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了情顾非命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纪了情顾非命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人公叫纪了情顾非命的书名叫《慈乌远飞》,是作者AJ阿寂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慈乌不远飞,孝子念先归。而我独何事,四时心有违。她这十九年来对文坛唯一的贡献,便是背了这么几句诗。不修仙道,不问鬼神,不学无术,不解风情,她最骄傲的便是她那点儿浅薄的江湖履历,提着一把刀,唬了许多人。她要去找一个人,把这首诗念给他听。有个梦,她做了十九年——什么梦呢?上有高堂可奉,下有儿女承欢,身边能有几个说知心话的朋友——快哉快哉!…

《慈乌远飞》 第五章 三界六道 免费试读

次日,三个睡熟了的姑娘,在传召声中被叫了起来。

辰安宫中,上坐太后与皇上,旁边还多了位云萝公主,就连明月容也在场。纪了情三人并排跪下,时不时往上座的人偷瞄一眼。

不是吧?这不是新入宫的宫女考核吗?怎么感觉跟三堂会审似的?纪了情想着想着又走神了。

苏舟处变不惊,拜道:“不知太后、皇上、公主殿下,有什么想问的?”

太后脸色不好看,明显是知道昨夜发生了的事,但究竟知道几分,她们三人心里都没谱。尤其是纪了情,不知她昨夜去见圣上之事,传到太后耳朵里,又是个什么版本。

太后:“恭喜你们,过关了。”

苏舟规规矩矩地说:“我等惭愧,险些伤及圣上,有负太后厚望。”

太后闻言,叹道:“此事,是皇帝做得过了,与尔等无关。”

“是,儿臣定当好好反省。”龙昭如忙附和道:“不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也没想到,这皇宫之中竟还有朕去不得的地方。”

“你!”太后闻言拍案而起,一声长叹后又坐下:“南域是老祖宗的基业,万象殿却是先帝大半辈子的心血。你年少即位,国事尚且顾不过来,这些事便未告知你。”

龙昭如:“那殿中藏的——不是父皇训练的刺客?”龙昭如思来想去,他始终认为,万象殿的手法,如杀手一般神出鬼没。他登基八年太后也未告知他这些事,他不得不怀疑这个没有血缘的母后,是另有所谋。

太后与他对视片刻,忽然起身,对云萝道:“去外面替母后守着,不许任何人接近。”

“儿臣遵旨。”云萝公主娇纵却识大体,即刻便告退了。有她堂堂公主在殿外把守,没几个敢乱闯。

太后:“陛下可信鬼神?”

龙昭如:“儿臣自幼遵循母亲教诲,以人为本,破除迷信,不敢笃信鬼神之说。”

“这世间有无鬼神母后不清楚,但这世上的的确确存在有异于人类的生灵。”太后示意纪了情等人起身,又向龙昭如解释道:“你父皇临终前对我说,地下的魔,天上的神,他们都在盯着我们。”

纪了情有些困了。她从小就不爱听母亲讲三界六道这些玄乎乎的东西,每每母亲提及时总会让她刻苦修行以苍生为重……

这天地间有三界,天界、地界、人界,世间修行之法万千,也不过归为“六道”——天界的“长生道”与“杀生道”,地界的“毓灵道”与“轮回道”,人界的“人间道”与“通灵道”。

从没有什么开天辟地,也没有什么女娲补天,更没有什么神魔大战。由始至终,所谓的神魔,也只是“人”而已;而人类,数千万年来一直在自然的演变中,谋求生存之道。

千万年前,人类与异兽并存于这地面之上。异兽通晓自然之道,在与人类的斗争与交流中,人类世界演化出最原始的武学,这便是起初的“人间道”。只是后来,异兽被大规模的捕杀,终致许多族群灭绝,他们为了生存,捕人类与之结合,以人类之形藏世,成就“通灵道”。

