了很多,脉搏跳动的很快,就算是做了几次深呼吸,也是无济于事。

我不敢想象,我等会儿要是真的看到了她和那个野男人在一起,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如果是我年轻那会儿的脾气,我可能直接就会拿着刀上去将他们都捅了。

但是,我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多年的从俗浮沉,已经将我的棱角化去,现在我遇到任何事情,都会选择冷静理智地进行处理。

这个年纪,已经不允许我凭着一番血性去行事。

真要见血了,闹出人命了。

我可能会像老头子一样,下半生在监狱里渡过。

或许更严重的,就是偿命了。

值得吗?

我不知道。

大概七八分钟之后,老婆的出租车停在了万地广场的门口,这里有个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她下车之后,就朝着地下停车场的门口走去。

我当然是悄悄尾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