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乌远飞》无删减阅读 纪了情顾非命小说全文

《慈乌远飞》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慈乌远飞》是AJ阿寂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纪了情顾非命,内容主要讲述:慈乌不远飞,孝子念先归。而我独何事,四时心有违。她这十九年来对文坛唯一的贡献,便是背了这么几句诗。不修仙道,不问鬼神,不学无术,不解风情,她最骄傲的便是她那点儿浅薄的江湖履历,提着一把刀,唬了许多人。她要去找一个人,把这首诗念给他听。有个梦,她做了十九年什么梦呢?上有高堂可奉,下有儿女承欢,身边能有几个说知心话的朋友快哉快哉!…

《慈乌远飞》 第二十章 剖心夺舍(上) 免费试读

明断离开后,顾非命思量着还是得亲自去瞧瞧那棵树。

虽说君若虚去请了旨,下令封了长枫山洗心寺,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他需得搞清楚这树究竟有什么古怪,而弄出这古怪的那些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一边走一边思量后续的计划,只身后“咕噜”一声将他从思绪里拉了回来。

纪了情见顾非命回头望着她,捂着肚子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一早上没吃东西了。”

顾非命:“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顾非命是出了名抠门儿。

以往纪了情还不信,现在她是信了。原本以为以他的身份,好歹应该寻个客栈酒馆,点两个便宜些的小菜。可顾非命将她带到了出了将军府的那条大街上的一个街边小店,要了两碗馄饨。

好在她不挑食,吃什么都香。

虽在心下暗自念叨着顾非命抠门儿,嘴上却没闲着,很快就将那碗馄饨一扫而光,连汤也一道喝了。

顾非命见她狼吞虎咽的模样,将自己面前的那碗丝毫未动的也一起端给了她:“这可是家老店,味道不错吧?”

“还行。”纪了情一边回答一边将馄饨一个又一个往嘴里送去:“是我喜欢的口味。”

“你知道吗?我在南都城吃到的第一顿饭,就是在这里,是封七祭带我来的。”顾非命觉得这丫头也不容易,从小到大,估计也没什么人愿意给她讲封七祭的故事。

果然,纪了情的动作放缓,渐渐停下来。她认真起来:“后来呢?这儿有什么故事吗?王爷他……是不是也喜欢这里的味道?”

顾非命点点头:“那时候纪灵山提着剑追着我到南都城要向我退婚,退就退吧,还非要打一架。要不是遇上封七祭,我估计呀,我现在就和你们南疆星月教是仇人关系了。”

纪了情轻笑一声。娘亲总说她不识大体,想不到娘亲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豪放爽快之人:“那……你就这么答应了?我们教主那可是南疆数一数二的美人!”

顾非命道:“人家剑都架你脖子上了,能不答应吗?我本也不满意这桩婚事,若不是为了花语凝能在瑶琳安安稳稳做她的女君,我也不会答应。”

听到这儿纪了情不由得感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女君血统不正,那么瑶琳未来的国君自然该是由他顾非命所出,也只有这样,瑶琳的人才会保花语凝的皇位。只是作为女儿花语凝当初或觉得他有了别人便不要她了,便吵了一架将他赶了出去,谁能想到顾非命还真就不回去了。

顾非命:“纪灵山找我退婚的时候,我答应了。你说我有多倒霉,我答应了还不算,她还非要补偿我些什么,简直无理取闹。”

纪了情:“补偿了些什么?”

顾非命笑而不语:“你猜猜看。”

猜?难不成是她见过的?那根短箫?不对,那根短箫从成色上看应是与若虚老师的那支南箫出自同一处。

山茶花?对了,南疆盛产山茶花,她一直很好奇顾非命为何会给她一个山茶花的香囊,那香囊怎么看也不像是万象殿的信物。

纪了情:“是山茶花,那个香囊!”

“南疆的山茶花,一年到头,只开花,不落叶,有喜无悲,我很喜欢,就向纪灵山讨要了那个香囊。”顾非命低着头笑道:“那不是万象殿的信物,但那确然是我的信物,也是纪灵山和封七祭的——定情信物。”

纪了情手中的汤勺忽然掉落碗中,发出一声咣当的声音。她紧张地摸了摸腰间,确认香囊仍在,那可是她爹娘的定情信物啊。

顾非命见她僵在脸上的笑容甚是有趣,唤了老板结账,饭也吃了,是该办正事的时候了。

长枫山封山后,洗心寺中的僧人便被方丈聚集在大雄宝殿内日日颂经祈福,朝廷也派了专人定时送来斋饭。只是听城郊的村民说,每至午夜时分,长枫山下总会下来一两个“鬼影子”。当然,那不是真的鬼,但究竟是什么,这件事有很多人感兴趣。

是夜,长枫山下的村民请来捉鬼的道人来山下做法。这道人会不会捉鬼顾非命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这所谓的“鬼”,一定不是鬼。

他递了一把黑乎乎的“泥土”给纪了情,让她在那道人所设的祭坛附近埋下。良久,祭坛附近的草丛中冒出荧光点点,纪了情记得,这玩意儿叫“捕梦草”,顾非命也曾在伏明宫中埋下过。

