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沧陆云曼陆楚瑶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主角陈沧陆云曼陆楚瑶小说免费阅读

完整版小说《三十之痒》由贰叶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沧陆云曼陆楚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而立之年,公司破产,债台高筑,这个时候,我却发现了妻子的秘密…

《三十之痒》 第5章 竟然是你! 免费试读

地下停车场的灯光很暗,我遥遥跟着,很快就发现了老婆走到了一辆保时捷卡宴的旁边,接着打开副驾驶的门就坐了进去。

我在的位置,根本就看不到驾驶室坐着的是谁,所以我迂回了一圈,来到了另外一头。

驾驶位上坐的果然就是一个男人!

虽然来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在亲眼看到了之后,心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陆云曼啊陆云曼!你还**对的起我啊!

你这个**!

还真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绿了!

当那个男的一转身的时候,我看清了他的脸!

当即就愣在了当场!

这个男人,我是认识的!

名叫陈文山,是我们市龙达集团董事长陈青山的儿子,陈家的旗下,有一家商场和一家制药公司。

估摸着是在一年之前,我的建材公司给他家在建的两套别墅供货,那笔生意我也小赚了一笔。

那时候我就在感慨,要是这会儿我的爷爷还在,老子也还在,家道没有败落的话,这住大别墅的,应该就是我了吧?

世间的事,还真的是难以预料。

他是什么时候勾搭上我老婆,送了我这么一片青青草原的?

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气得差点就吐血了,我老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把嘴唇凑到陈文山的跟前,亲他一口,而且笑起来,简直像是个热恋中的女孩一般!

这个表情,我依稀记得,在我们谈恋爱那会儿才有过!

我当时的脑子一片空白,就像是两个锣鼓在我的耳旁不停的敲击,嗡嗡作响,浑身血液就像是逆流了一般。

我他妈的怎么看的下去?

环顾左右,我看到了消防窗,那里面有一柄斧头!

我要拿着这斧头,去砸烂那辆车,再把陈文山的狗头也砍下来!

哪怕是要坐牢,也在所不惜!

不过就在我要起身的时候,身后突然就冒出了一道十分漂亮的人影。

“你是谁啊?躲在我的车后面做什么?”漂亮女人的声软糯中带着一丝清脆,让人听了就像是猫爪在挠一般。

“不好意思,我的肚子不舒服,刚刚坐这里休息一下。”我随即找了个借口。

站起身来就准备走人。

那女人这会儿却是突然就喊道:“陈沧?”

“嗯?”

我有些惊诧,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回过身,目光落在那张精致中带着一丝飒气的脸,是有些面熟,但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她?

还是说,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去回忆她究竟是谁,即使她看起来很漂亮,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老婆还在别人的车上亲热着呢!

“你怎么认识我?你是谁?”一边说着,我一边扭头,保时捷还在,人也还在。

接着我回头看向面前这个女人。

一张婉约,温柔的脸,眉梢似剑,甜美之余,又带着英姿飒飒,修身的白色小西装,柔顺的黑色长发,披落在了肩头。

一双眸子似乎会说话,以至于连我们之间的气氛都变得有些旖旎。

一个爱马仕的小挎包,加上旁边这一辆玛莎拉蒂,一看就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女人。

“陈沧,发什么愣呢?你不会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吧?”

“我是苏墨泱啊!”

苏墨泱?

我的思绪,刹那间被拉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那会儿,我的爷爷,有个关系莫逆的老战友兄爸,他经常会带着孙女来我家玩,我和那个小女孩处的也算不错,再后来,爷爷的那个老战友,就搬走了,我和那个女孩,也就断了联系。

那个女孩,正是苏墨泱。

没想到,我们的重逢,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而且神奇的是,她竟然这么快就认出了我。

我自付经过了人生大起大落,人的外形气质都改变了很多。

“竟然是你!都说女大十八变,我一下没认出来,也是正常的。”我心里有些激动,同时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这一看,我就傻眼了,车走了,人没了。

这让我有些丧气,这好不容易抓奸成双,怎么就让他们给跑了?

“是啊,都二十多年了!我们家搬走之后,我给你写过信的,你为什么不回啊?”

信?我一脸茫然地表示没有收到过。

“没收到啊?看来咱们这是没有缘分。”说着,她便笑了起来。

她笑起来的的样子很迷人,而且笑声也很动听。

我想着反正陈文山和老婆也走了,干脆也就收拢了心思,和这个幼时好友好好聊几句。

“也不能说没有缘分,你看我们这不是碰巧遇到了?”我说道。

“也对啊!”

说着她便指了指我身旁的车:“我去买点东西,有空的话,咱们一起呗,这么多年没见了,聊会儿天。”

我想起还有女儿在小卖部等着去接,便道先加微信吧,我还得去接女儿。

话出口之后,我就发现她的神色似乎是有些失望,不过在互相加了微信之后,她表示可以和我一起去接女儿。

我当然不会拒绝。

坐上了玛莎拉蒂之后,我有些感慨。

这么些年,她的家族应该是顺风顺水,家底愈发的雄厚了。

一路上。苏墨泱和我聊了挺多,她说现在做的是房地产的生意,是万地集团在江南区的总经理,最近才回的楚州市,准备在这里开拓市场。

万地集团,我自然是知道的,在全国是排前十的,她能成为万地集团江南地区总经理,很显然混的不错。

而在知道我的公司倒闭,过上了“落魄”的生活之后,她就算要我跟着她干。

“你之前不是做建材的么,那跟我们房地产怎么都能搭上边,跟着**,说不定哪天就东山再起,重现辉煌了。”

“嗯,我想想,最近遇到了好些事,有些忙不过来。”

我这不是敷衍,是真的想跟着她干,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

不过我现在的情况确实有些复杂,尤其是婚姻出状况了,暂时也没有心思上班。

就像刚才,搞不好就一个冲动闹出了人命,直接就完犊子了。

“行,那我们回头联系。”

到了小区门口之后,女儿在小卖部吃着临时看着电视,倒是过的颇为自在。

由于苏墨泱要去的卖场和我家的方向是顺路的,所以我就再次坐了一趟顺风车。

这一趟,她和我聊起了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