异兽诸族由盛而衰,失去了原有平衡的人间界,百十年间,灾害频发,这片土地已不适宜脆弱的人类生存,他们必须寻找开辟新的世界。

一部分人通过驯化捕捉鹏鸟,移居至天外天的一片净土,在那里重新建立家园,繁衍子嗣。天外天得天独厚的地气,使人类拥有了近万年的寿命,获得了他们梦寐以求的长生,他们渐能以意识感知外物,开辟术法之源“长生道”。但人与人之间终归体质殊异,终归是有人始终难以顿悟此道修行,他们却不甘做天族的“下等人”,以猎杀修行者在弥留之际取其术法强化己身,得悟“杀生道”。

而另一部分人通过岩石地洞潜入地底,在地底下利用“毓灵石”制药强行改变人体,无病无痛百毒不侵,不再食五谷,通过炼药制毒强生,再通过更换衰败器官得以长生的“毓灵道”。

至于那最为可怕的“轮回道”,母亲讲的时候她睡着了,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轮回道”向来神秘,许多人即使有心,也难得其修行法门。

三界初立后,世道沧海桑田的演变中,人界再度归于平静,产生出新的人类。已消亡的“人间道”再度现世,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发现了天上与地下的国度。他们称天上者为“神”,称地下者为“魔”,编造出开天辟地等故事,开始信奉神魔的善恶对立之道,而隐居海外的“通灵道”,他们认为那是遗留人间之神,称之为“遗神”。这也是为什么,有人相信这世上有鬼神,有却又不信,到底非亲眼所见,就算见了或许也不过有人装神弄鬼而已。

苏舟:“十八年前,天朝联军南域共拒西羌,看似三国相争,实则是人与魔的较量。西羌与魔达成协议,令天下臣服后,与魔族共治天下,镇国上将军,镇的不是世间诸国,而是这人间道以外的诸多异数。”

世间种种传言,镇国上将军平西一战后功高盖主,被先帝一道圣旨请回府中再不过问朝中事务,可谁能想到,先帝曾与这位顾大将军曾有金兰之义,更以兄弟相称。

西征一战,顾大将军之名早已天下传闻,总有些喜欢些话本子的人爱编排些个什么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故事。故事是好故事,听多了也就厌了。

顾非命是什么人?纪了情的娘亲纪灵山称言他是世间最为奸宄之人,俗称“不要脸”。因着母亲的缘故,纪了情初见顾非命时也是怕极了他,试问南域先帝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能诓得了他?再者,顾非命怎么瞧都不似那受得了委屈的愚忠之人。

太后:“平西一战后,朝廷设立星辰司,名义上为祈福所用,实际却是负责监管异族动向。若有动荡,便会交由万象殿处置。”

龙昭如恍然:“儿臣明白了,晚些时候,儿臣便请顾将军入宫,亲自赔礼谢罪。”

太后:“这倒不必,哀家今日来,只要你允诺一事。”

龙昭如:“母后请讲。”

“你要拜顾非命为师。”太后又看向苏舟等三人:“而你们,也会被送往星辰司,由星辰司选拔入学,成为修者。”

纪了情心下暗暗叹气:“这人世间所谓的仙道术法,都是昔日众弥上神从天国带来的长生道修行法门,若以人界地气修行,是无论如何也及不上天国,倒不如学学魔界功法,许还容易些。”且听了“入学”两个字,她就脑壳疼。她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读书。她心里又开始犯嘀咕:“那要选不上怎么办?知道了这么多的秘密,选不上岂不是玩儿完啦?杀人灭口此等事,在皇宫之中可向来不是什么稀罕事。”

她十分懊恼。

顾非命昨夜留下消息称要“结草衔环”报答她,今日就给她出这么大一个难题。她敢打赌,昨夜定是一场考验。她突然觉得龙昭如这皇帝不当也罢,每日要处理政务,闲暇时候还得去补课,真是倒霉。

太后:“晚些时候,会有人来接应你们搬去星辰司入住。”

“了情。”阮童推了推正想得出神的纪了情,小声:“该告退了。”

纪了情如梦初醒:“啊?是,奴婢告退。”