那道人点燃烛台,唱着天灵灵地灵灵什么的大家都听不懂的东西,他舞动着桃木剑,按照常规的做法,应该是以符纸引火,只是没料到,那桃木剑竟自燃了起来。那道人惊慌起来:“邪祟!有邪祟作乱!”他瞪大眼睛,面部狰狞,桃木剑落地仍在燃烧。他用手捂着心脏,倒地挣扎。

村民见状皆四处逃散,各自回家躲了起来。

顾非命急忙上前,将那道人扶起来,以灵力探其心口处。奇怪的是,此人心脏正以一种可怖的速度生长,已压住别的器官运作,再这样下去便要破体而出。顾非命当机立断将其击晕,避免其因为惊恐加速心脏生长。

纪了情:“这怎么办?”

“你小心四周,我来取心。”顾非命冷静地答道。

“取心?”纪了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她的眼睛很快便见到顾非命以力相引,将其心脏自心口处吸出。这颗心血管凸起,竟有孩童脑袋一般大小,心脏中藏有幽蓝的灵光,就和那日她在洗心寺的那棵树见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这血淋淋的东西,令她见了作呕,但此时此地她也不得不强行忍了。

顾非命以剑指想探清楚这颗诡异的心脏里究竟藏了些什么,这时,天际有箭雨其下,纪了情尚来不及恶心,她出剑时不敢犹豫,长剑拨挑,旋动间为身后之人挡住一片净土。

顾非命收功,改以自身血气相护,保其心脏无损,再收入君若虚交予他的那枚桃木牌中。

“我来!”顾非命挡在纪了情身前,放开双臂,一道无形的气罩自他掌间而出。

那些箭竟悬停在空中如静止了一般,忽然,所有的箭皆燃起了熊熊烈焰成了“火箭”,没一会儿便被烧了个精光。

“快走!”顾非命快步背起那道人,往山上跑去。

尚未抵达山门,顾非命忽然拉住纪了情躲在了树丛中,不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从他们眼前走过。

借着月光,这个身形,这个背影,纪了情感觉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待那人走后,顾非命扶起那道人:“我看,我们也不必上山了,走,回桂山。”

桂山山顶,一道朱门背后锁住了星辰司最大的秘密。

朱门背后,七根高耸入云的石柱中间,用大理石砌起的石台。这石台整整有七层,一层比一层高,一层比一层小,直到最顶端,只能容得下一人,这便是传闻中的“七星坛”。

桂山七星坛附近,原本布有星辰司的阵法,即使是星辰司的寻常弟子,也难以进入。而星辰司的长老,也仅在值守之日,阵法才会为他们打开。但是今日,七星坛却为顾非命等人收起,令琅亲自出来相迎,帮着把那道人扶了进去。

顾非命松了口气,暗暗埋怨这人类的肉身实在是重得很,但他很快就忘了这件事,问:“你看到了吗?什么东西?”

君若虚缓缓从七星坛上走下来,他额间亦是满头大汗,皱眉道:“你还记得十二年前的那件事吗?”

顾非命愕然。

十二年前,有一种令举世惶恐的法术,使得通灵道与长生道不得不插手了人界的战事,也就是所谓的“西征之战”。

那种法术,通过杀人,剖其心,夺其舍。任何术法总有破绽,偏偏是这一种,他们用了十二年的世间,都难以判断真假。

“你能确定吗?”顾非命问。一旦有人借助洗心寺的梧桐树剖心夺舍作乱南都城,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我不能。”君若虚道:“我以天演之术并不能断其来历,所以,我猜想……”毕竟长生道的天演之术在人世间只失手过十二年前那么一次。

“我走的时候看了,那些捕梦草消失了。”纪了情道。

消失了?

若只是司梦族人作怪,难以逃过天演之术的判断,可现如今天演之术查不出,捕梦草却又消失了。

顾非命很没有底气地问了句:“会不会是你的法术失灵了……”

君若虚冷哼一声:“既然你们不信我,就可以带着这个要死不活的人离开了。”

“没有没有没有。”纪了情狠狠瞪了顾非命一眼,赔笑道:“老师,那个偷袭我们的人,你总看清了吧?”

“长生道,而且极为精纯的长生道,据我所知,这南都城内,除了我,只有一个人有这本事。”君若虚看着顾非命,没有再说下去。

长生道虽因众弥之故传入人界,但这些人世间的修行者们大多是依着样儿画葫芦,唯独他自己的弟子,方能得其精髓。但明断学艺之杂,还学了些旁门偏道,能到这种境界的,只有洗心寺的南无昭隐。

“那和尚?”纪了情自然也是不肯信的,那大师一脸“好人相”,哪像是偷袭他们的人。

“信与不信,于我其实都无碍。诚然这南都城,也不是我的南都城,要怎么做,还是看你。”君若虚拍了拍顾非命的肩膀,又道:“另外,这个道人,确然也不是人类,他原本应该是司梦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