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嫁纨绔师菡 师菡喻阎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重生之嫁纨绔》小说简介

《重生之嫁纨绔》是元子大大的全新力作,这本古代言情小说的主角有师菡喻阎渊,小说主要内容为:国公府老夫人寿宴当天,师菡看着骑在墙头,名动京城的纨绔,吹了个口哨道:跳下来我抱着你。那人羞羞答答的跳下来后,师菡却反悔了:抱都抱了,你要对我负责!前世渣爹利用,姐妹背叛,渣男白莲联手折断她的羽翼,将她打入深渊。当年跋扈嚣张,不可一世却偏偏一心痴恋她的纨绔,也因她丢了性命。重活一世,师菡复仇虐渣之余,唯一的乐趣便是:宠着他。…

《重生之嫁纨绔》 第15章 辣手摧花 免费试读

如春风拂面,他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半晌,这才从喉咙间挤出几个字来:“你,你怎么……”

“小王爷,你这是在辣手摧花吗?”师菡一身素衣,坐在假山上,头顶着璀璨的日光,整个人仿佛被镀了一层金光。

喻阎渊脸一沉,忽的丢下手上的水瓢:“当心摔了!下来!”

他话音刚落,师菡忽然身子一歪,便朝着地面摔了下来。

“阿菡!”登时,喻阎渊脸色大变,急忙上前将人稳稳接住。

软香入怀,扑鼻而来的淡淡清香,以及隔着布料,师菡身上的温度清晰传来,喻阎渊一时有些怔住了。

“傻子,听说过投怀送抱么?”师菡挑起他的下巴,仔细的瞧着他那张脸。

世人愚昧,只知道景王府的小王爷纨绔,空有一副好皮囊,可天知道,这副皮囊岂止是好,简直就是人神共愤。这小脸,娇嫩的连女子见了,怕是都要羞愧而逃了。幸好幸好,这么好看的人儿,是她的。

喻阎渊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心口里像是有只慌乱的小兔子,疯狂的撞动着,待反应过来之后,喻阎渊忽的勾起唇,声音沙哑道:“阿菡,你是在调戏我么?”

师菡小手一颤,“小王爷的意思莫非是,调戏了还要给钱?”

谁知,她话刚说完,喻阎渊便将她放了下来,一本正经的从怀里摸出一沓银票,塞到师菡手中,轻笑道:“那是自然!这些钱,就留给你打赏我了。”

师菡:“……”

她这是成了万花丛中的恩客,出来采花了吗?

“身上的伤口不疼了?”

师菡说着,敛起笑意便要上前。可她刚上前,喻阎渊像是想到了什么般,猛地后退一步,耳根通红道:“阿菡,不能给你看的。”

大抵是昨天夜里被师菡吓着了,喻阎渊此时的模样,像极了含苞待放的小可怜,惨遭辣手摧花无情手。师菡忍着不笑,挑眉道:“那我不看,我就给你吹吹?”

“阿菡……”喻阎渊半张脸都烧了起来,他就是不想让师菡觉得自己太轻浮,才这么忍着的。否则,他一个正常血气方刚的男子,见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会没有半分旖旎心思?

倒是师菡,忽的上前,二话不说,勾住他的脖子,便吻了上去。

温软的唇畔,香甜迷人,喻阎渊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后他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推开师菡,低咳了声,冷静道:“卢夫人快来了,我先回去了。”

说罢,他转身脚尖一点,白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视线中。

倒是有种狼狈而逃的既视感。

前世,师菡从未给过喻阎渊半点机会,起初是因为身份所累,她要端庄,要得体,要做国公府最完美的嫡女。后来,是因为夜斐然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

她和夜斐然大婚之日,也是喻阎渊披甲上阵离开京城的日子,他派人送了一封信过来,信上只有寥寥数语:愿君,平安顺遂,喜乐万年。

彼时她一颗心思都在夜斐然身上,只将信看完后,便收了起来,压在了箱底。

后来她替夜斐然出征,多少次死里逃生,命悬一线之际,要紧关头,却总有人出现,将她带离危险之地,她心中隐约猜测过那人是谁,却从来不敢细想。

她怕自己多想一点,便会忍不住去翻出那封信,那封,只有寥寥几字的信。

此时刚才一品芳泽,人就跑了?

师菡无奈的摇摇头,踢了脚地上的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身后,一道雍容的声音打断师菡的思绪,“那小子这是怎么了?”

师菡回过神,转身看向卢夫人,红着脸道:“大概是,找地方偷着乐去了吧。”

三日,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宴会一应事宜,皆是师菡一手操办。

这日一早,她便便起身,先去祠堂里跪了一个时辰,给顾氏上了香,说明缘由后,这才回去换了衣裳,带着春荣冬杏去给老夫人请安。

秦若若昨天夜里,被师德送到别院去住了,今日再敲锣打鼓的接回来,也算是给她铺足了场面。

师菡刚到院子外,便见老太太身边伺候的苏嬷嬷掀开帘子出来,见师菡一身素衫,就差披麻戴孝了,她顿时低垂眼帘,皮笑肉不笑道:“今日大喜之日,大小姐这身衣裳,是否太过素净了?”

师菡挑眉,看了苏嬷嬷一眼,笑道:“母亲孝期未过,我若是穿的太过艳丽,想来外人会道咱们国公府没人性,畜生不如的。”

苏嬷嬷脸上一臊,压下心中的怒气,面上倒是一派和善,道:“大小姐这是什么话?咱们国公府自是知晓礼数的。”

然而,屋内的老夫人听的险些砸了手上的琉璃串,禽兽不如?这个逆女是在骂谁呢?

好在师菡也不打算进去给师老夫人行礼,只交代了苏嬷嬷几句后,便带着春荣冬杏,朝着门外走去。冬杏的手上,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只是用红色的绸缎盖住了,看不真切。

目送师菡主仆离开后,苏嬷嬷进了屋内,见老夫人气的浑身发抖,急忙上前去拍了拍老夫人的脊背,给她顺气道:“老夫人别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划算。”

“你说,那丫头该不会憋着什么坏吧?”师老夫人抬起头,眸子里满是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